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王岐山的故事

时间:2012-11-15 22:42:55编辑:中国红故事



王岐山当选北京市市长(摄于2004年2月21日)

2004年2月21日,北京市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落幕,中午12时,王岐山走上新闻发布会的前台,掌声响起,这位10个月前临危受命的代理市长正式当选北京市长。

“高票转正”,一种更接近民间话语方式的表达,被一家官方媒体就王岐山当选北京市市长所发表的述评引用,文章称,“京城民众普遍对这位新上任的市长充满期待。”

目前,尚没有正式的民意调查来支撑这篇述评所表达的观点,但一位在互联网上发表看法的市民说:“这个人,有人称他市长,而我叫他王岐山。”他的理由是:“我不愿称他市长,我认为这个字眼拉开了我与他之间的距离。”

这不知名的论者是一位央视观众,在一期“面对面”节目中,王岐山对记者王志提到的北京sars严峻形势作出个性化的答复:“我觉得我的判断和你不大一样”。并且表示“乐意告诉市民他所知道的事情。”

这位观众由此心生感触:“我看到的只是一位正在为工作殚精竭虑的长者。他没有给我全能和英明的伟大感。但我想我更愿意信赖这样一个人。我想许多人也更愿意信赖这样一个人。”


进京第一关 求解信任方程式

“市长连口罩都没戴。”钟阿姨说,“我当时就觉得心里有底了,sars有人管了,而且会管好。”

令民众产生信赖感,对于一名官员而言并非易与之事。而就在王岐山进京上任九天内,首都市民已猝然面对2705个sars病例,代理市长面前的这道信任方程式,其难解程度可想而知。

2003年4月22日,北京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决定,任命王岐山为北京市副市长,并由其代理北京市市长职务。

三天后,新任代市长的声音首次见诸媒体:“谁也不能‘贪污’信息。”

4月24日,王岐山主持召开了就任后的第一次市政府常务会议。“军中无戏言。”他要求全市各部门、各区县的官员们立下军令状,“汇报的时候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六天后,4月30日的北京防非联合工作小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王岐山开始向市民们传递信心信号。

他坦诚地说:“疫情现在还在发展,我们还在非常紧张地工作来控制,离真正的控制和切断还有一个距离。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心情也很沉重。我总希望尽快地让市民从这种恐惧中解脱出来,过一种有质量的生活。”

“我可以负责任地讲,我上任以来公布的数字都是非常准确的、坦白的。”代市长当时这样回答《纽约时报》记者。

次日,5月1日,天坛公园晨练的市民与新上任的代市长不期而遇。

“现在大伙感觉怎么样?”与百姓“亲密接触”的王岐山依然实话实说,“市委市政府正在全力以赴地工作,但目前还没有彻底切断传播源,大家一定要提高自我保护意识,不过也不用过分紧张,特别要避免盲目的恐惧,要休息好、锻炼好、心态好。大伙还有什么要提醒的?还要我们做点什么?”

上午7时许,东城区安华西里的退休老人钟山与一身黑衣的王岐山“使劲儿握了握手。”“我特别能记住他那双眼睛,他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很尖锐很精明的样子。”71岁的钟阿姨说。

和市长握手的时候,退休的钟阿姨反映了一个问题,“这个老社区管理不错,就是楼道太脏。”王岐山接口说,“我就是来看垃圾问题的。”

钟阿姨能够回忆起的另一个细节是,王岐山拉开楼道底层的垃圾箱盖,和身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市长连口罩都没戴。”钟阿姨说,“我当时就觉得心里有底了,sars有人管了,而且会管好。”安华西里居委会的负责人彭晓彦介绍,王岐山到小区后不到一个月,安贞地区200多栋楼都封堵了楼道中的垃圾道。“原本这事已经推行了快半年,一直因有居民反对推行不下去。市长一来,办了一件大实事。”彭说。


沟通技巧之秘 卫生局长的“同学”

当时扮演提问者的法国专家对王的评价是:“一个非常有主见,有见地和有决心的领导,他不会让记者牵着鼻子走,而是用自己的思想引导记者从政府工作和政府努力的角度去问问题。”

“不自信而谁人信之?”王岐山这句话当时为媒体广泛引用,记者们也注意到了他的口头语———“说句实话”,王岐山认为,“面对老百姓的恐惧心理时,电视、报纸,我们各层官员,都应该张开嘴巴,需要边做边说。”这令他得到了“高调市长”称号。

记者所捕捉到的一个故事显示,在王岐山所表现出的与公众推心置腹的魅力背后,除了坦诚之外,还有沟通的技巧。

正是在王岐山遍访市民的这个5月1日,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邓小虹赶到国际饭店,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who)针对北京市政府和卫生行政部门新闻发言人的培训。“没想到,那天我还有两个‘同学’。”说起当时的情形,邓小虹脸上仍有惊奇之色,“一位是市委副书记龙新民,另一位,就是刚刚来到北京的代市长王岐山。”

“王市长进来时,我们正要进行模拟发言的环节,由法国老师模拟国外媒体记者提问。”邓小虹说,“他主动要求第一个来,然后镇定自若地走上台,对‘记者’的问题逐条娓娓道来,遇到非常尖锐的问题时也不见一点犹豫,把政府目前所做的工作以及防控形势传达给在座的每一个人。”

模拟环节完成后,法国老师重新播放现场录像带,一边放一边就每个人在语言、姿势和神态上的细节问题做讲解和调整。邓小虹说,“王市长的录像几乎成了讲解的样本。”

邓回忆,当时扮演提问者的法国专家对王的评价是:“一个非常有主见,有见地和有决心的领导,他不会让记者牵着鼻子走,而是用自己的思想引导记者从政府工作和政府努力的角度去问问题。”

后来,邓小虹曾和王岐山“同学”聊到培训的事,她说,市长谦虚地解释,自己曾在广东做过金融,1997年处理广东国投事件时积累了一些新闻发布会的经验,也曾面对过记者的尖锐问题。王岐山还说,面对国内外媒体应保持充分的自信,而政务公开和信息透明,能让老百姓增强了对政府的信任。


督战sars 王岐山的“鸡尾酒”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一个真实的市长,”于小千说,“他身上所具有的不仅仅是领导才能,还有认真的态度和一种感染人的力量。”

去年7月,北京一位一线医务人员将市政府此前采取的“多管齐下”措施称为王岐山的“鸡尾酒”。

这道“鸡尾酒”的配方被归结为五味:果断隔离,封杀非典病毒;准确统计,如实通报疫情;整合资源,多收早治患者;分类收治,严防交叉感染;群防群控,阻断非典蔓延。

这位医务人员说,北京非典发病率明显下降,治愈出院率明显增长,“鸡尾酒”举措的功效可见一斑。

不难想见,整个sars战役中,作为“鸡尾酒”的主要调制者,王岐山每天都要面对千头万绪。而众多的事实表明,他是一个重视细节的指挥者。

2003年5月12日上午9点半,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学生郑鑫在北京急救中心接听120“非典”热线。当时,一个电话让这位年轻的志愿者“大吃一惊”———“你好!我是王岐山。你们工作辛苦了!”。

“当时我很有些紧张。”郑鑫说,代市长仔细询问了市民们关心的话题,并向他了解热线数量的变化。

“我感到他很精明,问题直切要害。”王岐山平缓的语速也给郑鑫留下了深刻印象,“很有人情味。就像老师、长辈一样给我们指导和激励。”

海淀医院院长于小千也清晰地记得发生在他和王岐山之间的一个场景。

海淀区曾是北京sars重灾区,刚建院不久的海淀医院,从去年5月9日开始,被整体改建为“发热门诊”医院,每天平均接诊、排查200多位发热病人;院内可使用的200多张病床,则全部收治确诊和疑似患者。

“当时是北京sars防治最艰苦的时期,卫生系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一些医院建立发热门诊,希望通过隔离检查所有发热病人来切断传染途径,5月15日,王市长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到海淀医院检查防控工作的。”于小千说。

王岐山一下车,就与护士们逐一握手交谈。当时,发热门诊的入口两边都是临时建起的隔离墙。王岐山看到后,立刻快步往那里走去。

“我们突然意识到市长连口罩都没有戴,没有任何隔离措施———大家立即跑上去拉住他。”于小千回忆,“我就是那么拽着他的袖子,把市长从离发热门诊的通道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拽了回来。”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一个真实的市长,”于小千说,“他身上所具有的不仅仅是领导才能,还有认真的态度和一种感染人的力量。”

这一天,在海淀医院尚未装修的门诊楼二楼平台上,王岐山听取了海淀区卫生局和海淀医院的工作汇报。于小千当时大胆说出了医院的忧虑:指定收治发热病人的医院,财力、人力和物力投入巨大,正常门诊也都逐渐停止了,他担心对医院损失的补偿难以到位。

“我提这个问题之前很犹豫,没想到王市长的答复非常干脆。”于小千说,王岐山当时表态:“(抗非)经费一定要落实,千万不能让一线的医护人员因此影响工作。”

海淀区卫生局局长刘恪回忆说,从5月8日决定下达到5月9日开始全面收治发热病人和sars患者,海淀医院仅用90个小时改建了一座住院楼,其数百万元花费很快从区财政全部兑现。

“事实证明,发热门诊在sars防控中起到了关键性的‘堵漏’作用,而王岐山市长的海淀之行的确给了大家往前走的信心。”刘恪介绍,5月15日之后,海淀区防控形势迅速明朗,20日左右,发热病人的数量开始明显下降。


疫后故事 烈士女儿的生日会

“王爷爷特别逗,他把加菲猫叫兔爷”佟艺说。

2003年6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取消北京地区的“旅游警告”,并将北京从有疫情传播的地区去除。王岐山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发表讲话对世卫举措表示欢迎。

在这个讲话中,好消息带给这位代理市长的喜悦见诸言辞,而审慎和务实的态度也同时向公众传达。王岐山说:“我们要认认真真总结抗击sars斗争的工作经验和教训,特别要注意将经济发展、城市管理和建设与社会发展协调得更好。当前,首要的是迅速建立公共卫生应急体系,防止sars和一切传染病的侵袭。”

两个月后,北京防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应急预案公之于众,预案构建了周密的疫情防治三级预警体系。据称,这个预案被卫生部作为样板向全国推广。

与此同时,王岐山没有忘记另外一件小事,去年6月26日下午,他在奋斗小学二年级学生佟艺的生日聚会上出现。

佟艺是抗击sars殉职医务工作者王晶的女儿。一周前,她给代市长王岐山写了一封信。讲述了对妈妈的思念和当下学习生活情况。王岐山当即回信,表示有机会一定去看望佟艺。那个践诺的生日会上,市长抚摸着小女孩的头祝她生日快乐。他说,“你的妈妈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而在8岁的女孩眼中,王岐山是个有趣的长者,他指着佟艺班上的中队长说,“两道杠呀。我努力半天才戴上一道杠。老师说我上课说话,还做小动作。”

“王爷爷特别逗,他把加菲猫叫兔爷”佟艺说。

sars形势趋于稳定后,作为代市长,王岐山亲自介入了众多后续工作。

北京市卫生局基层卫生处处长吕幡回忆,一次会议上,一些官员提出,“对因抗击sars而染病的医护工作者及其家庭,政府部门应该怎样给予帮助?对于sars期间占用的医疗资源,市政府提到的财政补贴何时能够落实?”

王岐山当即表示:“既然是北京市政府的承诺,我们就要负责。”会后,市政府组织检查组前往各区县摸情况,对全市在sars期间占用的医疗资源和各医疗机构所受的损失,都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统计。“目前,据我了解,市一级医疗单位的损失都已经得到了相应的补偿,而部分一线医护目前还在小汤山进行周期性的体检和疗养。”吕幡说,他本人对王岐山的印象是,“非常务实,敢于负责。”


聚焦热点 方舟苑来了市领导

一个雨天的上午,朝阳区望京方舟苑小区三期工程的工地上,北京市市委书记刘淇和代市长王岐山不期而至。

sars初定,王岐山这位临危受命的代理市长,开始将目光转向市民关心的更多热点问题。去年7月26日,一个雨天的上午,朝阳区望京方舟苑小区三期工程的工地上,北京市市委书记刘淇和代市长王岐山不期而至。

此前,望京方舟苑小区的业主与开发商发生纠纷,业主们指出,三期工程建设原规划只有三栋居民楼,但开发商却欲占用原来的空间和绿地,增建两栋居民楼。在随后的一场冲突中,业主们推倒方舟苑三期的施工围墙。

时隔数月,方舟苑业主维权委员会代表吴老师回忆,市委两位领导来实地调研时,没有通知业主,“听说开发商也没有到现场”,但这之后,三期工程中要新增的两栋居民楼终究没有盖起来,业主们都很高兴。

“真心期望市长再次到方舟苑来。”吴老师说,开发商最近又有了新主意,想在空地上建一座3000多平方米的大商场。

去年年底,刘淇和王岐山两位市领导还多次到各区县进行工作调研。

卫生局基层卫生处处长吕幡记忆犹新的是,在延庆县四海子镇,王岐山拉着老乡的手问:“多长时间看一次病?”当得知整个镇上竟然没有一辆急救转运车。市长有些激动,“我们是首都啊,看看农民还在喝这样的水,治病的基本药品和医疗条件都没有,我们怎么能够安心?”

随后,王岐山当场拍板,由市财政拨专款,为全市偏远山区的乡镇卫生院配备40辆全新的急救转运车,以备山区农民急病之需。

吕幡透露,目前这批救护车已经全部配置到位,在近期召开的山区卫生工作会议上,车钥匙将发到每一位偏远山区乡镇卫生院院长的手中。


治堵秘方 代市长的两种说法

“北京市内这块大饼不能再摊下去了。要把它甩出去,向东南方向甩。”王岐山说:“这样,就可以解决我们城市功能过分集中的问题。政府职能部门要带头甩到城外去。”

今年1月,《财经》杂志向市民透露了代理市长王岐山眼下最关注的问题。

报道称,2003年9月12日,在北京市市长国际企业家顾问会议第五届年会开幕式上,王岐山坦言:“我现在最头疼的是交通问题。”此后,在中央党校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时,他再度提出北京的交通问题。11月中旬,在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小组上,王岐山的发言还是集中于北京交通。面对记者,王岐山的表述“更让人吃惊”:“我觉得北京刚刚开始进入交通拥堵的历史时期。”

“sars之后,我就预感到,北京交通的问题要更严重。在上下班的路上,我看着车流人流,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代理市长这次又说了实话:“从2003年12月底到2007年,北京市的交通拥堵将雪上加霜。”

此时,北京的交通问题也已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有报道说,有网友发帖疾呼:“我们需要一个能解决北京交通问题的市长!”

王岐山则表示:“我尽一切努力,但是我知道一下子解决不了。”

但就在1月29日,媒体报道,北京代市长王岐山两日前与伦敦市长利文斯通谈起了交通问题。

“当了代市长以后,我接待的客人如果因为堵车而迟到,我马上说声对不起,”王岐山说。但他同时表示,虽然奥运会将对一个城市的交通带来巨大考验,但他从未对奥运会期间的北京交通担忧过。“我相信市民对政府采取的交通管制措施都会给予配合和支持。”

爱说实话的王岐山前后两种表态似有差异,他真的将2008年的北京交通问题寄望于管制手段么?

2月中旬,北京两会召开,代市长的谜底就此揭开。

在与两会委员代表的交流中,北京治堵成为王岐山的核心话题,2月17日,他与港澳台委员们座谈时的讲话随即成为媒体的头条标题。

“北京市内这块大饼不能再摊下去了。要把它甩出去,向东南方向甩。”王岐山说:“这样,就可以解决我们城市功能过分集中的问题。政府职能部门要带头甩到城外去,医院、学校、电影院、文化设施等功能都要甩出去。”

王岐山坦承,房地产开发和治理交通拥堵之间的冲突矛盾,是北京面临的最大难题。

此言一出,治堵话题顿时大热,代表委员们纷纷为市长支招。

交委官员随即透露了“北京市拟行错峰出行”的试点消息,有政协委员还提出,“要限制公车上路,实施货币化改革。”

在热烈的气氛中,王岐山提醒说,交通堵塞不是短期就能解决的问题,“大船做方向性调整时,既要保持平稳,还要把头掉过来,这要有个过程。”

但市民们心里就此有底了,安华西里的那位钟阿姨说,王市长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北京城市发展面临的8大难题,每一件都牵系着千家万户,说明他了解百姓生活。“如果能在2008年之前一件件解决掉,那老百姓的生活就太好了,北京就太好了。”


旧日同事祝福“他会有大思路”

林毅夫说,在这样大的历史格局下,既要保持北京的文化传统,又要建设现代化、全球化和国际化的北京,“就我对他的了解,王岐山在这些方面会有大思路。”

2月21日,王岐山当选北京市长的消息被媒体公布。细心的市民发现,新市长的简历特别长,足足有700多字。

这位西北大学历史系的76届毕业生,在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搞过理论,在建设银行当过副行长,还在广东、海南做过地方首长。

“这种多面手正是培养高级领导干部的方向。”中央党校党建部王长江教授说,在全球一体化的大背景下,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必须具备驾驭全局的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从政经历丰富,是高级领导干部必备的一个条件。

记者在采访中则发现,王岐山当年所在的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至今已俨然成为中国宏观经济学家的摇篮,他当年的团队里,陈锡文、林毅夫、温铁军、周其仁等老同事目前均已成各自领域的权威。

2月21日,农研室的老领导,90多岁的杜润生老人介绍说,当时农研所是一个很优秀的团队,王岐山在这个团队中是比较有领导才能的。

“这个年轻人很开朗,也很讲民主。”杜润生回忆,在工作中,王岐山谦虚、好学,能倾听不同的意见和主张的优点非常突出,这使得王岐山很快成为农研室联络室负责人,负责召集农村问题专家和各省农工部负责人,并开展课题研究,也正好发挥了他组织能力突出的特长。

“当时大家都比较服他,因为王岐山比较有历史感,考虑问题很周到,很仔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社长,知名农村问题专家温铁军回忆说,“在王岐山的手下干活,什么也别想,干活就行了。”

谈起去年来北京之后的王岐山,温铁军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他瘦了,“腮帮子都缩进去了。”温铁军说,搞好北京的工作不容易,希望王岐山能干好,也相信他能干好。

另一位老同事,农业部农村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姚监复把王岐山在农研室的作用比喻成是一块吸铁石。

他回忆说,王岐山的作用就是参谋部和执行者,他提倡百家争鸣、集思广益的工作作风,善于吸收各种意见。“如果让我投票选市长,我想我会投他一票。”姚监复说。

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目前也是北京市政府顾问团的成员,他认为,在未来的20年或者30年,中国将经历一个非常快速的发展阶段,到2030年,人均国民收入将达到美国的50%,北京将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并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在国际上,北京市的地位很可能达到我国唐朝时的长安以及18、19世纪时的巴黎,以及20世纪的纽约和华盛顿。

林毅夫说,在这样大的历史格局下,既要保持北京的文化传统,又要建设现代化、全球化和国际化的北京,“就我对他的了解,王岐山在这些方面会有大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