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刘少奇儿子访谈:回忆父母文革时被人拳打脚踢

时间:2009-07-06 09:31:38编辑:中国红故事

 

  核心提示:我那时15岁,我还记得那是1967年8月,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百万人的大会,在中南海同时分别批斗刘、邓、陶。当时有几百人批斗刘少奇和王光美。那个场面非常狂暴,拳打脚踢什么都有。批斗会快到高潮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小孩的哭声。所有的人都很惊奇。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的小妹妹,当时只有6岁。她在门口看见父母正在被人拳打脚踢,吓坏了,大哭起来。

  从共担风雨到生死诀别

  “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制造伪证,罗织罪名,残酷迫害刘少奇同志。1966年刘少奇的命运开始急转直下,在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刘少奇从国家第二号人物降至第八位。1968年10月,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批准了《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酿成了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冤案。1969年10月17日,重病中的刘少奇同志被秘密送到开封“监护”,在开封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27天。1969年11月12日,刘少奇在河南开封含冤而逝。

  记者:您是一位伟大的女性,您把丈夫两个前妻的子女,与自己的孩子,维系成一个和睦的家庭,非常不容易,孩子们都说您是个了不起的母亲。另外,您对少奇同志始终忠贞不贰,尤其是“文革”中,少奇同志蒙受不白之冤,遭受了非同寻常的凌辱和打击,您还是坚定地与他站在一起,共同承受这一切,从来没有背叛过自己的丈夫,从来没有背叛过自己的感情。在许多人高喊“打倒刘少奇”时,您仍然坚贞不渝地爱着他。人们都说您是个伟大的妻子。与刘少奇共同生活了20年,体验过无尚的荣耀,也为此坐了12年牢房,如果不触动您内心的痛楚的话,我们很想听听您那段岁月的经历。

  王光美:“文革”开始后,我记得有一次他对我说:“我过去常对你们讲,对一个人来说,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人民的信任。今天,我还得加一句话,就是对一个人来说,人民误解你,那是最大的痛苦啊。”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颤抖了。1966年8月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后,少奇受到批评,不再参与中央领导工作;10月全国开展了批判“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运动。但在这时以及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少奇的问题还是被作为党内问题和人民内部矛盾对待,还没有完全打倒他。

  实际上从1967年元旦开始,中南海造反派不断对我们进行围攻和揪斗,种种恶毒的攻击袭向少奇,他总是很少说话,我觉得少奇真的是特冤,从我接触来看,他凡事都以党中央为重,“毛主席并党中央”,报告抬头都是这么写的,内容都是他自己整理的。我觉得他特尊重而且全是为主席着想,怎么后来就全都不对了呢?

  记得那时候是分头被揪出去开批斗会。有一次,通知我等着来人揪斗,少奇生平唯一的一次为我打点行装,拿出我的衣服放好,叠得整整齐齐。在最后的几分钟,我们面对面地坐着。这时,平时不爱说笑的少奇却说:“倒像等着上花轿的样子。”弄得我跟着他笑起来。

  和少奇见最后一面是1967年8月的一天。因为那时我们俩被分开关在前后院,见不着面,也不知道对方怎么样了。开始我并不知道我和少奇是在中南海的同一个院子里被批斗的,还安排了录音、照相、拍电影,说要在全国放映。经过院子里的果树时,满树的果实使我想起少奇曾经说过果子摘下来就送给幼儿园的话,那一瞬间留给我的印象深极了。

  批斗中暂停了一段时间,说是要“加火候”,我和少奇才在书房相见,让我们喝水,没有说话。批斗又开始时,然后就有人推搡少奇,场面就开始混乱。我们俩之间隔着四五米的样子,后来乱了就越来越近,我看到还有人开始打他,我就横出去了,只有我横出去,我不能把少奇横出去。我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拉住他的手,紧紧地握住,什么也不能说……没想到那竟是诀别!

  记者:“文革”中,刘主席作为丈夫,看着妻子受凌辱;作为父亲,看着儿女受迫害;作为领袖,看着党处在浩劫中;作为国家主席,看着人民沦落于你斗我、我斗你。对这些,他都无能为力,他的内心一定痛苦至极。而您后来为了少奇坐了12年的监狱,我们都不知道您是怎么挺过来的。在监狱中您都想些什么呢?其实在1969年11月少奇同志就已经含冤去世,后来您知道少奇已经离开人世了吗?

  王光美:在监狱里我根本不知道哪天是哪天,今天是几月几号,只知道上午、下午,阴天、晴天。只有一个窗户,天气热的时候,上面两个窗户开着,底下两个窗户不开。那个监狱的床,都很矮,我们常年都坐在那儿,不许动,也不许抬头看窗户。那个时候我比较牵挂孩子们,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后来看管的人对我说,毛主席有批示。那是后来孩子们写信给毛主席,要求见爸爸妈妈。主席写着:爸爸已死,可以见妈妈。看管的那个人就把主席批示给我看了。后来小孩都从外地赶来了,那时我才知道少奇已经不在人世了。当时我倒觉得他去世是好事,用不着活受罪呀,这点有时候别人不能理解。我当时气得骂管我的人,我讽刺那个整我的人,我说少奇去世可能是便宜了他。因为我想,如果他活着,他们说不定整他整得更厉害,那他多活一天多受罪,走了倒好。我心里是这种想法,有些事不是一句话能说得清。

  与父亲最后的日子

  “……作为一个15岁的孩子,看着自己的父母在这种场合生死诀别,是什么心情。现在30多年过去了,对我来说这一幕一直刻骨铭心。

  ……当时我特别紧张,因为不允许说话,一说话就……我说:‘他们不让我和你说话。’然后他站在原地大概有一分钟……他还想问,但是我特别紧张,脸特别红,他转身就走了……”

  ——刘源

  记者:刘主席一案是建国以来最大的冤案。“文革”开始后,由于刘主席蒙受不白之冤,不断遭受冲击,你们的家庭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父母被关押了,过去爱你们的人现在对你们侧目,周围环境从巅峰跌入低谷急转直下,这对于当时还是一个少年的您来说,心灵的打击绝非一般人可以想象出来的。

  刘源:我那时15岁,我还记得那是1967年8月,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百万人的大会,在中南海同时分别批斗刘、邓、陶。当时有几百人批斗刘少奇和王光美。那个场面非常狂暴,拳打脚踢什么都有。批斗会快到高潮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小孩的哭声。所有的人都很惊奇。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的小妹妹,当时只有6岁。她在门口看见父母正在被人拳打脚踢,吓坏了,大哭起来。我就往那儿跑,旁边的人一把把我抓住,问我干什么。我说:“你没看见小小在哭吗?”我跑到小小那儿,把小小搁在哨兵那儿安抚下来。

  那时候会场已经是一片混乱。我父母亲本来相距四五米,混乱中越打越近,在相距一米的时候,我母亲忽然一挣,就向我父亲扑过去,抓住我父亲的手,我父亲也抓着我母亲的手。这次是他们的最后一面,是生离死别了,他们在握手诀别……当时就有人打他们。看见父母亲这样分开,我心里十分悲愤。

  我不知道人们是否能想象和理解,作为一个15岁的孩子,看着自己的父母在这种场合生死诀别,是什么心情。现在30多年过去了,对我来说这一幕一直刻骨铭心。

  从那以后我父母就分开了,再也没见过面。

  记者:据说后来刘少奇主席被隔离后,家人中只有您自己还可以接近他。那段日子是怎么度过的?您最后一次见父亲是什么情形?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