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黑鹰

时间:2015-09-25 19:40:21编辑:中国红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十月革命前的俄国高加索。
  天气闷热得很,树木稀少的阿乌尔草原,整个儿暴露在阳光之下。一个剃光头的乞丐来到小镇上。他蹲在一间平顶屋边,两眼四处打量着,这时,一个骁勇的骑手,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头戴高皮帽,腰拴短刀,十分英武。这人名叫哈桑。只见他连马蹬也不踩,轻巧而准确地一跃就上了马。光头乞丐一直盯着他。
  地面上的鸽子被他这一突然的动作吃了一惊,扑楞楞飞了起来。霎时间,白的、灰的、棕的翅膀拍打、晃动起来,布满了空中。忽然,一道黑色的闪电“嘶”地一声,把鸽群劈作了两半,哈桑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黑色的老鹰正腾空而起,它的爪子里抓着一只已死的鸽子。
  哈桑叫起来:“黑鹰!好厉害!看它抓鸟儿连地也不沾。”  哈桑把缰绳一提,打着马沿街追了下去。但是,一眨巴眼功夫,黑鹰就不见了,仿佛溶化在空气里一般。
  打这一天起,哈桑像着了魔一样,他一大早就跨上马背,一直要到夜幕降临寸回家,成日价在草原上转悠,指望能再次见到黑鹰。因为哈桑善于驯鹰,他挺喜欢用鹰来打猎。自从见了这头黑鹰以后,他的魂都被摄去了。
  一个星期后,哈桑再一次见到了它,当时太阳还没有从山后升起来,黄莺在欢歌,山雀在抓蚱蜢,鹧鸽在叫唤。猛的,灌木后面箭一般地发出一声哨声,一个影子飞速向前扑来,马上,鹧鸪的羽毛纷飞,坠落到了地上,它的背上赫然踩着那只沉重的黑鹰。
  哈桑见了,惊喜得差点儿叫出来:正是它!  哈桑知道鹰的脾气。每一头鹰都有它自己猎食的地盘。既然它在这儿猎鸟,那么,这儿就是它的领地,它是会回来的。
  哈桑已在做捕鹰的准备工作了。他先在开阔的草地上张起了网,挂网的绳子一直通到树下。再在离网五十步远的地方撤下一把谷子,放上一只引诱黑鹰来捕捉的鸽子,鸽子的脚上拴着一根又细又长的绳子,也通到树下。他自个儿躲在树背后。
  也不知等待了多少时候,终于,这头黑鹰出现了。哈桑深深吸了口气。
等黑鹰飞到离树大约一百五十步远的地方时,他忙不迭扯了扯细绳子。马上,鸽子的白翅膀像信号旗一般地在地面上闪动起来。就在这一刹那间,黑鹰仿佛在空中顿了一顿,然后,它拐了一个弯,像一颗石子似的朝鸽子横冲下来。
  哈桑慌忙又扯了扯拉着鸽子的细绳,鸽子在空中给绊了一下,一个倒栽葱跌了下来,“啪”的一声着地了。哈桑拖动绳子,这时才发现拖过来的只有那只鸽子,而黑鹰则已张开翅膀,躺在地上不动了。原来,由于哈桑的过分紧张,他将绳子扯早了,就在鸽子落到地上的同时,黑鹰没抓住已贴地面的鸽子,而自己则一头碰在坚硬的地面上了。
  哈桑失望地从藏身处爬出来,朝黑鹰走去。只见黑鹰的胸脯贴地躺着,一双大眼睛被一层浅白色的眼皮半掩着。它缓缓地张开眼看着哈桑走来,看着他跪下将手伸了过去。黑鹰突然一翻,侧过身子。哈桑还来不及缩手,它的那双铁爪已经扎进了他的衣袖,然后,它抽搐着拍打了一会翅膀就断气了。
  哈桑紧紧地捧住自己的脑袋。他不能原谅自己,这头健壮的黑鹰几乎等于是他亲手杀死的。看来,它还是一只母鹰。
  这样过去了好些日子,有一天,那个神秘的光头乞丐来到了哈桑的面前,说:“先生,赐点烟吧,祝您万事如意……好止先生得知,小的找了好久,终于在山里找到黑鹰的窝了。就在那里有一只雄鹰,还有几只幼鹰。先生如果能帮我搞到这些幼鹰,小的愿意奉送两只。”

  是吗?真有这样的事?哈桑的雄心陡起,他知道,从小养起的黑鹰更容易驯服啊。
  他嚯地站了起来:“走!”  他已热血沸腾,再也不可阻遏了。
  他俩骑上马,足足跑了一天,在太阳下山前,终于来到了一座山脚下。
  光头乞丐指了指窄小的峡谷,对哈桑说:“路很难走,鹰窝就在悬崖上。”

  峡谷越走越深,山也越高越陡。哈桑仍然勇敢地朝前走去,而光头乞丐已在打退堂鼓了。他哭丧着脸,祈求着要他明天再说。而哈桑却一声不吭,自管向前走。
  阴影沿峡谷横扫过来,很快就变得一团漆黑。闪过一道耀眼的电光后,狂怒的雷和倾盆大雨先后袭来。而哈桑并不因此而却步。他跳下马,放马走在前面,而自己则抓住了马尾,继续摸着黑登山。
  他就是这样登上了狭隘的山口,并在那里的一块草地上过了一夜。
  第二天,当哈桑醒来的时候,强烈的曙光已经驱散了夜间的黑暗,离他不远,马儿在安宁地吃草。
  哈桑站起来向高处眺望,只见一边是深渊,一边是高耸的岩壁,岩壁上有两个幽暗的深坑,一块石头突出在上面那个深坑的上方。一只黑鹰正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仿佛是石头做的,挺拔而坚硬。石头的下面有东西在蠕动,那是幼鹰。
  哈桑趴在岩石后面,心里想:这下瞧我的了!

  他两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那黑鹰。待黑鹰展翅飞出去觅食了,他这才站起来,开始朝上攀登。
  山很陡,也很危险。他在悬崖上从一块石头跳上另一块石头,竟连头也不晕。他已经忘情于那危险的把戏了。那个倒霉的光头乞丐则哼哼唧唧地跟在他后面。
  一个小时过去,他已爬到了下面的一个深坑处。这里尽是黑鹰吃剩的残骸——鸽子、野鸡、鹧鸪它们的羽毛和骨头。
  往上攀登更难了,头顶上突出着一块尖利的石头。哈桑用双手抓住了它,让整个身子凌空挂在这万丈深渊之上。他来回摆荡了一阵,然后向上猛的一缩,坐到了石头上了。他的面前正是鹰巢。在一堆硬树枝上伏着四只毛茸茸的硕大的幼鹰。它们现在正在用黑黑的眼睛惊讶地打量着这个无畏的勇士。
  哈桑将幼鹰一只又一只地塞进怀里。小鹰啄他,用爪子抓他。
  哈桑心里想:“嘿,还挺有劲呢。”

  猛的,下面传来了光头乞丐的叫声:“来了!飞来了!你得小心啊!”

  哈桑知道他指的是雄黑鹰飞回来了,他赶紧贴胸伏在岩石上,紧紧抓住石头,滑了下去,用脚踩在下面突出的岩石上。
  就在这节骨眼上,他的背后响起了翅膀掠过的声音和响亮的“嘎嘎”声。
哈桑小心翼翼回过头来。
  愤怒的黑鹰尖叫着向他迎面袭来。
  哈桑闭上了眼睛,身子晃动了一下,然后,一松手,坠进了万丈深渊。
  现在,是这个光头乞丐来到了哈桑的身边。
  这个骑手躺着,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已经摔断了,头扭向一边。这个乞丐拔出哈桑随身携带的匕首凑近他的嘴唇,刀面上结起了一层雾。这说明哈桑还没有死。他从哈桑的怀里掏摸了一阵,摸出了两只还活着的幼鹰来,然后丢下哈桑,独个儿骑着马回去了……  那只高大雄壮的黑鹰正停在悬崖上,时不时瞟一眼下面。下面峡谷的底部,一群食肉的秃鹫正在骑手的上方鸣叫飞旋,准备分食他的尸体。

上一篇:断足鼠

下一篇:母子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