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老鹿王

时间:2015-09-25 19:40:13编辑:中国红故事

  15岁,对于鹿类来说,似乎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几个月前,鹿王哈克就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肌肉开始松弛,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地尽情蹦跶跳跃了;它的牙齿开始松动,连咀嚼鲜嫩的草叶都相当困难。然而,它不甘心像其他一些衰老的鹿那样,在奔跑的路上,或者在吃草当儿,突然“咕笃”一声倒在地上,普普通通地死去。
  哈克是一头勇敢非凡的鹿王。它智慧出众,曾经身强力壮,它统治了尕玛儿草原的鹿群长达8年之久。有哪头鹿不尊重它?不钦佩它?但是哈克的生命之火就快要燃到尽头了,它希望自己死的时候,能给鹿群留下一点永远值得纪念的东西。它希望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抹火焰,能给鹿群增添一点光采。
  四个月前,尕玛儿草原上出现了一匹凶恶的老狼,给鹿群带来了灾难。
  每隔10天左右,老狼必然冲击一次鹿群,咬死幼鹿或者老鹿。葬身狼腹的鹿已经有14头了。鹿王哈克率领着鹿群四处躲避,但老狼像幽灵一样紧紧跟踪着鹿群。鹿群仿佛成了老狼的俘虏营、屠宰场,食品库。它可以随心所欲提取猎物,杀戮处置!鹿王哈克受不了这种侮辱。
  一种神圣的使命感,驱使鹿王作出一个非凡的决定:临死之前要与老狼决一死故,它要消灭祸根,为鹿群除害!哈克一直没有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鹿群,甚至连它最宠爱的母鹿艾莉也不知道。要让一只鹿和一头狼面对面较量,简直是异想天开。再说哈克也不像从前那样有劲了,它要消灭狼,没有一头鹿会相信,除非它发疯了。鹿王自己也没有任何取胜的把握,说不定第一回合就会被狼咬断喉管。它不愿死后让同类嘲笑它不自量力。它要悄悄地干。
  可是,鹿王哈克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它寻思怎样对付老狼,实施为鹿群除害的计划时,杰米会跳出来向它挑衅。
  杰米是一匹大公鹿,它身躯魁伟、体格健壮,在鹿群里常争强好胜。也许它看出老鹿王已经衰弱了,于是它想推翻哈克的统治,自立为王。
  一天黄昏,正当鹿群在臭水塘边,按地位的高低和等级的卑尊,有秩序地排队饮水时,排在队伍后面的杰米,突然奔到队列最前面。美丽的母鹿艾莉正在一块莲花形的石头上低头饮水,杰米伸出粉红色的舌头,去吻艾莉的面颊。艾莉是鹿王哈克最宠爱的妻子,它愤怒地拒绝了杰米的吻。杰米并不死心,又把舌头伸向艾莉的胸脯,艾莉急急地呼救起来。
  鹿王哈克感到震惊。这无疑是一切挑衅中最严重的挑衅了!杰米的卑鄙举动就连普通的公鹿也无法容忍,岂止鹿王!整个鹿群骚动起来。哈克咆哮着奔了过去。
  杰米退到臭水塘边一块空旷平坦的砂砾地里。这是理想的格斗场。它前肢微微弯曲,后肢挺得笔直,勾着脑袋,亮出八叉大角,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打架斗殴姿势。
  慌乱的鹿群散开围成了一个圆圈,它们紧张地观望着。面对气势汹汹的杰米,鹿王哈克突然觉得一阵悲凉。老狼的血腥恐怖笼罩着鹿群,死亡的阴影一天天逼近,杰米竟然还有心思争夺王位。要知道,窝里斗只能加快整个鹿群的灭亡啊。
  哈克和杰米互相对峙着,这将是一场恶斗。老鹿王相信,运用自己的智慧、经验和精妙绝伦的挑眼绝招,是一定能打败杰米的。但那匹该死的老狼,还等着自己去拼呢。眼下杰米年轻力壮,极有可能恶斗百十回合,才见分晓。
  然而,它毕竟老了,这场恶斗会耗尽它最后一把力气,它将再也没有力量去对付老狼了。
  想到这里,老鹿王冷静下来。这时,杰米瞪着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向它冲来。就在杰米的八叉大角即将和鹿王琥珀色鹿角相撞的一瞬间,鹿王突然掉转头,向后面逃避开了。
  整个鹿群呦呦鸣叫,老鹿王哈克害怕了,它逃跑了,鹿群开始向新鹿王杰米欢呼。
  哈克极其痛苦地度过了七天。
  它丢失了王位,丢失了鹿群对它的敬重,它的地位发生了由天上落到地上的大转变。每当鹿群找到一片新草地,只有等所有的鹿都吃完了嫩草,才轮到它啃一点枯黄的草根;每次饮水,只有当别的鹿喝饱了,它才能享受几口早被鹿群踏成泥浆汤的臭水,走路时,它只能走在队伍最后头,那是最危险,最容易遭野兽袭击的位置,睡觉也只能睡在鹿群最外围,任凭寒风夜雾吹刮在身上。最不堪忍受的是自己的爱妻又投进了杰米的怀抱,成为新鹿王的娇妻。
  哈克的心在流血……为了解除鹿群的生存危机,自己放弃了荣华富贵,含辱蒙羞,不就是为了杀死老狼吗?可谁又能理解它的一片苦心呢?连最心爱的艾莉都背叛了它。
  哈克突然觉得自己错了,它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傻瓜和笨蛋!它要还击,它要夺回王位!哈克将磨得无比锋利的琥珀色鹿角对准杰米的眼睛,一步步朝它逼近。
  它要挑瞎杰米的眼睛,重新登上王位,它完全有把握成功。
  可是,它的心突然一阵刀割般的痛楚。它仿佛看见已葬身狼腹的母鹿安娜哀怨的眼睛。为了虚荣的王位,为了轻佻的艾莉,难道能放弃自己的理想,眼睁睁看着整个鹿群毁灭?不,不不——就在琥珀色的锋利鹿角快刺到杰米眼睑时,哈克再一次临阵退缩了。它扭转身向后逃,它的屁股被杰米的八叉大角挑破了,鲜血直流。哈克再一次忍住了。
  它等待着老狼的出现。
  第八天,老狼又来了。
  鹿群开始惊慌逃命,杰米跑得最快。哈克没有逃,它仁立在草地上,迎面对着老狼。哈克放弃了王位,忍受了屈辱,等的就是今天的较量。
  老狼龇牙咧嘴朝哈克逼近。
  哈克望着尚未逃远的鹿群,撇开四蹄朝一条山谷逃去。它想把老狼引进山谷、远离鹿群,它可以悄悄地干掉老狼。一旦自己身亡,而鹿群也可以在茫无天际的草原上,跑得更远一些。
  这是一条死路,进了山谷,三面都是绝壁,无处可以逃生。背山一战,只能激起自己的勇气。哈克很满意自己的选择。
  老狼并不理解哈克的意图,它紧追不舍。当哈克逃进山谷停下来时,老狼张牙舞爪,向哈克扑来。
  哈克竭力躲避着,它用锋利的鹿角阻挡着老狼凶狠的进攻。哈克毕竟老了,动作有些笨拙,它防着左翼,老狼已经扑到右侧。它刚顾着前面,老狼已蹿到它身后。它不但一次也没用鹿角刺中老狼,应而背脊、脖部和后肢都被老狼的爪子撕开十几条血痕。它只能左右摇晃着角架、护住脖子,不让老狼咬着致命的喉管。
  突然,老狼长嚎一声,纵身一跃,扑到哈克背上,爪子像铁钉似的钉进鹿皮和肌肤。哈克拼命地跳跃颠簸,它想把老狼从背上颠下来。猛地,它的臀部一阵剧疼,鹿皮被狼牙咬破。肌肉正被狼牙咀嚼,碧绿的草地上洒下一串鲜血。哈克发疯般地狂蹦乱跳,可是没用,老狼的牙已经啃到了它的后腿骨,发出嘎嘎的响声。
  哈克一阵昏眩。它忍住剧疼,观察周围的地形。只见左侧不远有一片密匝匝的灌木丛,荆棘纵横,毒藤纠缠,毒藤上布满了一根根鱼钩似的倒刺。
  于是,它向灌木丛奔去。老狼被颠下来,“咕咚”一声栽下地,痛得一阵呻吟。
  哈克遍体鳞伤,失血过多,就要支持不住了。它知道不能硬拼,得想个办法。
  它瞅准右面绝壁前有一道一尺来高的石坎,它朝着那里退却。老狼绕到左侧咬住了哈克的左后腿。哈克哀鸣一声,瘫倒在石坎边。它的喉管、脸颊和四蹄正好埋进石坎和地面形成的夹角里。那是一个老狼无法咬到的死角。
  它侧身躺在地上,鹿角向外。
  老狼扑到哈克身上,咬肚皮,咬肩胛,咬后颈窝……哈克忍住火辣辣的疼痛,四肢不停地抽搐着,弯曲到一个最佳角度,紧紧蹬在石坎上,老狼在哈克身上乱咬了一通,便叼住它的后颈窝,想把它拖离石坎,这样才能咬它的喉管。哈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它感觉到鹿角碰触到了狼头,碰触到了柔软的狼腰。于是,它憋足劲,弯曲的四肢狠命在石坎上一蹬,脑袋向上一仰,只听见“嗤”的一声,锋利的鹿角已刺进湿热的狼腹,又粘又绸的狼血漫流出来。老狼一声惨叫,想跳开,但已经来不及了。哈克迅速站起,鹿角挑着老狼,冲到绝壁下,把老狼抵在岩石上。鹿角深深地扎进狼腹,狼血喷涌而出。哈克一只眼睛被狼爪抠瞎了,一只耳朵被狼牙撕掉了,脸上血肉模糊,可是它丝毫不松动,死死地抵着老狼。老狼的身体无法动弹,四足乱抓,凄声长嚎。
  终于,老狼的叫声越来越弱,最后停止了嚎叫,停止了扑咬,慢慢垂下脑袋,整个身体也瘫软下来。
  哈克欣喜若狂。它战胜了恶狼!自己还活着!哈克从狼腰里抽出鹿角。
  恶狼倒在地下,肠子断成两截。哈克引颈长啸:“哟——哟哟——”,它想告诉鹿群,恶狼是可以战胜的!突然,哈克的脖子一阵巨痛,紧接着“咔嚓”一声,哈克的喉管被狼牙咬断了,狡猾的老狼趁着还有最后一口气,挣扎跃起,一口咬断了哈克的喉管。
  哈克犯了轻敌的错误,老狼刚才是装死啊。狼腹虽破,狼肠已断,但它只要还有一口气,它还会以死相拼的。哈克后悔已经晚了。它无力站立,浑身瘫软,四肢一曲,倒了下去。
  静静的山谷里,两具僵硬的尸体倒在血泊中:一个是老狼,一个是老鹿王哈克。

上一篇:第七条猎狗

下一篇:一只好斗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