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美国船王丹尼尔.洛维格

时间:2014-09-10 21:08:56编辑:中国红故事

 丹尼尔·洛维格白手起家,完全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创立了一个极为庞大而复杂的、令人不可思议的企业王国。它包括遍布世界的一系列独资或控股公司,覆盖众多产业:金融、旅馆饭店、房地产、钢铁、煤炭、石油化工,等等。此外,他还拥有一支总吨位达500 万吨的庞大船队。
 
  一般人只知道希腊船王奥纳西斯,却不知道美国也有位船王丹尼尔·洛维格,他的财富比起奥纳西斯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他太过于低调,因此知名度远不如奥纳西斯显赫。
 
  孤僻的天才
 
  丹尼尔·洛维格,1897年生于美国密歇根州的南海漫。那是一个安静的小镇。
 
  洛维格的父亲是个房地产中间人。在洛维格10岁那年,父亲和母亲因为个性不合离了婚,洛维格跟随父亲离开家乡,来到得克萨斯州一个以航运业为主的小城——阿瑟港。
 
  阿瑟港是个美丽的小港口,风景如画。那里每天都有进进出出的各种船只,有大油轮,也有小舢板。海浪轻轻冲击着岸边停靠的船只,海天相接的远方有海鸥翻飞。童年的洛维格生性孤僻,不喜欢与别的孩子来往,喜欢独自在海边码头上玩。他最爱听轮船呜呜的汽笛声和啪嗒啪嗒的马达声。他梦想着将来有一天能够拥有一艘属于自己的轮船,乘着它出海远航。
 
  因为对船的着迷,洛维格没念完高中就辍学去码头打工了。他给船主做帮工,拆装修理轮船引擎。洛维格似乎一下子就迷上了这份工作,而且他对这一行有着令人咋舌的灵气和天赋。常常在别人休息的时候,他独自在那里把一些旧轮船的发动机拆拆装装。他每天沉迷于此,不知辛苦。
 
  很多老修理工见他这么用心而又手脚勤快,就很喜欢他,把自己独特的手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洛维格的手艺突飞猛进,很快成了一名熟练的轮船发动机修理工。他的名气越来越大。一些出了怪毛病的发动机,没人能修,最后只好送到他这里。由于他不凡的手艺,揽的活越来越多,忙都忙不过来。
 
  几年之后,洛维格干脆辞职,独自开了个修理行。
 
  发现赚钱的诀窍
 
  洛维格租下了一家船厂的码头,专门从事安装、修理各种轮船。
 
  生意刚开始很红火,洛维格积攒了一些钱。可是,这些靠手工活挣来的辛苦钱,一点儿也没能让他满足。20世纪初,西方工业经济迅速发展,社会贫富差距也越拉越大。很多一夜暴富的富翁坐着高级轿车,住着花园别墅,过着极度奢华的生活,而大多数底层民众的生活却越来越贫困。洛维格看到这一切,暗下决心,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他不甘心过穷苦的生活,他要赚钱,要体验成功的那种感觉。
 
  可是怎样才能快速致富呢?
 
  那时,洛维格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积蓄,根本不够做生意的资本。再加上他年轻,毫无经验,因此在生意场上磕来碰去,总是不得要领,甚至屡屡面临破产的危机。
 
  有一次,洛维格带着沮丧失落的心情回到家,看着院子里满墙的爬山虎,脑海中突然产生了一个灵感——爬墙虎之所以能爬那么高,还不是因为借助高墙吗?对,要借助别人的力量做自己的事情!
 
  实际上,9岁那年他就干过一件令人称奇的买卖。当时,他偶然听说邻居有条柴油机帆船沉在水底,打算遗弃。于是,洛维格回家向父亲借了50美元,用其中一部分雇人把船打捞上来,又用一部分从船主人手里买下它,然后用剩下的钱雇了几个帮手,花了整整4个月时间把那条几乎报废的帆船修理好。然后,他转手将这条船卖了出去。经这一折腾,他居然从中赚了50美元!
 
  如果没有父亲借给他的50美元,他不可能做成这笔交易。
 
  要想无中生有地拥有大量的资本,就得借贷,就得学会用别人的钱干自己的事,为自己赚更多的钱。这就是洛维格的发现。
 
  不可思议的贷款
 
  向银行申请个人贷款,是洛维格当时唯一的选择。
 
  于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纽约的各家银行里都能见到他忙碌的身影。他得说服银行家们贷给他一笔款子,并且使他们相信他有偿还贷款本金及利息的能力。可是他的请求一一遭到了拒绝。理由很简单,他几乎一无所有,没有人敢冒险贷款给他。
 
  希望一个个燃起,又一个个破灭。
 
  就在山穷水尽之时,洛维格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他有一条尚能航行的老油轮,他把它重新修理改装并精心“打扮”一番,以低廉的价格包租给一家大石油公司。然后,他带着租约合同,去找纽约大通银行的经理,说他有一艘被大石油公司包租的油轮,每月可收到固定的租金。如果银行肯贷款给他,他可以让石油公司把每月的租金直接转给银行,来分期抵付银行贷款的本金和利息。
 
  大通银行的经理们斟酌了一番,终于答应了洛维格的要求。当时,大多数银行家都认为此举简直是发疯,把款子贷给洛维格这样一个两手空空的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但大通银行的经理们自有他们的道理:尽管洛维格本身没有资产信用,但是那家石油公司却有足够的信誉和良好的经济效益;除非发生天灾人祸等不可抗拒因素,只要那条油轮还能行驶,只要那家石油公司不破产倒闭,这笔租金肯定会一分不差地入账的。
 
  洛维格的巧妙之处在于他利用石油公司的信誉为自己的贷款提供了担保。他计划得很周到,与石油公司商定的包租金总数,刚好抵偿他所贷款子的每月利息。
 
  他拿到大通银行的贷款,便立即买下了一艘货轮,然后动手加以改装,使之成为一条装载量较大的油轮。他采取同样的方式,把油轮包租给石油公司,获取租金,然后又以包租金为抵押,重新向银行贷款,然后又去买船……如此一来,像滚雪球似的,一艘又一艘油轮被他买下,然后租出去。等到贷款一旦还清,整艘油轮就属于他了。随着一笔笔贷款逐渐还清,油轮的包租金不再用来抵付给银行,转而进了他的私人账户。
 
  属于洛维格的船只越来越多,包租金也滚滚而来。洛维格就这样不断积聚着资本,生意越做越大。不仅大通银行,许多别的银行也开始支持他,不断地给他贷款。
 
  天才的思维
 
  洛维格是一个永不满足的人,他觉得自己的脚步迈得还不够大。他有了一个新的设想:自己建造油轮,用于出租。
 
  在一般人看来,这绝对是冒险。投入巨资建造的油轮,万一没人来租,怎么办?凭着对船的特殊爱好和对船舶设计的精通,关键是对船运行业的敏感与洞察,洛维格非常清楚什么人需要什么船,什么船能给运输商们带来最好的经济效益。他开始有针对性地设计一些油轮和货船,然后拿着设计好的图纸去找客户。一旦客户满意,立即签订协议:船造好后就由他承租。
 
  然后,洛维格拿着这些协议,再去向银行申请高额贷款。
 
  在银行家们的心目中,洛维格这时已今非昔比,以他的信誉,加上承租人的信誉,按照金融规定,这叫“双名合同”,即所借贷的款项有两个各自经济独立的人或团体担保,即使其中一方破产倒闭而无法履行协议,另一方只要存在,协议同样能得到履行。这就等于加了“双保险”,银行家们当然很乐意提供。
 
  洛维格得寸进尺,趁机讨要很少人才能享受到的“延期偿还贷款”待遇,也就是说,在船造好之前,银行暂时不收回本息,等船下水开始营运时再归还银行贷款。这样一来,洛维格就可以先用银行的款垫资造船,然后出租,只要承租商还清了银行的贷款本息,他就可以如愿以偿地收回船只的所有权,坐取源源不断的租金,自然也成了船的主人。整个过程他不用投资一美分。
 
  洛维格的赚钱方式,乍看有些荒诞不经,但每一步又都合情合理,没有任何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方。对于银行家、承租商都有好处,当然洛维格的收益最大,因为他不需要“投入”,就可以“产出”。用别人的钱打天下,这不能不说是洛维格天才的思维。
 
  事业的巅峰
 
  洛维格40岁那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当时,他已经有了规模不小的船厂和码头。随后太平洋战争爆发并加剧,美国政府大量需求船只。洛维格很快与政府机构搭上了线,政府向他定购了大量船只。洛维格的资本急剧地膨胀起来。 战后,美国经济渐趋繁荣,可是洛维格却逐步陷入了困境。因为政府大幅提高了造船业的税率,压得这一行业喘不过气来。同时,工人工资提高、原材料价格上涨,各种不利因素扑面而来。但洛维格看得比别人远,他决定走出美国,向国外输出资本。
 
  机遇总是伴着天才的思维而来。
 
  50年代的日本正在积极恢复经济,急需引进外资,以求发展。洛维格的目光投向了那里。日本战前的海军重港,从前专门生产主力舰、航空母舰的地方——吴港,因为战争的缘故,被美军夷为平地。工人纷纷被遣散,造船厂也已关闭。当时日本人一心想恢复它,但又不敢惊动美国政府,怕美国把吴港作为美军的军事造船基地。精明的洛维格猜透了日本政府的顾虑,便以私人身份来到这里,随身带着大量的现钞和投资协议。很快他就赢得了吴港地方官员的信任,与之签订了造船协议。对方答应向他提供廉价的劳工和平价钢铁,以此作为回报。
 
  洛维格租下了码头,不仅租金低廉,而且还享受着日本政府的免税政策。吴港的发展给洛维格的产业注入了新的活力。他所造的船吨位越来越大,船队也越来越庞大。在世界各大海域,都有了洛维格的船只。
 
  接着,洛维格又把目光投向了利比亚和巴拿马。在那里,他如法炮制,同样赢得了赋税减免的优厚待遇。
 
  航运业的发,又把他带向世界更多的地方和更多的投资领域。在澳大利亚、墨西哥等地,他开始涉足钢铁、煤矿等,建立了自己的公司。在巴拿马等地,他设立了炼油厂。他还在各地办投资担保公司,建旅馆、饭店,进行房地产投资。他的家业越拉越大,他跨行业的经营项目令人眼花缭乱。
 
  他终于攀上了事业的巅峰。
 
  深居简出的晚年
 
  成功的人并不一定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他们有庞大的家业需要打理,需要应付名誉官司、财产纠纷、同业竞争、政府政策等各方面的问题。因而很多富商总是有许多花边趣闻,成为人们乐于议论的话题。
 
  洛维格孤僻的性格表现在事业上,就是他从不与别人合伙经营公司,也很少出卖自己的股票。他喜欢独享经营权,力求全部资产为个人独有。
 
  成功后的洛维格非常低调。他生性少言寡语,从不轻易谈论自己的事。无论是接受记者采访,还是在公开场合露面都是如此。没有人能与他深谈,没有人能一窥他幽深的内心世界,不管是他的下属还是他的邻居。
 
  平时,洛维格像个隐士一样住在曼哈顿一栋公寓的顶楼,办公地方就在几条街外。他总是走路去上班。他的背有点驼。那是创业之初,一次运输途中,轮船上的油箱爆炸,舱里有两位船员被浓烟熏倒。其他人只顾自己逃命,而身为老板的洛维格却奋力冲进船舱,冒着生命危险把两个人拖了出来。在救人过程中,他的背部遭到重创,导致一直弓曲,时常疼痛。但他却从不向别人提起这事。当他佝偻着腰,在街上一步一步缓慢而吃力地往公司走时,很容易被认为是一个清晨起来散步、呼吸新鲜空气的退休老头。而在他的公司里,只有少数几个高管认识他。公司的总机目录上,也找不到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在晚年,洛维格住进了他早年那个种满爬山虎的院子,并在那里写下了自传——《触摸蓝天的爬山虎》。他在书中这样写道:“如果做不成大树,那就做一株爬山虎,借助大树和悬崖的力量,你同样可以触摸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