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贺龙的妻子

时间:2012-03-06 16:03:16编辑:中国红故事

贺龙(1896~1969),原名贺文常,字云卿,湖南桑植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者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大元帅之一。毛泽东曾称赞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一个人带出了一个军。

贺老总是湘西桑植人,论血统属于白族。他出身草莽,少年时就加盟马帮。10岁那年,娶了17 岁的童养媳徐月姑,后来圆房,生女贺金莲。若干年后,徐月姑病逝,贺龙则一直在江湖上过着刀头饮血的日子。关于“两把菜刀”的故事,有多种版本,大致说的都是他手舞两把菜刀,率领10来个铁哥们,袭击官军,拉起了一支威震湘西的队伍。权威版本应该是贺龙“七大”所填履历,“1917年底曾用两把菜刀,发展到百余人的队伍,任援鄂军第一路总司令所属之游击司令。”

 

 

1920年,贺龙父亲被土匪截杀,弟弟被蒸死,族里按照桑植风俗,要在丧事期间给贺龙续娶,以期生子,谓之“丧婚”。这样贺龙就娶了土家族姑娘向元姑。军阀混战的岁月里,贺龙从营长一直做到灃州镇守使,又纳了艺人出身的胡琴仙为妾。这在旧军队里,都是司空见惯的。贺龙参加南昌起义后,将家眷接到上海。后来向元姑从上海回到家乡,1929年病故。胡琴仙和贺金莲由于所住共产党机关被破获,不幸入狱,金莲被折磨致死。到国共合作以后,组织上营救胡琴仙出狱,化名回到家乡,晚年定居成都。


后来,贺龙开创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成为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南昌起义时就是“总指挥”,但那时他没有实权,连党员都不是。“贺老总”的称呼应该根源于此)。长征前,贺龙与萧克将军(新中国第一上将)分别娶了出身商人家庭的一对学生姐妹,贺龙娶了姐姐蹇先任,萧克娶了妹妹蹇先佛。蹇先任头胎生了女儿红红,艰险的环境中不幸夭折。

1935年11月,贺龙打了大胜仗,王震将军发来贺电,上面写的是:“祝贺贺副主席生了一门迫击炮。”原来湘西第一女红军蹇先任同志又生下一女,这就是后来的女将军贺捷生(萧克给取的名)。贺捷生出世18天就随父亲长征,被称为最年幼的小红军,看来的确是个将军命。可惜贺胡子跟蹇夫人后来感情不和,蹇先任便跟贺子珍一样,北上苏联。现在的女人要甩老公,一般都往美国日本跑,那时候则往苏联跑,反正都觉得外国才是天堂,等到终于明白老公才是天堂的时候,已经大错铸成,悔之晚矣。蹇先任比贺龙小13岁,后来回东北工作,当过哈尔滨的一个区长,后又调到武汉和中央,活了95岁,直到2004年去世。

 



 

贺龙跟蹇先任离婚后,1942年,娶了比他小20岁的天津姑娘、延安县委组织部长薛明同志。本来贺龙是去帮林彪说情的,请薛明做做好朋友叶群的工作,请叶群不要把林彪的情书四处显摆,弄得一个堂堂中央委员好没面子。贺龙让薛明转告叶群:“喜欢林彪,就和林彪结婚,不喜欢就不要张扬,明确表个态拒绝。你告诉她,这是我说的。老革命,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想讨个老婆,又遭取笑戏弄,不道德么。”没想到人家叶群跟林彪不用他们帮忙,他们倒是帮了自己的忙。林彪叶群当年“七一”就结婚了,贺龙薛明赶着人家蜜月的尾巴,“八一”结的婚,也算是给贺龙这位“八一暴动”的总指挥做个南昌起义十五周年的纪念吧。

贺胡子几十年走南闯北,什么女人没见过(江湖上谣传贺老总参加革命前就有妻妾9人,未免属于夸张的小说家言),但薛明真正征服了他的心。一次在大会上做报告,贺龙竟然顺口说道:“ 我贺龙把一切都献给党了,包括生命、财产,只有那个青衣美人薛明是属于我的!”引起哄堂大笑。这跟叶群到处显摆林彪的情书,也有一拼了。

1944年9月,大雨倾盆,毛泽东给贺龙打电话,祝贺他半百得子。原来薛明生下了儿子贺鹏飞(关向应给取的名),后来又生了贺晓明。贺老总是个江湖命,虽与薛明恩爱,却很少顾家。他说话没有彭德怀那么倔,但却比彭德怀还要莽,经常嘴上没个把门的。比如他在延安整风时跟林彪说:“你老婆有问题,是薛明揭发的。揭发得好。你要提高警惕。我老婆有问题,你老婆也可以揭发嘛。”还有毛泽东向中央申请,要跟江青结婚,中央领导一片反对,只有贺龙大吼一声说:“堂堂一个大主席,讨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谁再议论我枪毙了他!”让人听了好像是毛泽东拦路抢了个女人似的。怪不得建国后毛主席主要让他管体育呢,贺胡子在政治上未免过于天真了。

 



 

贺龙跟薛明结婚时,党内地位要高于林彪。可人家林彪的官是越做越大,最后大到天上去了,而贺龙的官是越做越小,临终前想吃一口猪耳朵都没得逞。不过总算得到一位知心知肝的终生伴侣,有人说薛明携津门之水,润泽了贺老总这条湘西之龙,此言甚是。1973年底,毛泽东在军委会上说贺龙的事情 “搞错了”,说“我听了林彪一面之辞,所以我犯了错误。”1974年中央为贺龙平反,周恩来在追悼会上连鞠7个躬,据说每个躬都有含义的,到底是啥含义,以东博书院目前的科研水平,尚不能准确解释也。

1938年,贺龙42岁,是西北赫赫有名的司令员;薛明22岁,是从天津投奔延安的漂亮女学生。第一次见面,贺龙向薛明发出邀请:我那儿有一个会做天津包子的厨师,将来你可以到我那儿去玩玩,看看这个天津包子像不像。此后,虽经组织撮合,薛明一直没有动心。

有一回,薛明被派往贺龙驻地汇报学习整风文件的心得,汇报结束后贺龙送薛明回住处。贺龙在前,薛明在后。恰逢大雨,天黑路滑,薛明一只脚陷进泥沼里,贺龙回头拉她。她一抬头,正好一个大闪电,她这么一看,他穿着长筒皮靴,白衬衣扎进灰裤子里,腿比较长,走路步子很大。虽然年纪比较大了,但她当时觉得他很帅。贺龙把薛明拉出来,指指不远处:那就是你的驻地了。当时他要是继续送她或者拉着她走,她就不一定会喜欢他了。后来贺龙问她为什么,她说她不喜欢女同志跟男同志腻腻歪歪的。他拉了她那么一把,就是这么一瞬间。这次雨夜送行迅速在西北局“传为笑话”:他们散步了,还送了,压根就成了嘛!

不久,彭真上门找薛明:“我今天是专门来给你解决问题的。”“我正有些工作问题不懂,要请示你。”“你别给我来这一套,我今天就要打开窗户说亮话。老贺谁不知道,大家都知道!但是,老贺没有时间跟你坐在这西北局窑洞里谈恋爱。他要到前方打仗。我们觉得你两个人可以做夫妻!你有什么问题给我说......”薛明和贺龙的恋爱过程几乎是所有夫人的“爱情模板”----领导看中、主动追求,组织撮合,结婚,很多人在婚后成为丈夫的专职秘书。

1942年,46岁的贺龙与26岁的薛明结了婚,这是贺龙的第三次婚姻。这对革命夫妻携手走过27年的生活,他们一共生有三个孩子:儿子贺鹏飞和两个女儿贺晓明、贺黎明。这个家庭还有一个孩子,是贺龙与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女儿贺捷生。


1947年冬天,解放战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已是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司令员的贺龙,带着薛明住在晋绥军区司令部。由于战事紧张,贺龙几乎每天都忙得通宵达旦,薛明从不去打扰。一天清晨,刚刚五点钟光景,薛明的肚子剧烈疼痛起来,她意识到,一个小生命即将诞生了。为了不影响贺龙工作,薛明悄悄叫来接生员,她硬是紧咬着嘴唇,安静异常地生下了孩子。隔壁屋里的贺龙,丝毫没有察觉。等到熬了一个通宵的他推门进来,才发现妻子身边多了个娃。贺龙愣住了:“这是谁?”虚弱的薛明只是微微一笑:“刚刚生的,女儿。”薛明的平静,让贺龙感慨万分,“你可真行!”就这样,为了纪念妻子的坚强,贺龙取妻子的“明”字,给生在黎明的女儿起名贺晓明。

到了2004年,薛明已是88岁的老人。“文革”中,林彪、“四人帮”对贺龙元帅进行了无情的打击,令年迈的老帅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贺龙和薛明被带走的时候,亲生子女们没有一个在身边。在西山关押所,夫妇两人想孩子,彼此又不敢说。1969年秋,他用拐棍敲打着墙上那位“副统帅”林彪的画像,大声质问:“你为什么不允许我贺龙革命呢?!”贺龙最后以到医院就诊的名义被带走的时候,一直伸着手,眼望着妻子:我去住院,那你呢?薛明嘴里说,我跟着你,可她能做的是看着自己的亲人上救护车,车子慢慢开走。

1969年6月9日,贺龙含冤悄然去世。


 

 

2001年,薛明惟一的儿子贺鹏飞又英年(56岁)早逝,更是上演了人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但帅夫人没有倒下,她挂着老泪,颤巍巍地又站了起来。她嘱咐家人和工作人员:“人走了是不能生还的,灵堂花圈早点撤走,该上班工作的都快回去,不要再耽误工作了。”

关于装修房子的事,一辈子朴素贯了的薛明,一直问这次修房子超标了吗?我是不是应该住这么大的房子?儿女和工作人员再三告诉她,您老人家是一位延安时代的“老革命”,参加过震惊中外的“一二.九”学生运动,现在是军级干部啊,这栋房子是邓小平和军委为了照顾您安度晚年特别批准的,应该住,不必再多虑了。帅夫人每天都要在院子里进行一小时的散步活动,如刮风下雨,就在走廊里推着小车自己独自一人进行步行和锻炼。她说,元帅生前无论在艰苦的延安时期,还是解放后的和平建设时期,经常从事打网球、练乒乓球、钓鱼、打太极拳等运动,并请缨担当了国家体委第一任主任。每当帅夫人在庭院中晨练、散步走到门前那棵经历沧桑巨变、园林部门已挂牌为300年历史的老榆树前,她都要停下来,用心声和老榆树说说心里话。这棵不声不语的老榆树,春天给人们带来鹅黄的榆钱,秋夏带来生机勃勃的绿阴。风雪严寒的冬季,大地冰封雪裹时,老榆树不得不落光全部绿叶,裸露出自己的全部主枝与躯干,那当然是最不好看的日子,却呈现着不屈不挠的历史见证人的风范。

不久前,罗荣桓元帅夫人以90高寿告别人间,使薛明成了为数不多的在世的元帅和大将夫人了。她如同庭院中的老榆树那样顽强地生存着,而且每天仍坚持读书、阅报、看电视,关心国家大事......中央批准了贺龙要回湖南老家桑植了。那里的政府和人民早已建立了“贺龙公园”。贺龙的青铜像酷似元帅本人,他的骨灰盒就安放在雕像基石下多好呀!2011年8月31日,贺龙夫人--薛明因病逝世,享年95岁,这是中国十大元帅夫人中最后一位去世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