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陈云忠:“飞夺泸定桥”的幕后英雄

时间:2013-12-02 18:45:51编辑:中国红故事

    10月23日,是老红军陈云忠的百岁寿诞。中午,长沙西湖楼酒楼大厅显得格外喜庆,总政治部主任张阳发来了贺信,广州军区与省军区有关领导、与陈老同在东湖干休所里生活了几十年的老战友、陈老四川老家的亲朋都赶来道贺。
 
    生于1914年的陈老,按照中国人的“男做进女做满”的“虚岁”说法,今年正好100岁。
 
    “飞毛腿”当骑兵也很出色
 
    采访陈云忠,花了两个上午听他讲故事。陈老记忆的闸门被打开,宛如打开了最丰富的宝藏,里面有各种惊险,有各种电影般的情节。他甚至中途不需要休息,他说是年轻时当侦察兵和勤务兵练就的好体魄。故事就从飞夺泸定桥时陈云忠当侦察兵说起。
 
    “我1935年2月参加红军,参军就到了侦察连,是中央红军红一军团第二师侦察连,5月,我担任了飞夺泸定桥前夕的侦察工作。”
 
    飞夺泸定桥经典一役,让人们记住了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的勇士,殊不知,这也离不开二师侦察兵们对地形与敌情精准的侦察。
 
    “飞夺泸定桥前夕,作为侦察连,我们要先期而动。我有一双新布鞋,一直舍不得穿,可连长说,这次路途远,革命的双脚要保护好,我就把布鞋穿上了。”
 
    就这样,左边是悬崖峭壁,右边是波涛汹涌的大渡河,陈云忠和战友沿着曲折的羊肠小路强行军50多公里后,来到一条夺取泸定桥的必经之路。路很陡,山顶和隘口上都筑了碉堡,约有一个营的敌人把守。陈云忠通过仔细侦察发现,爬到左面的悬崖上,可抄到敌人的侧背,来个前后夹击才能取胜。
 
    后来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红军一部分部队在前面佯攻,一部分从左边爬上悬崖,前后夹击,敌人一看这架势,很多都跑了。“那次我们活捉了100多人,当时我还想弄一双俘虏的鞋,真皮做的咧,可时间来不及了,因为我们要火速赶往泸定桥去侦察。”
 
    “当侦察兵比较辛苦,部队在前面需要你侦察敌情时,你要去,后面需要你殿后打掩护时,你就得留下来。”陈老说,打掩护就是阻止敌人的追兵,但不要恋战,只要大部队转移了,他们也要赶紧去找自己的部队。
 
    “当了一年的侦察兵,练就了一双‘飞毛腿’,草鞋不知道磨破多少双,那时候就想,要是能骑马该有多好。”
 
    真是想瞌睡就遇到了枕头。1937年7月,陈云忠随红一方面军(曾称“中央红军”)改编的八路军115师东渡黄河走上抗日前线不久,就当上了晋察冀一分区司令部的骑兵班长。
 
    “骑兵班负责护送整个军分区的领导出行,要保证他们的安全,特别是护送领导去汉奸或土匪多的地方,更是要时刻保持警惕。”侦察兵出身的陈云忠,机灵而细致,没出什么岔子,“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还多次表扬过我。”
 
    “当骑兵班长时,经常要训练战士骑马的技能,解放天津后,就改成训练士兵怎么走田埂路了。”冷不丁,陈老又说起一件趣事。原来,1948年底,陈老所在的部队在完成平津战役中的天津攻坚战后,沿河北、河南一路南下,来到湖北孝感,住了一个月。在这里,他们这些来自南方的士兵,又担负起专门训练士兵走田埂路的任务,“部队士兵大多是北方人,不会走田埂,常常走着走着就掉到田里去了。这是在为渡江南下作准备了。”
 
     勇将做群众工作也是好手
 
    陈老很健谈,也很随和,“也许这是长期从事青年工作和群众工作练就的基本功吧,搞青年工作,要随时找他们谈心,做群众工作没有诀窍,就是要让他们觉得你是真心为他们好。”
 
    1936年初,正是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不久,陈云忠有了他的第三个革命“岗位”——红一军团训营学校学员。“训营学校招了100多人,基本上是性情开朗活泼又善于与人打交道的学员,作为各团政治处青年干事培养的。”陈云忠说,由于红军在长征途中减员比较严重,到达陕北后,部队有所扩大,到1936年8月底,红一方面军连同地方部队已发展到3万余人。“这些年轻的战士,需要有专职的青年干事做思想工作,引导他们遵守群众纪律,就像现在的大学生需要学生辅导员一样。”
 
    在训营学校,群众工作纪律讲得很多,也讲得很细,包括宿营时不能打扰群众、买东西要给钱、不能随地大小便等等。“战士若违反了群众纪律,就要受到严厉的处分,起码关3至5天禁闭。”陈云忠说,这些纪律,其实都是红军在苏区和长征期间的总结。长征一开始,红军就明确了要争取群众的基本任务,建立了连队地方工作组,从连长、连指导员,到排长、班长,都要负起宣传与争取群众的责任。“我参加红军,也是因为红军来到我家乡后,他们的行为打动了我。”
 
    “长征时,我们既要与敌人打正面战争,也要打心理战。”原来陈云忠每到一地,会看到反动派在老百姓墙上涂抹的宣传画,把红军画得 牙咧嘴,还有“共匪”、“赤匪”之类的反动标语。“而我们红军就要用实际行动去感化群众,让他们相信红军是好的,是工农群众自己的军队。”
 
    “群众工作做好了,部队的粮食就有保证了。”在晋察冀一分区,因为部队驻扎在山区,粮食本来就不多,最紧张的时候,就要跑到平原地带的敌占区去筹措粮食,“这就要靠我们的同志,在无数个晚上对敌占区群众去做大量细致的工作。”同时,八路军在晋察冀边区打鬼子、平匪患,也建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而穿越敌占区封锁线运粮,就像一部斗智斗勇的电影。“日本人早就围着山脚挖了封锁沟,隔断我们往山上运粮的路,我们就要找他们的薄弱环节。”有一次,陈老他们准备从一队伪军把守的碉堡前运粮,正好有个群众给伪军当厨师,于是,几个枪法好的战士跟着厨师混进了碉堡,把10几个正在打牌抽大烟的伪军控制住。这一边,他们请来的群众抓紧填沟平路。等30多辆运粮大车安然通过后,他们才让伪军放了几排空枪。
 
    生活动静相宜,也喜欢重口味
 
    面对百岁老人,免不了向他讨教养生之道。看一看老寿星列的菜谱吧:红白萝卜、淮山、土豆、油麦菜、大葱……其实这也没什么值得借鉴的,因为老寿星又说了:“只要是牙齿咬得动的,什么都喜欢吃,不忌口。”
 
    “四川人嘛,还是要吃麻辣,光吃得清淡,口里没味。”陈老喜欢重口味,即便是早餐,也要就着老干妈送馒头,而炖牛肉、狗肉时,就更少不了花椒。   “爷爷最爱喝鱼汤和鸡汤了,每次他钓了鱼回来,就让我们吃肉,他喝汤。”孙媳妇小贺告诉我们。
 
    钓鱼,可以说是陈老的长寿秘诀之一。“退下来后,把家安顿好,房子前后开荒种了地,就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我就开始买了钓竿学钓鱼了。”在陈老的带动下,东湖干休所里有40多个老人迷上了钓鱼,前几年,他还发挥当侦察兵的特长,走上10来里路去钓鱼。
 
    “种菜、做家务,就是搞运动,钓鱼时就提倡静养,脑子不要想事。”如此一动一静,陈老过得甚是自在。
 
    “上个星期,在干休所附近的鱼塘里,陈老还钓到了一条五六公斤重的大鱼,他独自溜鱼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来等鱼游累了,我们就协助陈老把鱼提上了岸。”干休所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
 
     别看陈老的身体好,其实他也受过伤痛的折磨,“大伤小伤都受过,有一块弹片在身体里呆了10多年。”1939年,陈老参加著名的黄土岭战役时,敌人的一个小钢炮打过来,一块弹片穿进了他的右肩。由于医疗条件有限,陈老的肩膀当时只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消炎处理,这块弹片直到1951年才取出。
 
    ■人物小档案
 
    陈云忠,四川省古蔺县人,1914年10月出生,1935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8月离休,现为湖南省军区东湖干休所正师职离休干部。历任侦察兵、勤务兵、青年干事、班长、排长、晋察冀一分区3团8连连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6军159师476团1营营长、新化县兵役局长和邵阳军分区副参谋长等职。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1955年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各一枚,1988年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