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王立军在铁岭打黑纪实

时间:2012-03-31 11:02:47编辑:中国红故事

曾几何时,朗朗晴空竟为乌云笼罩,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四个流氓团伙把铁岭搞得人心惶惶。他们刀剁手指并当场生吞以结拜誓盟;他们动辄动用几十辆轿车招摇过市,声称“露个熟脸儿”;他们杀人越货,奸淫抢劫,无恶不作;他们还在公共场所殴打执勤警察,抢走枪支,并鸣枪示威……

刚刚到任的王立军了解情况后,猛地拍案而起! 于是,他决定亲自出马,把铁掌挥向黑社会,重还铁岭一个艳阳天。

可是,打击黑社会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首先,看看四个黑社会团伙的头目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吧。张洪俊长得人高马大,性格凶戾异常,杀人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人称“惹不起”。杨俊富是铁岭的“黑老大”,为了坐铁岭的“第一把交椅”,与另一流氓头子火并,双方打得死的死,伤的伤。肖建军绰号叫“小老头”,虽长得像个蔫塌塌的老头儿,但他枪不离手,不到两年的时间,他的团伙已配备了五连发、小口径等各种手枪及双管猎枪,成了地地道道的武装集团。而另一个叫何晶的头目竟身为昌图县体委副主任及体校校长,此人散打、摔跤、柔道样样在行,是个在全国都小有名气的“武林高手”,由于他把持一定的权力,又以伪装的面目出现,得到上上下下的青睐和重视……

再者,由于这几个黑社会团伙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为,使得老百姓敢怒不敢言,这就更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张洪俊一伙经常光顾东亚娱乐城,时而要一桌酒席,时而要桑拿按摩,时而又霸占舞厅,买单结账时不是签上“佐罗”“兰博”,就是签上国家领导人的名字,还扬言:“妈的,谁敢惹我这活祖宗,老子就要谁的命!”吓得娱乐城董事会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张洪俊作为“铁岭名人”一切免费。那天,杨俊富去一家饭店吃饭,对女服务员说下流话。女服务员质问道:“你干啥呀?咋可以这样说话呢?”杨俊富随即将酒杯里的酒泼过去,并大叫着:“我让你看看我干啥来了!”说着,就将女服务员摁倒在地将其强奸。虽有那么多人目睹残暴,竟无一人敢伸张正义。杨俊富嘻笑着说:“老子是夜夜做新郎,天天办喜事!”

最为恶劣的是,这些黑社会势力渗透到了国家机关内部,使他们因此获得了保护伞,从而愈加飞扬跋扈。

张洪俊要开一家酒店,但他不愿掏一分钱,就找来市治安巡警支队副支队长霍某密谋,决定来“硬”的。张洪俊、霍某带着几名打手找到桥头饭店女经理,以合伙开饭店为幌子,硬是逼其拿出2万元钱来。接着,他们又来到物资贸易公司、市五交化公司、陶瓷总公司、家具商店等单位,强行拉走钢材、装潢材料、空调机、热水器和大小餐桌、折叠椅子及沙发。酒店开张的时候,张洪俊居然还向数百企事业单位和个人下“请柬”,要他们送礼,而送礼者连茶水都不敢喝,放下钱就走。张洪俊仅此就敲诈了现金数十万,而这正是借助了霍某的“法道”。

何晶派跟自己学武的学生帮另一流氓头子王庆山杀死一个“宿敌” 后,被公安局列为犯罪嫌疑人。他很快就从公安局内部得到了消息,立刻把该案预审员及其负责上司约出来,要他们“摆平事儿”。结果,这两人一前一后演起了“ 双簧”,一个按何晶的要求取假证,一个则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与此同时,何晶又找到市中级法院审判员韩守权,让他打亮“绿灯”。韩守权不仅为何晶通风报信,出谋划策,还竟然开出提审单,让何晶冒充律师去会见被抓获的王庆山,和他一起编撰供词,最后使何晶得以脱身,逍遥法外。

面对形成相当规模、拥有武装并渗透到一些权力机构内部的黑势力,作为前线总指挥的王立军深知对他们的重拳出击将是一场恶战,他甚至感到这次战役似乎有些悲怆,也有些不祥的预兆。尽管市委和市局确定了“秘抓秘捕”的行动方针,然而才刚刚秘密抓捕了张洪俊,王立军便日夜不得安宁了。他走到哪,电话和人就跟到哪,无一例外都是替罪犯说情的。那天,一位社会名流来造访,临走时说他有几本书明天让人送来。第二天,果真有人送书来了,王立军打开纸包一看,全是百元面额的现金,足有几十捆。那人转身要走,王立军把他喝住:“你立即把钱拿走,不然我把你也抓起来!”软的不行来硬的,一个团伙的爪牙给王立军打来电话,威胁说:“几十万你不要,那命还要不要?”王立军义正词严地说:“我王立军从当警察那天起,就没把自个儿百八十斤当回事!你要让我抓住,我肯定干掉你!”见王立军软硬不吃,黑社会头目以20万元的巨款到本溪雇来杀手,准备伏击并炸毁王立军的汽车。那天深夜,王立军驾车从市郊“打黑”指挥部返回市内,在体育场转弯处,马路对面突然有人向他开枪射击,王立军即刻停车举枪还击。交火几梭子后,罪犯自感不如王立军的枪法,遂仓惶逃走。

就在开始大规模行动的前夜,心潮澎湃的王立军和治安巡警大队长刘家铎作了次倾心交谈。王立军说:“这次任务危险性太大了,肯定要牵涉到内部和相当一批干部,所以要做好一切准备。”刘家铎担心地问:“得罪了那么多的人,如果将来受到不公怎么办?”王立军斩钉截铁地说:“我得对老百姓、对历史有个交待。再怎么着,我宁愿舍去个人的一切,为正义、为结束铁岭的乌烟瘴气划上句号!”

夜深了,忽然风雨大作。伴着风声雨声,王立军瞒着妻子、孩子写下了遗嘱。

第二天下午三点半,侦察员报告,说杨俊富可能已打探到消息,正准备出逃。王立军经请示后,决定提前行动。他率领警员直扑杨俊富栖身的银州大酒店,自己埋伏在一楼服务员休息室。随后,他让刘家铎等人将杨俊富诓下楼来。杨俊富刚把半个脑袋探进门里,王立军就猛虎扑食般地将其擒获了。王立军大喝一声:“你知道我是谁吗?”杨俊富一看,如梦方醒:“啊,你是王立军?那我值了。”王立军问:“为什么值呢?”杨俊富说:“死在你手下呀!”

不料,当王立军赶去捕获何晶时,他已得知风声迅速逃逸了,一个月后,才潜回住地。王立军得到情报后,为防止走漏风声,不顾危险,只带了一名警员,赶到几十公里外何晶所开的奥林公司进行追捕。他一眼就认出了何晶的“标致”505轿车。而此时,何晶也发现了一辆陌生的车子开来,他预感不妙,钻进车子开足马力逃跑。王立军开车死死地咬住他,眼看就要追上了,忽地,一辆拖拉机挡住了王立军的车子,望着何晶的小车飞驰而去,王立军气得眼里直冒火。然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何晶的车子突然出故障熄了火,王立军跳出车子追了上去。一边是“武林高手”,一边是孤胆英雄,短兵相接,必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面对何晶使出的十八般看家本领,王立军毫不畏惧,凭着机智勇猛,与何晶对打了20分钟,最后一记重拳,将何晶这个号称天下无敌手的凶犯击倒在地。3个月后,肖建军也被捉拿归案。而涉案的19名国家机关内部的蠹虫,也被一网打尽。

被称为中国“打黑”史上的最大一次战役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那天,作为公安部英模报告团的一员,王立军正坐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上。而这天恰好是这些黑社会头目被依法枪决的日子。王立军多想亲耳听到那正义的枪声啊,所以他从主席台上溜了下来。在大会堂的门厅,他拨通了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计连科的电话。老计说:“王局长,你听着,现在毙到第四个了。”“啪!”一声清脆的枪 响,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回荡在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