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皮匠的儿子

时间:2015-09-25 15:59:17编辑:中国红故事

    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一个故事。彭堤村住着一位名叫基斯的皮匠。由于家境贫困,他的独生儿子基休拉尔从小就在地里干活。妻子悉巴莉娅身体虚弱,终年多病,但仍然家里家外地日夜操劳,不是跟丈夫下地种田,就是在场院 晒牛粪干①。
    基休拉尔渴望读书,可是出生在皮匠家,没有人愿意收他为学生,甚至不准他从神庙前走过。
    为了实现读书的愿望,他经常苦思冥想找办法,结果往往是一无所获。
    一天,他看见潘迪特·夏姆拉尔在教几个孩子学习梵语和印地语,就提心吊胆地走上前,双手合掌行礼,并恳求说:“潘迪特先生,您是知道的,我是皮匠出身②,可我很想读书。如果我坐在离其他孩子远一点的地方,听您讲课,    对您不会有影响吧?”① 印度农民把牛粪晒干做柴烧。② 印度分四大种姓: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贱民。皮匠是属贱民种姓,地位最低。
    “你真是个大傻瓜!皮匠们只能干一些脏累的服务行当。你是不可接触的人,即使在很远的地方听课,也便宜了你。哪怕是碰上你的影子,人们也会变得不圣洁,庙里的神像就会张嘴诅咒,绿树就会干枯,池水就会变得浑浊。你以后再不能有读书的想法。假如你真记得基达①中的一个诗节,那你的聪明就会使你产生邪念,你将不得不下地狱,一死了事。我是婆罗门学者,那些商人和高利贷者听了我的话语,就是干了再多的坏事,也能平安无 事……”潘迪特·夏    姆拉尔发着火,唠叨了好长时间。① 印度教经典。
    一天夜里,基休拉尔一边给母亲按摩腿脚,一边说:“妈妈,我多么希望读书,可这里没有一个人教我;如果我硬要想法读书,这里的潘迪特学者就要打我。离这里约一百里路远的地方,有一个古马里亚村,那里有一个地主黑莫德辛哈,需要一个干活的。我现在已经十五岁了,您的身体也正在逐渐好转,您要是能跟父亲说一下,让我到那里干事,就太好了。”
    “孩子,你走了以后,咱这小小的草棚就更寂寞了,那我也将无心留在这里。如果你想在古马里亚村长期住下,我也和你一起去。这件事由我和你父亲讲吧。”悉巴莉娅对孩子说。
    基斯同意他们母子俩外出谋生,因为他知道在彭堤村是没有出路的。就连基休拉尔穿身白衣服,几个高利贷者也曾经阻拦过好几次。更甚者,在一年中最热闹的灯节,他一家不能从神庙前经过。
    几天以后基休拉尔带着母亲来到古马里亚,他在地主黑莫德辛哈的地里干活,地里活干完了,就为地主放牛。母亲给地主老爷干家务,扫地,清理牛粪,给牛饮水。必要的时候,所有的脏活累活都要她一个人承担。



    晚上,一位叫做纳拉茵的婆罗门学者时常为地主少爷贡旦辛哈来上课。
    每当他上课时,基休拉尔就坐在远处静静地听着。
    日子一长,基休拉尔逐渐学到了好多知识。可是纳拉茵先生丝毫没有觉察到。二、三年之后,这个穷皮匠的儿子掌握了梵文经典的好多章节,能背诵印地语诗人的不少诗篇。
    系绳节①来了,几个和尚来到古马里亚为人们系红绳。他们除系绳外,还给人们诵读了《基达》的部分章节,讲了《布兰》②里的好多有趣的故事。基休拉尔和母亲坐在离众人稍远一点的地方,自始至终专心致志地听着。①兄弟给    姐妹在手腕上系一细红绳,表示兄弟一辈子要保护姐妹。② 印度古代神话传说集。
    一个月过去了,和尚们要结束自己的活动,同乡亲们告别。大家给他们凑了不少粮食、布匹,以表示对神灵的虔诚。基休拉尔也在和尚的脚前放了两个卢比。
    “孩子,你可真是上帝的忠实信徒,你自己生活甚为艰难,又为什么要献两个卢比呢?我知道你是皮匠的儿子,这没什么,谁都有信奉上帝的权力。来,我给你脖子上戴杜尔喜花环①,我也准许你在前额上点上教徒的标记。可是,作为上帝的信徒,总要循规蹈矩。早晨起床后,绝对不能忘记口念罗摩大神的名字做祈祷,不能忘记在前额上点信徒标记,不能忘记要向冉冉升起的太阳问候。我还要告诉你,对道路上的遗物不能动心,如遇钱财,一定要交给长老会②。还要牢记,窃取别人的钱物是犯罪。对人一定要诚实,讲真话……”这是拉姆达斯和尚不厌其烦地给基休拉尔讲的一个教徒应有的德行。和尚的话使基休拉尔感觉亲切。从那天起他为成为一名印度教的合格教徒,把和尚的教诲付诸实施而努力。① 一种被认为神圣的药用植物做的花环。② 印度农村中,由五人组成的裁判纠纷的组织。
    几年过去了,基休拉尔甚念父亲,一天,他又回到了彭堤村。第二天, 他起得很早,面对东方正在升起的太阳,默默站立朝拜。到池塘洗过澡后,前额上点上教徒标记,脖子上戴上杜尔喜花环,然后口念罗摩大神的名字做起祈祷来。就在这时,村上的几位老爷从池塘边经过,见基休拉尔这副虔诚 相,不由火冒三丈。他叫来几位长者和婆罗门学者,把基休拉尔痛打了一顿。
    无论他怎样解释,没有人听他半句。看到眼前这种处境,皮匠基斯也只好离 开故乡,跟儿子一起投奔古马里亚。
    由于忍受不了村里“大人物”的歧视和压迫,彭堤村的所有皮匠和清扫 夫全部罢工了。这样一来,街道和公共场所没人打扫了,死了牲畜没人剥皮了,甚至死畜腐烂变臭也没人去埋。长老会出面劝导无济于事。村上有权势的人毒打他们,更使他们忍无可忍。最后所有皮匠和清扫夫干脆逃离彭堤, 迁居外地。

    人们说,正像傍晚和拂晓的关系一样,幸福常常伴随着痛苦,痛苦也时 常预兆着即将来临的幸福。同样,衰败也就意味着复兴。多少年来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十二年后,捡垃圾的也会时来运转。
    离古马里亚村不远的地方,便是国家的都城——布世各勒。布世各勒的 宰相刚刚病逝,国王夏姆辛格想任命一个有才能的人当宰相。至于种姓、门第,他不考虑。选择宰相的日期到了,想做宰相的学者们纷纷来王宫应试。
    在考完学者们后,基休拉尔有幸也被允许应试。出乎众人所料,基休拉尔对 答如流,无一错题,使在场的众学者目瞪口呆,赞不绝口。毫无疑问,他被选中当了宰相。
    基休拉尔被任命为布世各勒的最高级官员,人们无比尊敬地在他的前额 上点上红色的教徒标记。在一片颂扬声中,他的脖子上挂满了香气四溢的花环。
    整个王室对这位新宰相十分敬重。国家的许多名人也纷纷赠他重礼,表示祝贺。
    按照国家的规定,基休拉尔将全部礼物交入国库。他以自己精干的才能和廉洁的品行掌管朝政。
    几个月过去了。一天,宰相同父母一道离开相府,回彭堤村去看乡亲们。
    村民们见他们的变化如此之大,又惊又喜,称基斯为克利希那大神,称母悉巴莉娅是迦利女神,他们的儿子基休拉尔被尊称为智慧和勇敢的化身。
    只见他们三人高高地端坐在大象背上的金色垫子上,衣锦荣归。后面跟着成百个士兵。全村人打扮得像新郎新娘一样,站立街道两旁热烈欢迎;所有婆罗门学者们手持花环,念念有词地迎接这位新宰相;庙宇中的祭司们口唱敬神颂歌,给他们三人点上吉祥点;村上的地主、高利贷者及长老会的头人们,也不时地点头哈腰向他们三人致意;邻村的诗人闻讯赶来,朗诵了多年流传于民间的颂诗。
    村里连续三天盛情招待了他们。第四天举行了一个全村大会。
    宰相在大会上郑重宣布:今后对村上的任何一个穷人,都不得称之为不可接触者。他们和其他村民一样,可以住进村子里,可以到庙宇敬神祈祷,可以自由行动。穷人和富人家的孩子们可以一起在学校或私塾念书。哪些学生家有困难,国家要给予补贴。同时,如果有哪些大人物煽动种姓歧视,一定要严加制裁。村上所有的池塘、河流和水井,谁都有充分的使用自由。
    听了宰相的这一指令,大家都一致拥护,并把它看成是国泰民安的第一个吉兆。
    逃奔他乡的低下种姓的村民们,听到基休拉尔当了宰相,都高兴地返回家乡。曾经欺压过他们的高种姓人家,主动向他们赔礼道歉。从此大家和睦相处,安居乐业。


上一篇:铅笔先生

下一篇:吞掉公主的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