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火与血的考验—方志敏闹革命的故事

时间:2012-02-07 15:32:00编辑:中国红故事

1922年夏天,方志敏到了上海。

那时候上海是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在上海的马路上,方志敏看到,洋人的警棍在黄包车夫的身上飞舞;喝得烂醉的外国士兵,肆意侮辱中国的百姓。

一天,方志敏和几个朋友来到“法国公园”想进去玩玩。他们走到公园门口,一个显眼的牌子映入眼帘:“华人与狗不准入园。”

方志敏站在“华人与狗不准入园”的牌子面前热血沸腾脸发烧,感到一种奇耻大辱。堂堂的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都不能自由行走。

面对“华人与狗不准入园”这块耻辱牌,方志敏暗暗发誓,一定要赶走帝国主义列强,为中华民族解放面奋斗到底!一定要铲除“华人与狗不准入园”这块耻辱牌!

很快,方志敏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也很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坚定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在火与血的考验中百炼成钢,成为解放中华民族的先锋。

下面讲几个方志敏闹革命的故事:

1925年夏天,方志敏在家乡湖塘村秘密成立了农民协会,带领贫苦农民与地主展开了斗争。

那年天旱欠收,到了秋天,许多贫苦的农民发愁交不起租,还不了地主的债。

方志敏召开了贫雇农大会,对大家说:“今年地主收租讨债,我们就要求减租减息。如果地主不肯,咱们就跟地主斗,不交租,不还债!”

农民们都害怕地主,不敢行动。方志敏带领一部分积极分子先把一个地主抓了起来,要他减租,并把借据还给农民。这一来,农民们有了劲头,都准备跟着方志敏干。不料,方志敏的五叔、地主方雨田跳出来,带头对抗农民运动。其他地主不敢收租收债了,方雨田却气急败坏地质问方志敏:“我是你亲叔,你该不会六亲不认吧?”

方志敏觉得不把方雨田的气焰打下去,斗争就不能取胜。他对大家说:“你们不要以为方雨田是我五叔,我就循情看面子。他既是地主,又和我们对抗,咱们就跟他斗争到底!”

一天晚上,他带领全村的贫雇农,手拿铁叉、锄头,包围了地主方雨田的大院,而冲在最前面的是方志敏。

方雨田紧关大门,躲了起来。几个农民翻墙进入方家大院,把门打开,大家一下子冲了进去。方雨田狗急跳墙拿刀想行凶,农民夺下他手中的刀,用绳子把他捆了个结实。

地主方雨田被斗倒了,震动了整个弋阳县。农民运动蓬勃开展起来。

江西的农民在方志敏的领导下,把土豪劣绅打得屁滚尿流。农民从漆工镇警察所里缴获了两条半枪。一条是“汉阳造”,一条是“三八式”,还有一条“九响毛瑟”被截去了半截枪筒,只能算半条枪。方志敏出门时就把这半截枪筒的枪带在身边当作防身武器。很快,“方志敏两条半枪闹革命”的消息就传遍了方圆几百里的地方。方志敏带着那半条枪,有时穿件灰袍子,化装成商人;有时光脚穿草鞋,化装成农民,四处宣传鼓动领导革命运动。

方志敏给穷苦农民开会讲革命道理。

方志敏问大家:“谁欠了地主的债?谁欠了租?”

大家一齐举手说:“我们都是穷人,不穷也不来革命了!”

“现在共产党来了,不交租,不还债,大家赞成不赞成?”

“这样的好事情,谁不赞成?”

方志敏又接着说:“我们共产党的道理,就是活不下去了,要平债,要分田,要革命!你们赞成就写上自己的名字,咱们干起来!”

听了方志敏的话,农民们都在红纸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还画押宣誓:“革命到底,永不变心!”

就这样,农民革命团组织起来了。

农民革命团在方志敏领导下搞起了革命。

蓝家沟的农民穷得没法过了,冒着生命危险开了一个小煤窑。县衙门派来一个当官的,领几个法警来要捐税,每月缴5元。

农民们抗着不缴,说:“我们连吃的也没有,拿什么缴捐纳税?”

当官的大喊:“好呀,你们抗捐不缴,我把你们都抓到牢里!”

那个当官的还打了一个农民, 农民们一拥而上,把当官的推了个四脚朝天。几个法警围上来想行凶,也被农民揍了一顿。事情闹大了,农民找方志敏出主意。方志敏想,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不暴动敌人也会来抓你,干脆,提前动手,让敌人措手不及。农历年三十晚上,蓝家村的农民暴动了。农民革命团烧毁了几百份地契,分了几百担粮食,农民还编了歌谣:“湖塘塌塌岭,出个方志敏,一心干革命,为的是穷人。”

有一天早上,方志敏看见一个老农掉到了河里。他脱了棉袄,跳进冰冷的水里把老农救了上来,还把自己的棉袄给老农披上。

老农流着泪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方志敏笑着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方志敏非常关心老百姓。和群众在一起,他总是问长问短,群众也愿意和他接近。

这一天,方志敏和几个战士来到一个村子里参加一个会。许多群众跑来看望他,不知怎么消息走漏了。正谈着,白狗子把村子包围了,情况十分危急。方志敏把群众疏散了,和几个战士一边打一边撤退。可是,白狗子人多,眼看就要追上了,怎么办?

正在这时候,白狗子们定住脚不跑了,一个个蹲下身子,抢着拾地上的银元。有的没拾到,就和拾到的争抢起来,你争我夺打成了一锅粥。当官的没办法,踢这个一脚,踹那个一腿。趁这个机会,方志敏他们脱了险。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村里的群众见敌人追赶方志敏,情况很危急,没有别的办法,就把打土豪收来的银元拿出来,丢到路上,缠住了爱财如命的白狗子。

有一天傍晚,在敌人占据的一个村子里,突然听得一阵“得得”的马蹄声,一个穿着笔挺的制服的国民党军官,带着两个背着驳壳枪的卫兵进了村。村里的两个地主豪绅见来人势头不小,就出来低头哈腰地热情迎接。

那军官骑在马上挥着鞭子,说:“大部队马上就要到了,为了配合军事行动,今晚上在周家祠堂开会,所有乡绅都要参加,不到的以军法论处。”

天刚黑,周家祠堂里就挤满了全村的地主乡绅,那个军官用手电朝每个人脸上照,还拿出一个小本,借着油灯的光,一个一个点名。点完了名,那个军官让他们都到里面屋子里去说话,说有机密事儿商量。

地主乡绅们乖乖进了里屋。那军官忽然掏出哨子“嘟嘟嘟”一吹,从祠堂四周进来一群手拿梭镖、土铳的农民革命团员。地主乡绅们一看,都吓瘫了,哆哆嗦嗦地问:“你……你们?”

那军官“啪”的一声,把国民党军帽往桌子上一扔。卫兵说:“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方志敏。我们是他领导的工农红军。”

地主乡绅们一听,“咕咚”一声都跪到了地上,哀求那个军官!“饶命!饶命!”

方志敏怒喝一声:"都给我捆起来,押回根据地,看他们手上沾没沾革命者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