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婚礼,没有如期举行——一个潜伏的真实故事

时间:2013-11-25 19:59:17编辑:中国红故事

  难忘我参加过的一场家庭宴席,那是庆贺两位老人结婚60周年的纪念日。
 
  我与他们相识有40多年了。这是两位乐观、活泼,笑容如孩子一般纯真的老人,好像没有经历过任何苦难和磨炼,他们正在重温当年步入婚庆殿堂时的温馨和甜蜜。
 
  然而,这天,不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们没有结婚纪念日,他们没有举行过结婚庆典。
 
  结婚的日子原本定在1947年12月25日圣诞节。离这个美好的日子还有两天,12月23日下午,国民党青岛警备司令部参谋处情报科上尉参谋——田敏(侯天民),被从设在青岛郊区城阳镇的前线指挥部召回,软禁在谍报队;当天深夜12点,国民党军统特务将田敏的未婚妻徐棠从家里带走,关进了金口三路5号军统的秘密监狱。
 
  他们是我党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工作者。
 
  那一年,田敏24岁;徐棠23岁。
 
  美丽的邂逅
 
  一切应该是从1946年初秋那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开始的:徐棠从观海二路53号的家里出来,与住在观海一路2号乙的田敏在街角相遇。这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尽管彼此有所了解,但这是第一次,只有他们两人在一起,面对面地倾谈……
 
  那是一个血与火的时代,时局动荡不安,生活风雨飘摇。在这样一个宁静的秋日,两个彼此相悦的年轻人都能说些什么呢?
 
  徐棠的心也许还沉浸在半年多前那个流血的夜晚。
 
  1945年12月16日晚,徐棠、费筱芝、郑荃等6名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从各自的家中出来,走上街头,张贴反甄审的标语。
 
  虽然抗战已经胜利了,沦陷区成了恢复区,恢复区的毕业生和在校生却被国民党政府视为伪学生,一纸强制性的《恢复区各县、市小学教员登记甄审训体办法》,他们就要被甄审和被训练。不然,不得任教,不能报考大学。面对带有侮辱性的甄审,青岛和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的师生一样,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甄审运动。
 
  这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可年轻人的心依然滚烫火热。他们行动时已近半夜12点钟了,六个人分为两组,绕着市政府周边,分头粘贴标语。徐棠这一组完成任务后顺着原路回去了;费筱芝、郑荃、丁日昕三人沿湖南路贴标语。当走到江苏路路口时,只见两个警察迎面走来,厉声喝问:干什么的?就在他们不知如何应对时,费筱芝突然闪身拐过路口,向江苏路跑去,一个警察紧追了上去……郑荃在多年以后的回忆录中写道:“霎时间听到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只听费筱芝大叫一声,声音异常恐怖凄惨。”
 
  费筱芝被杀震惊了全国! 青年们组织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为费筱芝守灵;召开追悼大会;旁听对凶手的审判……当激烈的活动结束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可是徐棠的心已经回不到过去,费筱芝那张年轻而沉静的脸总是在她的眼前晃动。1946年的徐棠,还不知道在她将要选择的人生道路上充满了艰险、坎坷和诸多磨难。她年轻美丽,周围不乏热烈的追求者,但没有一人能真正打动她的心,直到田敏出现在她的面前。
 
 
  站在徐棠面前的田敏虽然只比她大一岁,却已有着丰富而传奇的经历了。徐棠早已在同学和朋友那听到很多关于他的故事,据说他已经到了解放区。
 
  尽管两个人是第一次说话,徐棠却觉着自己好像与田敏相识多年了,她第一句话就问:你怎么回来了?
 
  1943年初春的一个晚上,正读高二的田敏瞒着父母,离家出走了!他再也无法忍受亡国耻辱,决定到重庆去,参加抗日!12月,田敏如愿以偿地进入军校,成为一名空军学员。1944年11月,经过考试,包括田敏在内的90名学员,作为抗战时期到美国受训的中国第13批飞行员来到了洛杉矶。
 
  半年后,即将毕业时,命运戏剧性地在田敏的人生道路上立下了一块转向牌。一天,在餐厅就餐时,性格刚烈的田敏打了一个无端凌辱他的轰炸员。违反军纪被关禁闭,上面派人调查处理时,发现了田敏在日记里发泄了大量对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的不满言论。原本一件小事酿成了政治事件。
 
  1945年6月的一天,田敏被押上一艘运兵舰,回国接受军事法庭的处罚!船还航行在太平洋上,传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白白上了两年的军校,未能为国征战沙场。
 
  田敏回到重庆,在军法处看守所短期关押被释放,他彷徨不知向何方去。此时,两本小册子,打开了田敏人生中另一扇门: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朱德的《论解放区战场》。尤其是《论联合政府》,“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国家”,文章里所描绘的美好愿景,说出了田敏的心愿和追求。他认定,能够给中国人民带来美好前景的只有共产党。
 
  1946年7月,漂泊了3年的田敏辗转回到青岛。母亲告诉他,弟弟侯健民已是“八路”,正在解放区。在侯健民的带领下,田敏见到了中共青岛市委书记宋子成。
 
  一见面,田敏就提出要入党,接着又提出要去“八路”设在佳木斯的空军学校当教官;再不然就留在解放区参加革命。宋子成说,你们年轻人,思想一进步就要到解放区,国民党正准备打内战,有很多地方需要你们。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和培训,宋子成派遣田敏和侯健民返回青岛,建立了侯健民地下情报站。情报站就设在他们父母的家里——观海一路2号乙。
 
  1946年9月,田敏成功地打入了青岛警备司令部,在参谋处情报科任上尉参谋。
 
  在那个宁静的秋日上午,田敏和徐棠在各自走过了一段人生之路后相遇了。听到徐棠的问话,田敏毫不顾忌地用宋子成的话回答她:革命不一定在解放区,在城市也一样革命。徐棠似懂非懂地听着这些话。在那一刻,两个人的心里都涌动着相同的感觉:面前这个人,将是自己一生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伴侣。
 
  情话与情报
 
 
  两个人开始约会了。看苏联电影,偎依在海边倾听涛声,沿着曲折回环的街道散步……在共同的思想话语中,田敏与徐棠彼此找到了感情倾泻的出口。田敏把从解放区带回的宣传小册子陆续地送给她看,一个新的充满活力的世界在徐棠面前展现开来……
 
  时代,不容置疑地把两个年轻人的恋爱涂抹上了红色;爱情,就是这样与革命一同起步前行。地下情报站又多了一名女性成员。倩影闪动的栈桥,约会地点也是接头地点;爱意绵绵的私语,情话与情报交织在一起。
 
  此时,田敏已经得到了参谋长何继厚的充分信任,成为他的“心腹”。参谋长安排他长期在参谋长办公室值班,田敏猎取情报有如囊中探物。
 
  田敏住在司令部里,他每一次获取到情报都用图钉钉在自己宿舍的床板底下,然后打电话让徐棠来取。司令部的官兵们都熟悉了上尉参谋这位美丽的恋人;情报,一次又一次在哨兵的微笑致意下被徐棠带出。
 
  1947年夏初的一天,田敏在何继厚办公桌的“机密”卷宗里,发现了一份“辎重汽车11团”的番号,还有新调青岛地区参加战斗序列的第9师、64师、25师三个整编师的“官佐花名册”和“武器装备实力表”。
 
  8月初的一天,司令丁治磐要田敏把胶东半岛五十万分之一的各县地图粘成一张大的军用地图,铺在四楼会议室的会议桌上。会议室被布置成了作战指挥部。
 
  种种迹象表明,国民党正在加紧军事部署,将有重大军事行动!田敏及时地将这些情报让徐棠带出。
 
  果然不几天,陆军副总司令中将范汉杰带着国防部的军事人员来了。8月18日,蒋介石又飞抵青岛,与范汉杰制定了胶东“九月攻势”作战计划。他们集结了六个整编师的兵力,加上海军和空军,共计20多万兵力,准备用一个月的时间,消灭我内线作战主力,切断我山东与东北的海上联系。此时胶东根据地兵力仅有2万多人,情势急迫!
 
  8月下旬的一天,上午9时,范汉杰和几个军事幕僚在作战指挥部的小房间开完会后,交给在大厅随时听候调遣的田敏一份盖有“密”字的卷宗,让他送到国防部指挥官那里。田敏在走廊里边走边打开卷宗,题目赫然在目:胶东作战计划!他快速钻进旁边的厕所,坐在马桶上迅速抄写起来:某部与某部务必在何时何地会合……时间、地点、兵力、部队番号……突然,走廊上响起了吴参谋急促的喊叫声:侯参谋!侯参谋!
 
  田敏抄完最后一个字,将情报塞进口袋,大声应道:在这里,我在这里!
 
  吴参谋推开厕所门说:他们刚才打电话给励志社,密件没有收到,派我来找你。
 
  田敏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拿着卷宗,从隔断里出来,哼唧着说:吴参谋,我拉肚子,肚子疼得厉害,劳驾你给我送去吧!
 
  望着吴参谋跑去的背影,田敏长吁一口气:作战计划经过另外人的手,一旦被发现泄密,查起来,我就不是唯一的怀疑对象了。
 
  范汉杰亲拟的胶东作战计划到达胶东军区比下达到国民党各整编师师长的时间还早3天。
 
  胶东战役结束后,许世友曾对胶东区党委的领导说,很想见一见这位提供了大量宝贵情报的地工人员。他们对许世友说,他无法来见你,他还潜伏在敌人内部。
 
  如今,我们只能从山东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胶东保卫战》一书中收录的华东局、胶东军区与中央军委之间来往的电文中,辨析田敏当年谍报效应的真实痕迹。有电文这样写道:
 
  “密悉蒋18日到青岛布置,于9月1日进攻胶东……”
 
  “谍悉蒋在青岛召集山东高级军官及胶东各师长开会。我在敌新的动态未判明前,主力以备战姿态进行短期休整……”
 
  “谍悉:范令王凌云即解除指挥64师及54师……之任务,并令198旅及荣1旅分别归建。同时胶县之敌确已东窜”……
 
  国民党的军事动态尽在掌握之中,一条敌军正在开会的情报,就能让我军放心地休整。可以说,战役一开始成败就已经有了结论。
 
  鉴于田敏在胶东战役中的卓越贡献,组织批准他于1947年11月1日转党,入党日期为1946年10月。
 
 
  口令——徐棠
 
  1947年冬,田敏和徐棠正在怀着甜蜜的心情置办结婚物品,他们已经买好了一对大皮箱和一套瓷器。结婚是宋子成的指示,待他们成立家庭后,市委领导机关就设在他们家。婚礼的时间订好了:12月25日圣诞节。
 
  然而,筹备婚礼几乎是与作好被捕准备同时开始的。
 
  有一天晚上,田敏和徐棠在海边散步时发现,一条黑影在跟着他们!这条黑影一直跟到他们回家。
 
  “有尾巴在我们后面!”田敏悄悄对徐棠说。连着几天,田敏每次用眼角余光总能捕捉到这条尾巴,可他并不恐慌。虽然姐姐的小叔子李欣已经被警察带走了,他只不过是一名进步青年,既不清楚情报站的内幕,也不知道田敏的真实身份。只是不久前,青岛警察局局长王志超请田敏去,问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明显表露出对他的怀疑。田敏勃然大怒,拂袖而去。情报组分析,这是在诈田敏,其实并未掌握他的真实情况,不能因此而轻易放弃这一重要职位。
 
  然而,田敏和他的同志们却忽略了事情发展的另一种可能:在严刑拷打之下,年轻无知的李欣坚持不住,最后会乱说一气,田敏亦被牵连。
 
  12月23日司令部党政处处长陈炫将田敏从城阳前线指挥部召回,与他进行劝导式的谈话,直到凌晨两点,也未有结果,便将田敏软禁在陵县路5号谍报队。
 
  负责审讯的是从济南来的军统特务栾兆凤,他40多岁,一脸阴沉,目光咄咄逼人。一开口,田敏就感到对方的老辣。栾兆凤要田敏详细叙述在空军被开除的原因及前后经过,田敏借机大讲他去大后方抗战的详细经历,以及现在身居要职的空军航校同学。审问一直持续到下半夜。栾兆凤毫无所得,之后两天都没有露面。
 
  田敏被软禁在谍报队二楼办公室一个套间里,进出上下楼,打饭如厕,都被监控在一名谍报队员的视线里。12月28日下午5点多钟,谍报队员陆续回来,吃完饭,聚在田敏住的屋里向文书汇报情况,一时间嚷嚷乱乱。田敏突然发现,那个专门盯着他的谍报队员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田敏一步三级跑下楼梯,竟然没有人跟出来监视他!他冲出院子,迅速拐过街角,跳上了一辆黄包车。
 
  田敏虽然侥幸逃脱,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徐棠却已身陷囹圄。就在他被捕当晚12点,已经入睡的全家人突然被敲门声惊醒,四五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军统特务闯了进来。徐棠被送进了金口一路5号的军统秘密监狱。
 
  栾兆凤一直在审讯徐棠。审讯的全部问题都是围绕着田敏进行。徐棠用单纯而无辜的眼神看着一脸杀气的栾兆凤,一一作答,语气平静而诚恳。她说,我和田敏是恋人,我爱的是你们的上尉参谋。她说,我只知道他是你们司令部的参谋。她说,他经常带我去的地方有司令部的于参谋家李参谋家。她说,田敏的朋友大多数是空军学校的同学。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知道。
 
  她牢记着田敏对他说的话。被捕前不久的一个晚上,他们在公园散步,盯梢的影子又在背后出现了。田敏神色凝重地叮咛她:一旦被捕,要记住,一点也不能说。你说出一点,敌人就想知道更多。
 
  她嘴里应对着特务的问话,心里充满了对恋人的思念:田敏,你现在在哪里?
 
  田敏乘坐着市郊客运车已到达了终点站——沧口。大概是晚上8点多钟了,一路上虽然有惊无险,但前面就是最凶险的一关——板桥坊卡子门。田敏心里陡然紧张起来:已经逃出来两个多小时了,他们肯定已发现我跑了。这个时间卡子门也应该接到堵截我的命令了。田敏知道,板桥坊的卡子门左右有两个分属不同系统的岗哨,左边驻扎着宪兵11团的一个班;右边驻扎着警察局的一个派出所。
 
  先进哪个岗哨有利呢?
 
  田敏决定进派出所。宪兵团不属于司令部管辖,而且通缉令会先下达给他们。
 
  他推开派出所岗哨小木屋的门,一名警官看到身穿上尉军服的田敏,立即恭敬地站起来。田敏首先发问:司令部来电话了没有?一旦来了电话,他准备好了如何应对。
 
  警官说:没有来电话。
 
  这时,一名警察端了一杯茶递给他。田敏突然觉得他无法端住这杯热茶,便把茶杯放到桌子上,说:我要到北日岗去执行任务。
 
  警官热情地领他出来,指了北日岗的方向,田敏径自出了卡子门!
 
  风打着呼哨,掠过空旷寂寥的田野,田敏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他全身早被汗水湿透了。已是下半夜,大沽河应该快要到了,过了大沽河,就是解放区。就在他走近村口的一片坟茔时,突然有人在暗处厉声喝道:口令!
 
  寂静荒野上突然响起的这一声喝问,让疾走的田敏猛然一惊。这是国民党驻守在郊区的杂牌军——县大队的岗哨。因与解放区接壤,各个村子都设有暗哨。口令一天一换,被关押后,田敏就不知道每天的口令了。田敏清晰地听见,拉枪栓的声音与口令的喝问声同时响起,生死就在瞬息之间!仿佛是早就准备好了,演练过无数次了,有两个字未经思索,脱口而出。田敏毫不迟疑地喊出了他一生中最坚定最高昂的声音:徐棠!
 
  田敏逃出去了,他逃过了敌人的最后一个岗哨!
 
  或许是因为风声搅扰了哨兵的听觉;也或许是某些我们无法猜度的原因。徐棠,这个名字一喊出,哨兵竟然不再作声了。徐棠,这个田敏心爱的名字,成了保护他通行无阻奔向解放区的口令!
 
  沉浮与共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
 
  田敏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了这座城市;徐棠也自豪地公开了自己的身份。田敏逃脱之后,青岛警察局觉得继续审讯徐棠已没有多大意义,关押了一个月后,便放她回家。
 
  那是喜庆的日子,经历了生死考验和长久离别,他们终于相聚一起永不再分开;那是意气风发的辉煌岁月,田敏徐棠和战友们一起进入了刚组建的青岛市公安局。田敏在一处一科任副科长, 从事英美潜藏间谍的侦破工作。在副局长葛申的领导下,田敏和同事们一起破获了“美国海军第44海外观察队”重大间谍案,得到了公安部部长罗瑞卿的通令嘉奖。徐棠在国特科,与国民党派遣回大陆的间谍进行隐秘较量。
 
  3年前被耽搁的婚礼再也没有补上。葛申把公安局的一间办公室腾出来,田敏和徐棠搬进去,便开始了两人的生活。没有仪式,没有结婚戒指,没有喜糖,没有蜜月,他们把被捕的那一天作为结婚纪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