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与周总理亲密接触过的那些人那些事

时间:2014-03-02 17:34:09编辑:中国红故事

    离开学校的第二天一早,剧组走进了军队和西柏坡。军队中的战士、西柏坡的父老乡亲,看完电影、说起周恩来,口吻不是高高在上的一国总理,而是像亲人一样亲切熟悉。一些尘封已久的故事,从他们口中泛起了鲜活的记忆。
 
    王伟超:我家就在伯延边上
 
    19岁的王伟超是驻石家庄某部队的一名普通战士,脸上青春痘还未消去的他看完电影,突然想到:这不就是奶奶常说的那个故事吗!“小时候奶奶跟我讲过很多回,周总理来过咱们家附近,现在才知道是伯延。奶奶当时想去看总理,可是交通不方便,就没去成,老人家一辈子都遗憾。”王伟超说,“奶奶今年80岁,每次讲周总理,眼神激动地都快要流泪了。”
 
    王伟超的奶奶珍藏着一张周恩来的黑白相片,是一个侧影,是当年总理在伯延时有人拍下的。奶奶告诉孙子:“总理和人们一起下田、一起吃、一起睡,没把自己当领导,不搞特殊。”
 
    也许是因为奶奶总喜欢讲这些故事,从小耳濡目染的王伟超高中毕业后就成了一名军人。王伟超说:“小时候就知道十里长街送总理。看到这部电影,原来总理和我这样近过。”
 
    李爷爷:距离周总理只有10米
 
    李爷爷曾经是西柏坡的纪委书记,他一生中离周总理最近的距离是10米。那是1968 年,他是一名战士,在北京国家体育场,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受阅。
 
    “那时,总理和主席一起接见了阿尔巴尼亚的国防部长。我当时在部队表现优秀,作为代表参加了受阅部队。我离他们好近,只有10米。可惜那会儿没有相机,不然是一辈子的纪念。”李爷爷说,“总理和电影里的一模一样,说话、神态也像。”
 
    在观影过程中,李爷爷一度泪流满面:“我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妇都是共产党员,我告诉他们,要相信共产党。”李爷爷希望这样的电影能多演一些,“把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传下来”。
 
    贺文迅:亲历十里长街送总理
 
    “心中滴血、眼含热泪。”看完电影,老党员贺文迅说了这样8个字。1975年的冬天,贺文迅在全国奔波收集革命史料。次年1月,得知总理逝世的噩耗,他赶到了北京,住在总参招待所。第二天,贺文迅跟随红军烈士家属,去劳动人民文化宫参加周恩来的吊唁活动。一进大院,就有11个红军老战士因为悲伤过度,当场晕倒。
 
    “1月13号,我来到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人山人海,可以说无人不戴孝,满城放悲声。”贺文迅说,“23号,我又去白石桥体育馆,看总参歌舞团演出的《长征组歌》。据说,这是周恩来病重前最喜欢听的。”
 
    刘有山和闫奶奶:三年自然灾害一半是天灾,一半是人祸
 
    刘有山和老伴儿闫奶奶都是老党员,家里一直挂着主席和总理的画像。刘有山是西柏坡本地人,董必武当年在西柏坡时,还住过他家的房子。
 
    1976年周总理逝世,因为当时的政治气氛,西柏坡当地不让吊唁、不让戴花、不让挂孝。刘有山就和其他几个党员一起,自发赶到了石家庄展览馆吊唁。“听说当时北京人把黑布都扯完了,我听了也想哭。”闫奶奶说,“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周总理,他一直为人民服务,孩子也不要。那时候是郭兰英唱 ‘周总理,我们的好总理’,我听得特别感动。”    闫奶奶是家中老大,兄弟姐妹多,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连窝窝头都吃不上,就只能熬一碗糊糊。“十三四岁的时候正是能吃的时候。不顶用也没有办法,只能喝饱。采点槐花、榆树叶,加上玉米面,我们当时吃这个。我记得种萝卜挺大,家里没有饼子就吃萝卜。”
 
    这场灾难在闫奶奶看来,一半是天灾,一半也是人祸。“当时老百姓有一句土话‘一说吃饭,往前一蹿;一说上工,往后一缩’,意思就是吃饭的时候吃饭,到地里也不干活儿。种的山药不是一棵棵刨,而是捡,看不见的就不拾。”闫奶奶说,“不久大食堂就取消了。”
 
    闫青海:董必武爱听咱们讲实话
 
    如果那天董必武没经过村口,闫青海的命也许就没了。那是1948年秋天,身体一直不好的闫青海又得了一场大病。老百姓没钱治病,绝望的父亲把他用席子裹住,放到了村口的碾盘子上。幸运的是,董必武夫妇恰好路过,于是把他送到了机关医院。两岁的闫青海得救了,两家人从此结下深厚情谊。
 
    因为与董必武的这段往事,现在西柏坡搞起红色旅游业的闫青海,经常载着各位首长坐船荡漾在湖面上。“各个市委的领导经常到我家作客,毛主席的孙子也来过。每次领导来,就有人让我不要说多余的话。现在讲实话已经成了一个问题。”闫青海有些激动,“我在北京董必武家住过几天,他就愿意咱们说实话,我看了这部电影,更加认为不说实话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