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刘少奇与王光美

时间:2012-03-17 11:11:20编辑:中国红故事

 

刘少奇与王光美

王氏家族的大女儿

王光美于1921年出生在北京,那正是她父亲王治昌在官场“登峰造极”的时代。王治昌赴美国出席华盛顿九国会议,这时接到家中电报,知道自己终于有一个女儿了,顿觉乐不可支,触景生情,为之取名“光美”。

王治昌是直隶(今河北省)天津县人。早年他考入天津北洋大学专修法律,毕业后东渡日本,在早稻田大学改学商科。回国后在清末的科举应试中,他还考取过商科举人。在段祺瑞出任国务总理时,王治昌在农商部从参事直至代理农商总长,成为这一时期管理中国经济的大人物。王治昌在北洋政府尽管得到器重,被授予“特命全权公使”头衔,但他对孙中山、廖仲恺等人的敬佩之情始终没有改变。1925年8月20日,他昔日的留日同学、拜把兄弟、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在广州遇刺身亡后,被誉为“绝无党派门户之见”的王治昌决心退出政治舞台。从此,他便闲居北京,和妻子儿女过着平民生活。解放以后,年逾古稀的王治昌由周恩来总理任命,担任了中央文史馆馆员。

王光美母亲董洁如的娘家在天津,是从事实业的。王治昌夫妇共有十一个儿女,按年龄顺序,王光美排行第七,上有六个哥哥,下有四个妹妹,她是王氏家族的大女儿。这些兄妹中,有半数以上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投身了革命。王光美的四哥王光杰是兄妹中第一个加入共产党的,他在清华大学求学期间就参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他是无线电专家,卢沟桥枪声打响的第二年,他受党组织派遣到天津,设立秘密电台和延安保持联系。王光杰到解放区后,改名王士光。新中国成立后,王士光曾任国家电子工业部副部长。王光美的五哥王光复也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抗日战争时期,他作为空军飞行员,参加了著名的武汉空战。中国在反法西斯空战中歼灭日军战机599架,其中有9架就是他击毁的。王光美和六哥王光英相差两岁,兄妹之情甚笃。王光英没有参加任何党派,但作为王家惟一的资本家,他生活的脚步却和中国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王家自王光美出生后,生的竟都是女儿了。二妹王光中(行八)后来成为优秀的幼婴教育工作者;三妹王光正(行九)成了著名妇科专家;四妹王光和(行十)是颌面外科专家;五妹王光平(行十一)也是位医务工作者,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王光美家除大哥早逝外,兄弟姊妹中有七人是共产党员,但也有国民党员和无党派人士。解放前,由于兄妹政治观点不同,有时难免在饭桌上争论得面红耳赤。王治昌老先生不得不给家里定下一条规矩:“饭桌之上,只叙天伦之乐,不谈政治。”言谈风趣的王光英曾说:“我们兄弟姐妹是干戈十年,鸿飞西东。不过飞西的少,五哥王光复是王家仅有的一只离群的孤鸿。”


相识相知成伉俪

早在日本投降以前,王光美就和北平地下党组织有联系,还结识了学校工委领导人崔月犁。日本投降后,在辅仁大学任助教,并获得硕士学位的王光美打算到美国留学,并得到了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批准。但1946年春节期间,一位客人的到来,改变了这个25岁的姑娘的生活道路。来人是位共产党员,他告诉王光美:“我们党和国民党政府、美国三方为实施停战协定,成立了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军令部第二厅厅长郑介民、我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和美国驻华代办罗伯逊,都到了北平。我方代表团急需选调一名政治上可靠、精通英语的翻译,经组织研究,希望你能完成这项重要使命。”王光美顾虑的是,自己是学高能物理的,接触的多是自然科学的专业术语,如果去军调部当翻译,有关军事、政治的用语并不十分熟悉,能够胜任吗?经过慎重考虑,她决定前去报到。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她先与当时担任新华社北平分社社长兼《解放》报社社长和总编辑的钱俊瑞接头,之后拿着钱俊瑞的信到翠明庄找军调部中共代表团秘书长李克农,并开始工作。

不料,6月26日,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协议,国民党军队向各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北平军调部实际上已形同虚设。叶剑英根据中央的指示,让军调部中共代表团的军事干部陆续离开了北平。10月,叶剑英派人征求王光美对未来工作的意见,王光美毅然作出抉择:到延安去!11月1日,王光美匆匆告别父母,到北平西苑机场乘上了一架小型军用飞机。这是专为延安航线使用的小型专机,机组人员由美国人担任。这时机舱里已经坐了两人,一位是美军军官,另一位年轻人,到延安以后她才知道叫宋平,在南京谈判中,他担任中共代表团首席代表周恩来的秘书。

王光美到延安后,被分配在朱德、杨尚昆领导下的中央军委外事组工作。军委办公机构在延安城北的王家坪。毛泽东从重庆回延安后,就住在这里。使王光美特别兴奋的是,她受到了朱德和康克清夫妇的亲切关怀。闲暇时,康克清大姐还会邀她一起参加中央机关星期六举办的舞会,这使她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和任弼时等都有过接触。和她前后到延安的美国著名女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在写到延安的娱乐活动时称:“刘少奇跳起舞来,有一种科学的准确性,一板一眼地,犹如2+2=4。但有时也会来几个兴奋而奔放的舞步,就像他写的文章那样精练。”后来,已成为刘少奇夫人的王光美看到这段风趣的文字时,会心地笑了。这或许也是她当初对刘少奇的印象吧。


王光美第一次到枣园刘少奇的窑洞,是在春节之前。那天,毛泽东的警卫人员通知她去刘少奇那里一趟。从王家坪到枣园相隔十几里地,警卫员给王光美备了匹老马,老马沿着延河把王光美送到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地。刘少奇问王光美到延安后的工作、生活情况,王光美告诉刘少奇:“我到延安以来,就像小学生一样,一切都在重新学习。最近,中央军委直属机关动员大家到边区参加土地改革,我已报名到农村去。”刘少奇为了款待这位从北平来的研究生,特意从抽屉里拿出几只显然是放了很久的干瘪梨子。这在寒冬的延安,算是很好的水果了。吃午饭时,王光美与刘少奇共同进餐。她看到刘少奇吃的是带有青菜叶子的稀面条和几片烤焦的馒头片。

1947年3月12日,由于胡宗南部轰炸延安,党中央召开会议,决定中央书记处五人领导集体暂时分成两套班子,即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领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留在陕北主持工作;刘少奇、朱德等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晋西北或其他适当地点,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月底,刘少奇、朱德一行东渡黄河,到达晋绥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兴县蔡家崖。这也是一种缘分,刘少奇竟与先期到达这里的王光美邂逅相遇,一起吃饭,加深了对她的印象。在人民解放军的大反攻中,迎来了1948年。4月中旬,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五位书记在西柏坡会齐,中央直属机关、中央军委直属机关、人民解放军总部陆续迁到这个不到百户人家的山村。

这里成为全国人民瞩目的焦点和光荣的圣地,也印证了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始。

光美在这里和少奇再次重逢。随着和少奇接触的增多,光美更加了解少奇兢兢业业,埋头实干的工作精神,以及庄重、严谨的作风。光美决定星期天去少奇那里看看。

她来到刘少奇的办公兼居住的地方时,少奇正在伏案写作。由于刘少奇说过请光美有时间来他这里坐坐的话,所以他抬起头,站起来说:“你真来了!”

两人的谈话又从介绍各自的工作开始。少奇仔细询问了光美的工作情况。后来,刘少奇也说起了自己的生活情况,并表示出愿意和王光美“好”的意思。他详细介绍了自己:年龄较大,工作很忙,又有孩子……光美回答说,年龄上我倒没考虑,只是我们政治水平上差得太远,我和你在一起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光美问道,我还不知道你过去的个人情况呢。刘少奇从容地回答说,你要了解我过去的历史,可以去问李克农同志,要了解我的生活,可以去问住在旁边院子里的邓颖超大姐。


1948年8月21日,刘少奇和王光美举行了俭朴又热闹的婚礼。新房就设在西柏坡刘少奇居住和办公的两间土墙瓦顶房里。卧室里除了一张大木床和两把木椅子外,就是从延安转战带出来的那个写着“奇字第3号”的小书箱。

这天,大家从上午等到中午,从中午等到下午,少奇仍然在伏案工作。直到傍晚,他才把身边工作人员找来说:“我今天要成家了,王光美同志不好意思,你们去把她接来吧。”

几位工作人员就算是迎亲队伍,“新娘子”王光美从柏里村被接到了西柏坡。外事组的姐妹们热情地为王光美张罗喜事,从集市上买来了鸡蛋、奶粉和糖,做了个大蛋糕。

晚饭以后,中共群贤毕至,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叶剑英等高高兴兴来到少奇住处,向少奇和光美祝贺。当他们和少奇谈话时,光美和外事组的几个女同志到另外一间屋子,找来刀子、盘子,想切蛋糕,可圆形的蛋糕已经被少奇的孩子、4岁的涛涛挖走一块了。

在大家的欢声笑语和嘻闹中,光美给毛泽东、周恩来等每人切了一份蛋糕。临走时,毛泽东还给女儿李讷带回去了一块。外事组的年轻人还办了个联欢晚会。

半个世纪过后,光美仍对结婚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她说,那天说没仪式也行,因为少奇和平常一样整天都在工作。说有仪式也成,因为当天晚上机关正好举行联欢晚会,很热闹,直到晚上10点多才结束。还有毛主席和周总理都登门祝贺了。

晚会结束后,光美看到了4岁的涛涛和2岁的丁丁。少奇让姐弟俩叫王光美“妈妈”,姐弟俩的一句句“妈妈”,使光美不禁流出了眼泪,她紧紧抱着刘涛姐弟说:“妈妈一定好好爱你们!”后来,光美有时开会回来晚了,两个孩子就坐在门口等她。

婚后,王光美从中央军委外事组调到中共中央办公厅,担任刘少奇的秘书。一天晚饭后,刘少奇和王光美在村外的小路上散步。王光美问起了刘少奇过去的一些情况,刘少奇没有马上回答,他习惯地吸了几口烟,才慢慢地说道:“你要从我的今后了解我,而不是从我的过去。”

萧劲光将军曾这样回忆少奇:“少奇同志几乎没有个人爱好,从不闲聊天,也不随便上街。我们不住在一起,但看见他的时候,多是在学习……”那时少奇经常连续工作十来个小时,晚上还要不断地开会,光美就抓时间陪他出去到附近的打谷场上散步。因为光美是学生出身,散步时她常想挎起少奇的胳膊,少奇说:“别这样。那些哨兵都还没有结婚呢!他们看不惯这个!”


进北平拜望亲人

1949年3月,刘少奇和其他中央领导人一起抵达香山办公。一天,刘少奇关切地跟王光美说:“你离开北平几年了,抽时间回家里去看看,我也陪你去看望王老先生和老太太。”王光美听后,心为之一动。她虽然知道家中有电话,但为了遵纪保密,从没打过。没隔几天,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决定让刘少奇尽快到天津一趟,帮助解决在城市管理和恢复生产中面临的一些问题。四月初,刘少奇和王光美从香山驱车进北平城,到后圆恩寺中共中央华北局机关所在地了解天津的情况。事后刘少奇即让司机顺路到西城旧刑部街王光美家,看望王治昌、董洁如两位老人。

此前,王治昌已经接到了叶剑英的电话。王治昌喜出望外,把这一喜讯告诉给董洁如。他当时还不知道刘少奇是什么人,连忙跑到西单商场书摊找到一本介绍中国共产党的日文小册子,上面介绍说刘少奇是湖南人,外号“小诸葛”,这就是王治昌对女婿的最初了解。之后王治昌把王光美要回来的消息又告诉了王光英。王光英自从在天津与人开办化工厂以后,长期在天津工作,但家仍在北平。刘少奇要来了,王治昌心想,这是“姑爷”第一次上门,他又是一位中共领导人,一定要盛情接待,于是他亲自到西单牌楼的湖南饭馆“曲园”订做了湖南菜,还特意交代,送菜时不要忘记带湖南的长筷子。王光英为准备会见刘少奇,也着实费了点脑筋,一是考虑自己穿什么衣服,二是送什么礼物。最后他决定穿西装,系领带。送什么礼物呢?他骑着自行车到西单牌楼附近转了一圈,最后在一家百货店里选中了一条驼、灰两色相间的方格薄毛围巾。

那天,刘少奇穿一套解放区生产的黑色粗呢制服,头戴在工人中很流行的鸭舌帽,脚上是一双黑布鞋,由身着女式列宁装的王光美陪同来到家里。王治昌亲自到客厅门口迎接刘少奇。刘少奇忙走上前去,握着二老的手说:“两位老人家这些年不容易啊!”话虽简短,但满怀深情。

王光英搀扶着父亲,王光美陪伴着母亲,与刘少奇高兴地走进客厅坐下。刘少奇点燃根前门烟,关心地问王光英在天津办厂的情况。王光英如数家珍似地向刘少奇建议,哪几个工厂可以做军服,哪些可以生产子弹,哪几个厂子可以制造装甲车支援南下打仗,等等。刘少奇听着,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仗不会打很久了,全国很快就会解放。现在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和平时期的建设问题了。”他让王光英回天津后多多联系工商界的朋友,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不料王光英想摘掉头上这顶“资本家”的帽子,他说:“我不愿意再干工商界的事了。”刘少奇待他把话说完后,平心静气地说道:“在我们党内共产党员、干部有许许多多,但是像你这样在工商界中起作用的却不多。你如果穿着工商界衣服,屁股能坐在共产党、工人阶级一边,那就很好嘛。”这几句话,解决了王光英的顾虑。王光美和母亲谈起了分别后的情况。董洁如从女儿的体态一眼就看出,光美快要当妈妈了。饭后,王光英把那条方格薄围巾送给了刘少奇。刘少奇高兴地接过来,还在脖子上围着试了试,笑着对王光英说:“我们没有这些规矩,以后不要再搞了。”

1956年王治昌逝世,此后董洁如老人就来到王光美身边,帮她照料几个年幼的外孙和外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