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穿越世纪的风雨——深切怀念敬爱的老红军黄荣同志

时间:2013-12-02 18:56:22编辑:中国红故事

    从红七军走出来的“老革命”
 
    2012年9月6日,黄荣同志走过了102岁的生命历程,走了,远远地走了。那天早晨,初秋的南宁一直下着雨,纷纷扬扬、淅淅沥沥,似乎老天爷在落泪。6天后,告别会举行。一早,人们就赶来为黄老——敬爱的黄荣同志,这位百岁老红军,这位有83年党龄、84年革命生涯的老共产党人,送上最后一程。党和国家领导人送来了花圈,自治区领导出席了告别会。
 
    我最初是在党史资料和报纸上认识黄老的,知道他青年时期就参加了韦拔群领导的革命运动,参加了邓小平、张云逸同志领导的百色起义,任红七军军部特务连班长、排长。后来随红七军主力北上,辗转5省,行程7000余里,到达中央苏区——江西兴国。后来,他又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历尽千难万险到达延安,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
 
    我与黄老第一次见面是1980年初夏,在自治区政府大院那幢红楼(现自治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办公室)。那时,地方人大常委会刚成立几个月,黄荣同志当选为自治区人大常委会首任主任。我从贵县(现贵港市)县委政策研究室调到自治区人大常委会机关。上班的第二天一早,办公厅主任黄英同志领我到黄老主任办公室,说这是新来的小张同志。那时整个机关从领导到一般干部加起来也就20来号人。黄老说:好啊,我们又多了一位同事。黄老身材高大,而我个子矮,站在他面前,仰着头同他说话。他慈祥、善良、宽厚的面孔,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善良的长者。
 
    1998年6月,我调到百色地区工作,行前,我请教黄老。他说:到百色好啊,百色有光荣传统,邓小平、张云逸同志领导的百色起义,那精神够你们用的。要好好发扬那种精神,建设好百色。百色起义还没有专门的纪念馆,你们要想办法建起来,使世世代代的人都能受到教育,继承革命精神。
 
    1999年12月,在百色起义70周年时,百色起义纪念馆建起来了。我回南宁向他汇报,他连连说:这就好了,这就好了。同时,他捐赠文物,把当选人大代表的证件等捐了出来。不久,我们开展“百色精神”讨论,我去征求他的意见。他说百色精神内涵很丰富,百色的革命事业延绵不断,同百色光荣传统有关,“弘扬传统”这样的内容应该有,这是精华。
 
    1999年10月,当时的百色地委总结归纳了上上下下讨论的意见,形成了16个字的百色精神:弘扬传统,坚定信念,团结拼搏,开拓创新。
 
    我到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工作后,也常去看望他。每次见他,他都会说到反贪反腐。他说,你们检察工作,反贪这面旗很鲜明,抓得好啊,一定要继续举起这面旗!这是巩固政权的大事,这是得民心的大事,可得要干好。2011年,广西检察机关成立60周年,我们举办一个书画展,请他题幅字,他挥笔写下了“广西检察机关风清气正”。
 
    “任何时候都要想着农民兄弟”
 
    黄老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那些年,每年开春,人大常委会会议都要审议关于农业生产情况的汇报,对春种春耕,对解决化肥农药,对减轻农民负担,一一提出意见、建议。作为农民的儿子,黄老的心始终牵挂着农民。
 
    有件事我记得很深。浦北县泉水公社有一位农民,是当时公社的人大代表、生产队长。平时他喜欢看报读书。1981年初,他看到南方日报刊登农民包干到户的做法,也学着做。田地承包后,有的农户在承包地里种香蕉,挖鱼塘养鱼。那时不少地方还是“以粮为纲”,不允许这样做的。公社就罢免了这位人大代表的代表资格,还行政拘留了一个星期。解除拘留后,他写了一封信给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信转到黄老主任那里,他一看就感到不妥,怎么就这样罢免一个人大代表呢?他当即要求去调查。我和另一位处长赶到泉水公社,见了公社书记,也见了被罢免的人大代表本人,了解到他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调查回来后,黄老主任主持召开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听取汇报。黄老说:农民群众合法权益要保护,建议恢复这位人大代表的代表资格。此事妥善处理后,黄老提出,这件事要发个通报,表明我们的态度,不能对一个人大代表的代表资格说撤就撤,要保护人大代表的民主权利。
 
    我到柳州地区工作时,蔗糖业是主产业。但那段时间糖厂生产不景气,蔗农上交原料款后,没能及时领到款,给农民“打白条”。为此,发生了几起农民围工厂、围政府机关的事。黄老看到这消息后,专门同我讲:要想办法给农民兑现蔗款。他说:你叫糖厂厂长们换位思考,如果你是蔗农,辛辛苦苦种了一年蔗,卖给工厂了还领不到款,这一年里吃什么、喝什么?要带着对农民感情兑现蔗款。后来,我们一家厂一家厂商量,采取了一些措施,兑现了一部分“白条”。黄老知道后很高兴,他说:做事情,想问题,都要为农民兄弟着想,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任何时候都要想着他们。
 
    来宾属“桂中旱区”,雨量少,而土地又保不了水。虽然红水河从旱区流过,但河床低,难以取水,十年九旱。我去拜访黄老时,他说你们要花多点力气,想办法把红水河的水引上来,也要改良土壤,使田地能保些水。老百姓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水啊,如果水都不能解决,我们愧对百姓啊。后来,乐滩电站建成,红水河水位提高,我们抓住这个机遇,提出建设桂中旱区乐滩水库引水工程。2004年国庆前,取水口开工建设。我向黄老报告了这个消息,他很高兴。说这就对了,这就对了,政府就是要为百姓着想啊!
 
    “我这个老工业人为你们高兴”
 
    我在百色地区工作时,黄老曾说:百色铝土矿资源丰富,但光一个平果铝还不够,还要做大做强,不仅要发展氧化铝,也要发展电解铝,而且更要发展铝产品加工,把产业链拉长,提高它的附加值。那时我在地委协助联系工业,把这些话体现在具体的工作中。在地委、行署的决策下,下大力气主抓了铝产业的发展。这些年,每当我回到百色,在参观铝产业项目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黄老对发展百色铝产业的这些话。
 
    我在柳州地区、来宾市工作时,黄老多次讲起:桂中大地,农业还可以,工业是短腿,除了“八一”(八一铁合金厂)、合山煤矿和几家糖厂,就没有多少“货”了。你们要主攻工业,用抓农业那样的力气抓工业。
 
    2002年我们专门就工业发展作了调研。2002年底,来宾市成立,我们提出“工业立市”的思路,一手抓农业,一手抓工业;一手抓城市建设,一手抓产业发展,上了一批工业产业的项目,工业由短腿逐步变成长腿。2005年,在三产比重中,二产首次超过了一产和三产,工业发展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我把这个消息报告给黄老时,他说我这个老工业人为你们高兴啊。不过工业产业品种还单调,在制造业方面还要加大力度,能不能依靠柳州扶一下。现在,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柳来河一体化”,来宾和柳州的发展融为一体了。相信黄老在天之灵得知,也会为之欣慰。
 
    “过组织生活,一定要通知我”
 
    黄老对自己要求很严,清廉、正派。下乡出差,有的地方也想送一些土特产,让其尝尝鲜,他一般是不收的。实在无法拒收时,他总会折算交钱。
 
    黄老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时,还同时任自治区党委常委。那时他已70多岁了,他常说:老骥伏枥,思想不松、工作不松、纪律不松。照样经常轻车简从到工厂车间、农村田头、学校、边防等地调研。他党性很强,组织观念很强。过组织生活,总是以一个普通党员身份参加。那时,过组织生活很正常,几乎每半个月一次。老领导年龄都比较大了,而且还有不少工作。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真不好意思通知他们来。黄老知道了说:过组织生活,交党费,这是检验一个共产党员党性强不强、组织纪律强不强的表现,也是党员的义务。过组织生活,你们一定要通知我。每次过组织生活,黄老和大家坐在一起,谈思想、谈工作、谈感受,哪些做得好,哪些不足,哪些要加把劲,一一道来。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我总是很怀念。    黄老对人很随和,与同事友好相处,凡事都看得开,这也许是从战争年代历尽千辛万苦走过来的长者心态吧。我去看望他时,除了谈工作,他也会谈起生活。记得有一次,我们请黄老谈长寿之道,他说:哪有什么“道”?我说:我从认识您到现在几十年了,觉得您对人宽容、对己宽心、对事宽厚,吃得清淡,过得清白,这是不是也是一种长寿之道呢?他想了想,笑着说:恐怕也离不开吧。一个人要能宽心,要有善心,做善事,积善积德积寿啊!
 
    2012年1月7日,自治区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开幕前一天,天气很冷,我到医院去看黄老,问他明天能不能出席会议?他说去吧,尽点代表职责。我说外面天气很冷,一定要注意保暖。第二天,他准时出现在主席台上,只是显得有点疲倦的样子。1月13日,人大会议闭幕,他未能出席。散会后我又去看了他。他说,这几天感冒了,老是咳,感到有点累,就请了个假,其实,我真的想去给你的报告投个票呢(会议有一项内容是表决我代表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做的检察工作报告)。
 
    不料,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竟是我们敬爱的黄老出席的最后一次会议。2013年1月22日,自治区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开幕,主席台上再也没能见到熟悉的、敬爱的黄老慈祥的身影,我的心酸酸的,泪花直在眼眶里打转。
 
    敬爱的黄老——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