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尼克·奈特:时尚摄影狠角色

时间:2014-09-14 22:02:12编辑:中国红故事

 时尚摄影师尼克·奈特的手真长,已经身为迪奥、Alexander McQueen 、CK、山本耀司等大牌的御用摄影师,他还时常在《Vogue》、《i-D》、《名利场》、《Face and Visionaire》、《Dazed & Confused》等多家大牌杂志上恣肆穿梭。
 
  前段时间微博上疯传的Lady Gaga淑女照也是出自他手,一秒钟将雷神变女神。
 
  恋上光头妹
 
  放在新世纪,尼克·奈特可算是典型的富二代。父亲曾是拉风的英国皇家空军,后来还转行担任过英国驻外事务处的心理医生,是典型外交官的做派。母亲是时尚圈的社交公主,一天换三四套衣服从来都不嫌冗繁。时尚就像醇香的朗姆酒一样,成为尼克·奈特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于是,这位阔公子在自己12岁那年情窦初开,爱上了隔壁一个大自己两岁剃着光头的姐姐。这场没来由的疯狂迷恋不仅让尼克·奈特自此对光头党异常迷恋,更是最终让他放弃了学医,执起了相机,因为他做梦都想着能为自己心爱的光头姑娘拍一组艳丽的照片。
 
  1982年,当尼克·奈特从伯恩茅斯艺术学院摄影系毕业后,他便立即出版了自己的处女摄影集。如你所想,名字正是剽悍的《Skinheads》(光头党)。这本横冲直撞展示青年亚文化的黑白图册一下子便被英国《Vogue》杂志的艺术总监托尼·琼斯相中,不过这位先生此时已经不在大名鼎鼎的《Vogue》杂志社就职,而是在伦敦创办了一本属于自己的时尚新杂志《i-D》。
 
  这本只有两岁的新杂志,就这样迎来自己第一位首席摄影师。三年后,《i-D》的五周年豪华版里,尼克·奈特相继拍摄了100个社会名流,这其中就有当时尚未执掌迪奥的John Galliano。一年后,尼克·奈特去了巴黎为山本耀司拍摄广告,巴黎行让他声名鹊起,成为时尚摄影圈的新星。
 
  尼克·奈特的好运还不止此。1997年,John Galliano荣升为迪奥的艺术总监时,尼克·奈特也随之成为迪奥的御用摄影师。在迪奥的发布会上,John Galliano 的作品被当作好莱坞大片一般地被展示了出来。
 
  “那是一种全球宣传,影响力惊人。我们一次拍12到15张照片,接着花两个月时间去修饰每个细节。最后每个像素都调整过了。”尼克·奈特回忆道。当然最重要的是,在27岁那年,尼克·奈特邂逅了自己的妻子兼经纪人Charlotte Wheeler,虽然这个得力干将并不是光头妹。
 
  新媒体的SHOWstudio
 
  在时尚圈混得如鱼得水之后,尼克·奈特开始不安分地捣腾自己的新媒体艺术。SHOWstudio就这样诞生了,这个网站让看热闹的时尚圈外人得以窥探出所谓时尚的创作全过程。音乐、数码技术等各种元素都纳入了他的时尚实验,传统的摄影已经被他搅得面目全非。
 
  最牛的是,如日中天的尼克·奈特大声喊出许多人藏在心底不愿承认的真心话:摄影已经过时啦,时尚业未来属于影片。
 
  这句话真狠!
 
  虽然身为时尚杂志的宠儿,但显然尼克·奈特毫不掩饰自己对时尚杂志未来前景的悲观态度,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三个孩子从来不碰杂志。“我的时装总监Alexander Fury 带着他的摄像手机坐在前排,姑娘们一边在伸展台上走,他一边在上传影像。人们再也不需要为了看这些衣服而等待漫长的三个月了。”尼克·奈特说。
 
  2009年的伦敦时装周期间,SHOWstudio 举办了一场名为“ 时尚革命(Fashion Revolution)”的纪念展览。超级名模娜奥米·坎贝尔手握两把机枪,为尼克·奈特拍摄了展览入口的大幅照片。这位超模还大方地贡献出了自己的原型,作为展场上那个将近7米高的裸身人体像。
 
  同年,尼克·奈特还在伦敦Bruton广场开设了SHOWstudio的同名艺廊,出售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一只硕大无比的兔八哥耳朵,比如设计师加勒斯·普照片的印刷版,虽然古怪,但价格还不便宜。3D版《泰坦尼克号》赚得盆满钵满,尼克·奈特也乐得把3D技术带到时尚摄影里去。只要是新的创意,他这台停不下的马达都不肯错过。
 
  撒旦与天使
 
  在主流之外,尼克·奈特当然也有自己非主流的创作,时而撒旦附身,时而天使下凡,让人不得不赞他是个鬼才。
 
  在尼克·奈特的照片场景里,经常会出现许多扭曲愤怒的脸庞,挥舞着棍棒犹如恶魔。这种原始的暴力像是一场无由之火,让愤怒燃烧至观者心底。红白黑三色为主调的照片里,你看到的是模特古铜色的健壮肌肉,白色的裤子和红色犹如血液的水花。饱满的张力与情绪,仿佛即刻便能引爆你的沸点。
 
  而在另一边,尼克·奈特也有自己婉约的一面。在给《Dazed & Confused》的一组体格缺陷的模特拍照时,这个英国男人仿佛是天使化身,将商业与美学、人文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让人触目惊心又感慨万千。“你拍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人。”他说。
 
  当年,他一举拿下了法国酩悦香槟时尚大奖,主办方甚至还为他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假面舞会。金色大厅里萦绕着怀旧的披头士的《Come Together》和卡朋特乐队的《Close to You》。超级名模凯特·摩丝、Gisele Bündchen、纪梵希男装设计总监Ozwald Boateng、好莱坞女星斯嘉丽·约翰逊等时尚圈大咖都戴上了神秘的面具前来捧场祝贺。
 
  纵然大家给足面子,这个从不怕与世界为敌的狠角色依旧没有停止过对时尚圈的呛声,“一小撮人控制着这个行业,而且这帮人还不怎么样。”、“我不想到80 岁时自问:‘你几时说过真心话?’”
 
  瞧!就是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