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灰毛山大王

时间:2015-09-25 19:39:55编辑:中国红故事

  在黄河北边,华北大平原的边缘,有一列长长的大山脉,叫太行山。山势起伏绵延,有无数个山峰,也有无数个山谷。有的山谷很宽很大,被两边的大山夹住,曲曲弯弯,折来绕去,走几十里才到山谷口。
  在这样的山谷里,凡宽阔平坦的地方便有村落。而在荆棘遍地、狭小偏僻的地方,常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野生动物。
  在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在一条这样的大山谷里,出了一只狼。
  要说这只狼,就得先提一下一条狗。这是条老狗,是一个名叫黑蛋的孩子家的。这老狗的牙齿松动,再也啃不动骨头了。黑蛋的爸爸妈妈便总是煮些稀饭喂它。这样,老狗撒尿的次数就很多。
  偏偏,这狗很爱干净,从不在家里屙屎撒尿。哪怕是刮风下雨,它也要撒到村边上去。
  这一夜,它又到村边去了,但留下四只小腿一滩血,就再也没有回来。
  黑蛋的爸爸气坏了,他拿着把刺刀,察看了一下咬死老狗的野兽留下的痕迹,知道是狼干的。他便跟着狼的足迹,追了上去。
  他要为老狗报仇……他若不为老狗报仇,便觉得对不起死去的父亲!因为这老狗曾几次救了黑蛋爷爷的命。
  还在老狗是个小狗的时候,有一回,黑蛋爷爷带它到山田里种庄稼,不小心摔伤了。是小狗汪汪叫着,直到嗓子叫哑了,终于把家里人叫了来。
  小狗长成大狗以后,有一回下大雨,黑蛋爷爷过河,被山洪冲走了。大狗跳下水,拚命地游着,拽住他,最终把他拽上岸,狗却累得吐了血。
  大狗变成老狗了,这一年,日本侵略军打进了中国。一队日本兵抓住了黑蛋爷爷,让他带路。夜里,黑蛋爷爷想逃跑,是老狗咬断了绑在他手上的绳子,咬伤了放哨的日军哨兵,还给他拖来一枝带刺刀的枪。
  黑蛋的爷爷脱险后,又活了好多年。他临死时,一再嘱托黑蛋的爸爸,无论如何,要好好养着这条狗。
  现在,老狗被狼吃掉了,黑蛋的爸爸能不愤恨吗?他循着狼一路留下的血迹,还有老狗身上的黑毛,终于找到了狼窝。也许,狼吃饱了狗肉,在窝里睡着了。黑蛋的爸爸开始有点儿害怕,他想回村喊人一块儿打狼。后来报仇心切,他急中生智,他抱来一块大石头,顺着狼窝的洞口砸了进去,随着一阵嗷嗷怪叫,两只大狼被砸伤了。他端着刺刀冲进去,左劈右砍,又刺又挑,杀死了两只大狼,又杀死了几只狼崽子。当他在最后一个也是最小的一只狼崽子腿上砍了一刀,就要踩死它的时候,那狼崽子痛得浑身哆嗦,眼光里充满了哀怜,这下,他心软了。
  他把狼崽子带回家,交给儿子黑蛋。他觉得,狼跟狗差不多,人只要待狼崽子好,狼崽子长大了,也会待人好的。家里失去了一条老狗,就由这狼崽子代替吧黑蛋很喜欢小狼。他千方百计给狼弄吃的。他把自己的饭省下来,偷偷喂给狼。狼胖了,黑蛋却瘦了。他听人家说,狼是吃肉长大的,跟狗不一样。
  他做了一副弹弓,到处跑着,给狼打鸟吃……一年到头,黑蛋很少吃肉,狼却天天有荤腥。
  村里的狗总是跟狼过不去,黑蛋处处护着小狼崽子。有一回,村里的狗咬伤了小狼,黑蛋心疼极了,掉了眼泪。晚上,他把小狼抱出窝,偷偷弄到炕上,抱着它睡觉。
  小狼长大了,虽然一只腿有些残疾,但它的个子比村里所有的狗都大。
  它营养充足,生活舒适,主人给它无限的温暖,可它总是望着村外的大山出神。它能像狗那样叫,可它宁可发出狼那样疹人的、难听的长嚎。村里的狗很怕它,村里的人们也开始怕它。
  黑蛋的父亲见狼不可能变成狗,想宰掉它。可看到儿子养狼的热乎劲儿,又有些下不了手。他想,再过些日子,当这狼确实不能养熟,有撒野征兆时,一定要杀掉它。到那时,儿子也没话可说了。
  可是,当狼又长大一些的时候,狼跑了。
  黑蛋很伤心,黑蛋的父亲也有些遗憾。
  狼跑到大山里,整日整夜地东游西逛。一开始,它饥饿的时候,也会想起黑蛋和黑蛋的父母,但它又觉得,它现在的生活,才更适合它的脾性。为了生存,它捉青蛙,捉老鼠,捉野兔……它干这些事,用不着有谁教,似乎生来就会。没有食物吃的时候,它就捡骨头,吃蜗牛,它能把骨头啃得咯蹦咯蹦响,然后,吞下骨头渣子和骨髓。吃蜗牛,它先咔吧一声把蜗牛嚼碎,然后,像人吐瓜子皮一样,吐出蜗牛的碎壳,嘴里便只剩下稀浆似的蜗牛肉。
  冬天来了,青蛙和蜗牛没有了,老鼠和野兔也越来越难看到。狼的肚子瘪下去,瘪得很可怕。仿佛,它的身体就是一副骨头架子,撑着一张长满灰毛的薄皮。
  它越来越瘦,胆子却越来越大。寒风呼啸的夜晚,它跑到人居住的山村附近,在村外久久徘徊。 它知道,那个有房屋有街道的地方,也有猪和羊,鸡和鹅……村子里的狗凶猛地叫起来,它不在乎。 它知道,这些看家狗的本领就只会汪汪地叫叫而已。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深夜,饥饿使它悲嚎起来。它的叫声,引来一条个子比它小,身条比它更瘦的狼。这狼也在饥饿和寒冷中挣扎。于是,两只狼结成了伙。这样,它的胆子更大了。
天快亮的时候,它和瘦狼一前一后跑下了山。但快跑到村边时,它消失了。
  瘦狼风一般冲进村子。村中的看家狗发现瘦狼,狂吠着从各个院子里跑出来。瘦狼个子小,也没劲儿,打不过狗,只好又退出村子。
  看家狗看出了狼的怯懦,疯了似地高声叫着,紧紧追在瘦狼后面。原先,这些狗看到凶猛的野兽时,只敢躲在门后面叫,不敢向前的。可现在,看到的是一只瘦小胆小的狼,它们胆子大了,一个个想立功,跑在最前面的,是村子里的狗头领。这家伙身大腿长,肉满膘肥,跑起来像一溜风。
  瘦狼窜得像兔子似的,狗头领渐渐和后面的狗群拉开了距离。离村子越来越远了,周围白雪皑皑,没有一点儿声息。狗头领忽然有点怕起来,急忙停住脚……但是晚了,一蓬枯草后面,蓦地跳出一条黑影,一下子咬住狗头领的咽喉,奋力一撕。狗头领哼也没哼出一声,便摔出去。
  后面的狗群吓得“呃”地惊叫一声,扭头便逃。等到它们叫来人,雪地上,只剩下一滩鲜红的血和四条没多少肉的小腿儿……  吃了狗头领,腿上有残疾的狼尝到了甜头。它和瘦狼一起,今天东村,明天西村,窜来跑去,又接二连三吃了好几条大狗。大山谷中的狗们害怕了,天一黑便不敢出门。听见狼叫,便簌簌地靠在墙边撤尿。
  腿上有残疾的狼很得意,带着瘦狼在大山谷中游来逛去。今天进这一家,明天进那一家,鸡鸭猪羊,什么口味也要尝一尝。它熟悉村中的道路,熟悉人们吃饭睡觉时间。它拱开鸡窝鸭棚,跳进羊栏猪圈,就像吃个蜗牛一样轻松自如。
跛腿狼越来越猖狂。只要饥饿,它大白天也敢向人们抢劫。
  有一天,它和瘦狼在山谷里游逛,听到一阵叮铃叮铃的响声慢慢走近,它们急忙藏起来。
  这是一对新婚夫妇。他们要到丈人家看看。男的牵着驴,女的挎着一篮白面馍馍,骑在驴背上。叮铃叮铃声是毛驴脖子下的小铃儿发出的。
  路上人不多,但这是大白天。新婚夫妇很高兴,他们快要到丈人家了。
  就在这时候,跛腿狼跳了出来。
  毛驴惊得跳起来。新郎手忙脚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新娘从毛驴背上摔下来,白面馍馍撒了一地……当新郎清醒过来,要去牵毛驴疆绳时,两只狼早一左一右,一阵风似地赶着毛驴逃走了。
  狼害搅得大山谷里乱了套,人人谈狼变色,都把跛腿狼叫作打家劫舍的山大王。
  春耕开始以前,当地区政府为了保证人们能安心生产,就组织民兵上山,剿灭狼害。在大山谷里,民兵们爬南山攀北山,昼夜搜剿,打死了许多狼。
  这一天傍晚,两个民兵正在山道旁休息,忽然听到山坡上有石子滚落的声音,他俩急忙隐藏起来。不一会,两只狼出现了。
  走在前面的是一头个子瘦小的狼,走在后面的狼则又高又大。这头狼腿有些跛,走路一颠一颠的,眼却闪射着狡黠凶狠的光。两只狼处在上风头,没有嗅到人的气味。它们越走越近。忽然,后面的狼站住了,耳朵狐疑地转动起来。——原来,它看到前面路旁的一丛草在微微晃动。
  两个民兵沉不住气了,“砰——砰——”草丛里喷射出两团火光。前面的狼跳起来,“■嗵”摔在地上。后面大个子狼似乎也摔了一跤,但硝烟散后,却不见了踪影。
  天渐渐黑下来,两个民兵追了一程,什么也没看到,只得作罢。瘦狼死了。跛腿狼却逃脱了搜捕。但它的活动收敛了许多。
  春天来了,夏天来了,秋天来了,跛腿狼像个孤独的流浪汉,在大山里出没。它又恢复了初到山野时的生活:它捉野兔,捉老鼠,捉青蛙,捉蜗牛……凡能填饱肚子的,它都吃。好在天气比较暖和,山野里能吃的野生动物很多,它没有饿死。
  听到山脚下村庄里的鸡鸣狗吠,它往往垂下长长的涎水。可它不敢再风一样窜进村庄了,它深深知道了人的厉害,只是偶尔,在村落边缘,在山野中,它馋得实在受不了,也会象个小偷似的,悄悄地向离群的小羊羔和小牛犊下手……  冬天来了,北风呼啸,冰封雪冻,山野里的植物落光了叶子,动物们也不知逃到了哪儿。跛腿狼的日子难过起来,它整日在饥寒交迫中挣扎。它饿着干瘪的肚子,哆哆嗦嗦地在刺骨的寒风中跑来跑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栽倒在雪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这一年冬天,一个师团的日本侵略军,攻占抗日根据地。大山谷中的百姓们倒霉了,一个长着小胡子的日本军官,领着一群狼一样的士兵,窜进一个个村庄,制造了一起起惨不忍睹的暴行。在长长的大山谷中,到处是火,到处是血,到处是尸体……  一个大雪纷飞的深夜,跛腿狼嗅到了血腥味。它明白,这是人血的味道。
这是一般寒风从一片焦黑的山下村庄中刮来的。
  跛腿狼仰起鼻子,贪婪地在寒风中吸嗅着,可它的腿在哆嗦。它站住了。
  它的肚子在抽搐。可这是人血啊。它还不曾吃过人。这下它犹豫了。一整夜,它都在山坡上徘徊着,几乎冻死。它不敢下山,又不甘离去。天要亮的时候,它的脚麻木了,脑袋也麻木了。终于,当又一股挟带着血腥味儿的寒风扑上山坡的时候,它折转头,嗅着血腥味儿,溜下了山。
  山下人的尸体,供它吃了个饱。打这以后,跛腿狼成了日本军的别动队,每当日军血洗了一个村庄时,它就随后赶到了。

  跛腿狼的胆子又陡然大起来。
  它也越来越肥、越来越壮了。
  一个星月无辉的寒夜,它遇到了一群狼。
  这群狼共有三只,两公一母,是被日本士兵的枪炮声吓慌,匆忙逃难的。
跛腿狼看到穿过它领地的狼群,不知为什么,也匆匆跟了上去。
  跑在前面的,是一只毛色苍灰、身高体大的大公狼。一只母狼紧跟在它后面。这只母狼毛色光滑、体态苗条。跑在最后面的,是一只瘦弱的年青公狼,模样很像去年冬天跛腿狼结识的那个伙伴。跛腿狼加入了这个队伍,一会儿跑在前面,和大公狼并驾齐驱;一会儿和母狼不分前后,挨挨撞撞。  这使大公狼很恼火,它停下脚,狠狠揍了跛腿狼一顿。
  跛腿狼窝了一肚子气,可它明白了狼群的规矩。它必须知道自己在狼群中的地位。处处尊敬大公狼,并且不能打母狼的主意。
  跛腿狼排在了第三。
  狼群饿了,趁着夜色闯进一个山村,它们相互配合,赶出了一头骡子。
骡子很高大,脾气也很暴,在离村不远的一个山坳里,狼群围住骡子,开始攻击。骡子又踢又咬,“■”,大公狼不小心,挨了骡子一脚。
  村民们举着灯笼火把,呐喊着追来了,狼群不得不丢下骡子,仓皇逃命。
  大公狼被踢碎了下颔骨,不能嚼,也不能咬了。在一片积雪的洼地里,跛腿狼突然蹿上去,一口咬断了大公狼的喉咙。这样,跛腿狼变成了狼群的首领。它领着母狼和年青的瘦狼折回头,马不停蹄地跑回大山谷。它不怕日本士兵的枪炮声,它觉得,正是这种枪炮声,让它活得很舒适。
  半年后,大山谷里的日本军被抗日根据地的军民打垮了,在大山谷中犯下累累罪行的小胡子军官,独个儿想逃出山谷。当他在山谷里四处乱窜时,遇到了跛腿狼和它的同伙。
  他很累,又饥又渴,面无人色,躺在山路旁睡觉。跛腿狼以为他是死人,带着狼群扑上去。当它咬住小胡子的喉咙,鲜血喷迸而出的时候,狼群才发现这是个活人。
  这群狼,毕竟没吃过活人。它们有些胆怯,不由得松下口,退到了一边。
  小胡子一见是狼,他害怕极了,带着满身鲜血,爬起来就跑。可没跑多远,又栽倒了……
跛腿狼从小胡子身上发现,人并不那么可怕。它们再一次冲上去,将小胡子撕吃了。
  从这以后,跛腿狼和它的同伙开始吃活人。
  它们袭击路上的行人,也潜进村庄咬死老弱妇孺。日本侵略军被打垮了,可跛腿狼又成了大山谷中的一大害。
  有一次,它们白天冲进一个村庄,被愤怒的人们包围了。跛腿狼和母狼左冲右突,好不容易逃脱了性命,年青的瘦狼却被打死了。
  跛腿狼的势力受到挫伤,凶焰丝毫也未减弱。
  大山谷里的壮年男人大都参军去了。这一天傍晚,黑蛋和妈妈到村口去迎接爸爸。太阳渐渐向西沉下去,天色越来越黑,可还是看不到爸爸的影子。
  黑蛋和妈妈很失望,正要回家,忽然发现有两只狼,正一前一后向他们包抄过来。娘儿俩慌了,一边高声向村中呼救,一边摸起石头,准备同狼搏斗。
  黑蛋忽然觉得,眼前的大个子狼有些熟悉。他仔细看看,不禁喜出望外:这不是跛腿狼吗?他叫起来:“娘,这是咱们那只大灰呀!你忘了,咱们把它养大的……”他一边叫,一边向狼走去。黑蛋娘也看出来了,这就是黑蛋日思夜想的那只狼。
  跛腿狼怔了怔,黑蛋的呼唤唤起了它心底的记忆。它有些慌乱,后退了几步。忽然,它瞪起眼,一扑,咬住了眼前手舞足蹈的孩子的喉咙……  “这是黑蛋,这是黑蛋呀,你这个没良心的……”黑蛋娘撕心裂肺地哭骂起来。跛腿狼不管她,拖起孩子就跑。如果不是村里的人和狗追赶得快,黑蛋就完蛋了。
  黑蛋受了重伤,被送进了部队医院。
  黑蛋爸爸回来了,听说黑蛋被咬伤,他气极了,摸起一把刺刀,顺着人们告诉他的狼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在一个石洞里,他刺死一只母狼和几只狼崽子,当他退出石洞,四处搜索跛腿狼的时候,觅食归来的跛腿狼从身后袭击了他。他的腿被咬伤了,可他也终于杀死了跛腿狼。
  这时正是春天,是他捉回一只狼崽子的两周年。

上一篇:孤独的小黄鼬

下一篇:戴银铃的长臂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