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女儿忆刘少奇:永远不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时间:2009-04-18 08:47:25编辑:中国红故事

  

  刘少奇被毛泽东的最后召见

  作为一个由全国人大选举出的共和国主席,却连自己的申辩权也被剥夺。《我的父亲刘少奇》(修订版)由刘少奇女儿刘爱琴撰写(人民出版社出版),从后代亲属的独特视角,生动真实地记录了刘少奇工作和生活情况。没有人能比站在伟人身边的他们更近距离、更新角度地看到政治海洋的潮起潮落。

  1966年底、1967年初,“打倒刘少奇”的活动已蔓延全国,批判、斗争我父亲的趋势愈演愈烈,舆论已经形成,中央文革小组的阴谋策划也步步加紧。

  1月13日,毛主席派秘书徐业夫接我父亲到人民大会堂谈话。

  一见面,毛泽东就问我父亲:“平平的腿好了吗?”这显然是指1月6日设圈套抓光美妈妈开头的那个情节。从此也可以得知,毛泽东对这件事或真或假也是知道的。

  我父亲如实回答道:“根本没有这回事,是个骗局。”

  然后就转入了正题。我父亲表示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错误,已不适宜再担任领导职务。提出:

  “一、这次路线错误的责任在我,广大干部是好的,特别是许多老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主要责任由我来承担,尽快把广大干部解放出来,使党少受损失;“二、辞去国家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毛泽东著作编委会主任职务,和妻子儿女去延安或老家种地,以便尽早结束‘文化大革命’,使国家少受损失。”

  毛泽东对我父亲提出的两点意见,沉思一会儿后,并没有表态,而是建议我父亲读几本书,他还特别介绍了德国动物学家海格尔写的《机械唯物主义》和狄德罗写的《机械人》两本书。分手时,毛泽东要我父亲“回去后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就在毛泽东同我父亲谈话后的几天,家里就被强行拆下电话,断绝了我父亲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事态发展很快急剧恶化,到3月毛泽东的态度也明朗化了。3月21日毛泽东、林彪等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把运动中揭发刘少奇历史问题的材料交“王光美专案组”,并指定由康生负责这个“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给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残害我父亲,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父亲从弟弟妹妹买回的小报中看到张春桥等人说我父亲曾经吹捧电影《清宫秘史》,还自称“红色买办”。我父亲感到这是一个不寻常的信号,背后藏有杀机。3月28日当天就给毛主席写信,驳斥张春桥等人在电影《清宫秘史》评价问题上的造谣诬蔑,以澄清事实真相:“我看过《清宫秘史》这个影片,记得是在毛主席处开会回来,在春耦斋看的,看时已是下半夜,看完天已大亮,后半部看得不大清楚。一起同看的,有总理周恩来同志,似乎还有胡乔木等人。看完就散了,我们都没有讲什么。”“我根本没有《清宫秘史》是爱国主义的这种想法和看法,不可能……讲这个话。”我父亲要求中央进行调查。

  可是,这封信不仅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相反,4月1日,各大报纸一齐抛出戚本禹的文章《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反动影片〈清宫秘史〉》。文章继续散布我父亲赞扬《清宫秘史》的谎言,同时用所谓“八个为什么”来肆意诬陷、攻击我父亲:“你根本不是什么‘老革命’!你是假革命、反革命,你就是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

  我父亲读到这篇文章,极为愤慨。他把报纸狠狠一摔说:“这篇文章有许多假话。我什么时候说过那个电影是爱国主义的?什么时候说过‘当红色买办’?不符合事实,是栽赃!党内斗争从来没有这么不严肃过。”我父亲越说越生气,“我在去年8月的会议上就讲过五不怕,如果这些人无所畏惧,光明正大,可以辩论嘛!在中央委员会辩论,在人民群众中辩论嘛!”

  然而谁又听他和理会他的要求呢?相反地,所谓“革命大批判”的高潮先后很快在全国各地掀起来,造成一种强大的政治压力,所有的人都不能为他说一句公正话,谁要敢于表示不同意见,其后果就是“反革命”。

  4月14日,我父亲针对戚本禹文章中提出的“八个为什么”交出一份答辩材料,有力地批驳了戚本禹所谓“八个为什么”。工作人员将其抄成大字报在中南海贴出,但几小时后就被撕成碎片。他的申辩权也被剥夺了。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