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拿破仑:从军人到皇帝

时间:2015-09-25 20:02:08编辑:中国红故事

  由于拿破仑挺身而出,镇压了反对法国大革命的暴乱,巴黎恢复了秩序,法国境内平静了。这时以巴勒为首的3位总裁共同执政,开始积极筹备对外扩张。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意大利,理由是奥地利军队经常通过意大利骚扰威胁法国。
鉴于拿破仑太年轻,政府对他能否带领大军翻过阿尔卑斯山还不太放心,指派老练的阿尔卑斯军指挥官凯尔曼担任副总司令。不料却遭到拿破仑的断然拒绝,他充满自信,认为自己足以领导这支军队。
派给他那支部队原本就是长期驻扎阿尔卑斯山的,军中条件极差,官兵军服破旧,刀枪锈损。士兵酗酒成风,军纪松散,而且还流行疾病。当拿破仑亲眼目睹这些情景时,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一支军队,能够翻越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去战斗吗?可是,当他知道军中有一批杰出的勇将时,又有了信心,他们是奥吉罗、马希纳、夏尔那、吉贝尔、兰奴等人。
不过,这些将领并不太了解拿破仑,因为长期驻守边疆,消息闭塞,国家的事情他们并不太清楚。在他们看来,政府派了这么个瘦弱的小伙子来统帅他们,真是有点可笑。又听说这个小伙子将要率领他们翻过阿尔卑斯山进攻意大利,他们吃了一惊:这简直是疯子的决定!3万6千名士兵、4000匹瘦马、24门山炮和仅有30万法郎的军费!而此时山上又是大雪纷飞。军官们想想心里都打抖。
为了鼓舞士气,拿破仑把部队集中起来,举行阅兵,然后进行了具有鼓动性的演讲:“士兵弟兄们,你们虽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条件很艰苦。
但是政府把你们当作唯一的依靠。自从你们驻扎阿尔卑斯山以来,一直是法国人的榜样。能够和你们并肩战斗,这是我可以感到自豪的……只要越过阿尔卑斯山,下面就是肥沃的绿色平原和美丽的城市。让我们怀着必胜的信心,鼓起勇气来吧……”

  拿破仑的演讲充满了热情和说服力,士兵们不由得都受了感染。“法国万岁!”“法国军队万岁!”巨大的回音在阿尔卑斯山谷回荡。
经过一番休整,部队开始向阿尔卑斯山进发,拿破仑曾经详细地研究过翻山的道路,他知道必须在山上的积雪未融化之前通过,这时敌人比较松懈。
每一辆炮车都需用几匹马来拉牵,山路行走艰难,3万6千人的部队像一条巨蟒,慢慢地向山顶婉蜒游动。风雪漫天,严寒刺骨,途中有人掉了队,也有马匹和炮车掉到山谷里,但他们终于越过了大山, 向那宾方向挺进。回头看看,连他们自己都难以相信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这时已经是春天。前面是皮蒙山脉,可以看见下面波光粼粼的河流和广大的伦已底平原了。
“我们到意大利喽!”士兵们欢呼雀跃。
拿破仑骑在马上,下达了向意大利进攻的命令。当部队靠近萨丁尼亚王朝军队的驻地时,他命令打起军鼓,以壮声威。经过6次激战,大获全胜,攻克了4处要塞,缴获了50门大炮和21 面军旗。
战斗结束后,拿破仑让饥饿的军人饱餐一顿,然后美美睡上一觉,准备继续前进。
当时意大利在奥地利军队的占领下,意大利人希望拿破仑帮助他们赶走奥地利人,拿破仑了解这一点,因此,他命令部下严守军纪,不得侵扰意大利人民生活。奥地利军的将领是72岁的老将波吕留,他将1万名步兵和30门大炮部署在阿德河沿岸,企图阻挡拿破仑军前进,双方在这里展开了激战。
奥军的大炮炸毁了阿德河上唯一的一座桥梁。法军从桥的下游涉水过河,插入奥军阵地。拿破仑手持军刀,带领士兵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大败敌军。从此,士兵们都亲切地称他为“我们的小伍长”。
拿破仑率军长驱猛进,先后占领了米兰、艾勒西摩、德哥、蒙德依、克拉斯柯等城市。他们进入米兰时,受到意大利人民的热烈欢迎。拿破仑每到一处,都废除旧法,另立新法,给人民以平等与自由。
奥军一退再退,法军一路猛追。在曼突阿,遭到奥军的顽强抵抗。波吕留将军把部队集中在这里,并招募了许多新兵。7月炎夏,双方在阿可拉的沼泽地区展开了激战,双方损失都惨重。
法军在撤退的时候,拿破仑不慎跌在泥淖中,当奥军追杀过来时,拿破仑只身藏在阿吉桥下的芦苇丛中,泥水漫到他的胸部,满头满脸的污泥。敌人无论如何想不到在泥沼中挣扎的那个人就是法军的统帅,并没有对他在意。后来,法军在兰奴将军的指挥下又组织了反击,打败奥军,救出了拿破仑。
一位叫米伦的上校在敌人炮击时,用自己的身体保护拿破仑,牺牲了生命。兰奴将军也为保护拿破仑受了伤。
法军终于在拿破仑的指挥下大获全胜,攻占了屡攻不下的卡迪罗高地,占领曼德瓦,肃清了意大利北部的奥地利军队。这时,原本散漫而且条件也很差的这支法国远征军,已经成为欧洲第一流的军队。
1797年12月,在与奥地利签定了和约后,远征军凯旋而归,回到巴黎。
巴黎市民都聚集在宫殿前的广场上欢迎他们归来的英雄。然而,政府的那些官员们却并不高兴。拿破仑成了举世瞩目的英雄,这使他们既嫉妒,又不安。
拿破仑休息了一段时间,经常邀请作家、诗人、艺术家和科学家去他那里作客,日子过得很愉快。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又在酝酿下一个战争计划。
当时英国人也正在酝酿扩张,准备在地中海马耳他岛、埃及和叙利亚等地建立根据地。并企图说服欧洲其它国家共同反对法国革命。拿破仑很清楚这一点,他将英国作为下一个攻击目标。
可是,当他来到曼登海岸,遥望波涛汹涌的多佛海峡,又觉得征服英国没有希望。法国海军远非英国海军的对手,即使侥幸渡过海峡,进入英国,一旦粮草跟不上,必将全军覆灭。
经过一番苦思,拿破仑突然有了主意:进攻埃及!埃及位于北部非洲,是通往印度的必经之路。占领埃及,就切断了英国与亚洲的商业来往。这对英国是一个致命打击。拿破仑自幼对东方有一种神秘的向往,希望征服亚洲,完成亚历山大的伟业。
当他向政府提出这一计划时,部长先是感到吃惊,继而便一致同意。他们恨不得他现在就离开巴黎,哪怕是让他滚到地狱里,他们才高兴哩!

  1798年5月19日晚,拿破仑率领一支由350艘船只组成的庞大船队,从土伦港出发了。船上载着3万8千名陆军,1万6千名水兵,驶向地中海的马耳他岛。
英国海军著名将领纳尔逊很快得知了拿破仑的行动,立刻调动一支战斗力很强的舰队,一路追击过来。可是,当他们追上法国舰队时,因为是深夜,海上一片漆黑,风浪又很大,竟没有发现拿破仑的舰队。英国战舰速度快,超到前面去了。自然是扑了个空。
6月10日,拿破仑的军队顺利地在马耳他岛登陆。
纳尔逊非常恼火,法军一旦上了陆地,就拿他们没办法了。他估计,拿破仑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埃及的亚历山大港。
纳尔逊的判断是正确的,拿破仑正是这个打算。可是,非常遗憾,这次与上次一样,因为英国舰队速度太快,比拿破仑早两天到达亚历山大港,自然又是扑了空。
如果纳尔逊稍有点耐心,再等一天,就必定与拿破仑的船队在海上相遇,肯定可获胜。可是他太急躁了,他以为自己判断失误,掉头又离开亚历山大港。
就这样,纳尔逊像追赶影子一样,在广阔无垠的地中海上疲于奔命,士兵们都感到劳累不堪。
拿破仑的军队平安地踏上了埃及的土地,进军首都开罗。当他们穿过炎热的沙漠时,遭到勇敢善战的贝多因族军队的攻击。但他们人少,不是法军的对手。
进入沙漠深处,严热酷暑和缺水使得许多人倒下了,行军越来越艰难。
个别将领劝拿破仑放弃进攻开罗,但拿破仑坚决不同意,命令他们顽强地前进。
尾随在后的贝多因族武士只要发现倒下的法国士兵,便毫不留情地一律杀死。这样,艰难挺进的拿破仑部队后面就拖着一条长长的血迹。沙漠上布满了法军的尸体。
7月10日的早晨,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了金字塔的身影,这儿离开罗不远了。法军将士已经精疲力竭,此时哪怕只有一滴水也能支持生命。士兵们发出怨恨的诅咒,连米勒、兰奴这样的杰出将领也都疲惫得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挣扎到金字塔下,他们正想喘口气,突然杀声四起,当地土著马美卢族的骑兵又像自天而降似地向他们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拿破仑命令以金字塔为屏障,架大炮,向土著人轰击。
马美卢人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进攻非常顽强,虽然成片地倒下,后面的人仍马不停蹄地向前冲。拿破仑的军队面临死亡,也个个拼命。猛烈的炮击使对方伤亡惨重,马美卢人终于开始退却了。
经历了一场战斗,拿破仑军队的士气又振作起来,他们继续前进。7月21日,他们终于看见了开罗城外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着玫瑰色的摩卡丹山和辉煌的宫殿庙宇。将士们都兴奋得忘乎所以,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拿破仑首先命令在城里张贴《告埃及人民书》,宣称法国人是为了爱、为了平等与和平而来,绝不是来侵犯的。同时,他严令部下:不得伤害埃及人民,如有违犯,立即处死。
开罗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市场上到处都能看见琳琅满目的陶器、金银制品、地毯以及美丽的头巾,身着异国服装的男人和女人熙熙攘攘,更使他们目不暇接。法国士兵在这里购物、痛饮美酒、尽情玩乐,简直像到了天堂里。
随军而来的那些学者和艺术家在恢复元气之后,便开始搜集,研究埃及的风物人情,远征的痛苦都被抛到九霄云外。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传来一个很坏的消息:停泊在尼罗河的阿布琪湾的法同军舰受到纳尔逊舰队的袭击,全部被击沉,l万6千名水兵统统遇难。
这个沉重的打击使得一向英勇无畏的拿破仑也感到恐慌,他知道,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没有退路,回不了法国了。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拿破仑决定放弃回国的打算,沿陆路攻打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和印度,去征服东方。然后在印度招募军队,养精蓄锐,再回头征服欧洲。
1799年2月,拿破仑率1万4千名士兵,开始进攻被土耳其人占领的叙利亚。战斗进行得很顺利,土耳其军望风披靡。当人们攻下雅法之后,军中突然流行瘟疫,将近一半士兵病倒。沙漠中连一片树荫都没有。他们企图攻下前面的达克尔城,以便休息整顿,但由于守卫达克尔的是用英国武器装备的阿尔已尼亚军,连续攻了12次都没有攻下来。而英国舰队又不断地从海上支援达克尔,拿破仑只好宣布撤退,回埃及去。
从达克尔返回开罗,一路上都是无边无际的大沙漠。正常速度要行军25天。何况这支军队已经被疾病、酷热和失败折磨得奄奄一息,还带着那么多伤病员。沙漠上时而骄阳似火,时而风暴袭来,灰沙漫天,士兵都睁不开眼,呼吸感到非常困难。这是一次惨痛的溃败,许多士兵走着走着便倒下去,永远起不来了,野兽和兀鹰在后面收拾他们的尸体。威震欧洲的拿破仑大炮几乎全部被遗弃在沙漠之中……  他们终于回到了开罗。为了掩饰这次失败,拿破仑贴出公告,谎称远征叙利亚大获全胜,说现在达克尔已是一座空城。
经过几天的休整之后,法军与土耳其军在亚历山大港又进行了一场战斗,这次真的大获全胜,歼灭对方:1万7千多人。拿破仑很得意,因为这足以证明他的谎言,洗刷他的耻辱。
可是,由于他远离祖国,法国国内一片混乱。奥地利人又乘机夺回了意大利,使得拿破仑第一次远征前功尽弃。拿破仑整天坐立不安,长久困在埃及不是办法,他决定丢下部队,只带几员大将和500人马,乘两只大船,悄悄地潜回法国收拾局面。留下克勒贝尔将军镇守埃及。
拿破仑突然出现在巴黎,使得整个欧洲又一次震动了。人民欢欣鼓舞;巴黎的执政官们却非常紧张。他们很清楚,拿破仑回来对他们掌握政权是极其不利的。于是,他们互相串通,商量对策,想以敌前逃亡的罪名将拿破仑送上法庭,甚至送上断头台。可是,尽管他们这样想,但他们也知道,要除掉法国人民拥戴的拿破仑,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时,拿破仑的诸多亲友都已进入政府和议会,有一定活动能量,他们说服争取政府官员中一部分人站到拿破仑这一边来。拿破仑的妻子约瑟芬也发挥她高明的社交手腕,为拿破仑争取支持者。这样,很快地,拿破仑控制了政府和军队。国内形势也逐渐稳定。
然而,议会中反对他的仍大有人在。5位执政者中,支持他的只有两位。
拿破仑在征得元老院同意之后,将议会迁到巴黎郊区圣科隆的宫殿里。
然后,他在那里召集议员们开会。当拿破仑来到会场时,突然有人高喊“打死他!”接着便有许多议员向他扑来,拳打脚踢。拿破仑一声不响地倒在人群中,他知道,现在不能反抗,他若在这里动武,那只会对他更加不利。
此时议会里也有许多来参加旁听的民众,见此情景,都大声呼救。在会场外面的骑兵闻讯冲入议会,与那些疯狂的议员打斗开了。议员们当然不是骑兵们的对手,纷纷落荒而逃,有的从窗户往外跳……

  拿破仑已经被打得昏了过去。当他醒来后,站起来走到窗口,打开窗户,露出全身斑斑血迹,向他的部下下达了镇压的命令。
在枪杆子面前,反对派的议员们终于屈服了。
1799年11月,议会进行了重新选举,选出3位执政官:拿破仑、谢斯和吉哥。拿破仑是第一执政。
年方30岁的拿破仑,终于掌握了法国的政权。
自从拿破仑掌握政权以后,法国开始平静,所有的骚乱都停止了。这一段时间,他致力于治理国家,制定了著名的《拿破仑法典》,这部法典成了法国法律的重要经典,并且也是现代《民法》的基础。
他善于用人,自己也异常勤奋地工作。法国的经济开始进入发展的轨道,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可是,边境上却并不宁静,重新占领了意大利的奥地利军队不断地骚扰,这促使拿破仑下了再次远征意大利的决心。1800年5月7日,拿破仑亲率4万大军,第二次翻越阿尔卑斯山,在马连戈平原与奥军展开了一场殊死的决战。开始时,大炮数量6倍于法军的奥军占了明显的优势,差点将京破仑军全部消灭。幸亏德西将军率领的6000援军及时赶到,这才扭转了败局。但不幸的是,德西将军却在敌人的炮击中中弹身亡。为此,拿破仑不胜悲痛,他流下了眼泪,命令呜炮为德西将军致哀。
战败的奥地利被迫与拿破仑签订了和约。接着,普鲁士、巴伐利亚、俄罗斯、拿坡里、西班牙、葡萄牙和英国也都先后与法军签订了和约。
拿破仑胜利凯旋,再次受到巴黎民众的热情欢迎。这时他得意极了,认为世上没有他拿破仑做不成的事,并从而产生了要征服世界的野心。
英国虽然已经与法国签订了和约,但在拿破仑眼中,永远是法国的威胁和头号敌人。英国有强大的海军,横行于全世界。全球到处有它的殖民地,英国人很自豪地称他们的国家为“日不落帝国”。拿破仑暗想:我一定要彻底征服它!其余的欧洲和亚洲的国家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这时被法国大革命推翻的波旁王朝路易十六的弟弟从国外给拿破仑写来一封信,信中高度地赞颂了拿破仑的丰功伟绩,但同时又提出一个荒唐的要求。他要求拿破仑允许他回国,重建波旁王朝。他说,他将视拿破仑为新王朝的最高功臣。
拿破仑看信后只是轻蔑地一笑。他想自己的地位与皇帝已相差无几了,如果法国需要皇帝,也轮不到那个断头皇帝的弟弟呀!除了我拿破仑,还有谁配当皇帝?他客客气气地回了一封信,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从这以后,他开始认真地思考自己是否应该称帝了。
当他这个念头逐渐暴露后,先是在他的政府里出现了反对派——就如古罗马的凯撤企图称帝,遭到元老院大部分议员和他的亲人反对一样,他们组织了许多暗杀行动,以阻止京破仑当皇帝,他们认为,那样一来这等于完全否定了法国大革命,只下过是换了一个皇帝而已。不过,这些暗杀都没有成功。
为了保护自己,拿破仑开始逮捕和镇压反对派。这样一来,连他自己的兄弟也都开始反对他了。担任内政部长的弟弟卢香不再与他同心同德。他的哥哥,担任罗马大使的约瑟夫也参加了反对派的行列。他的妹妹卡洛琳,以及他的朋友诗人路易等人都对他表示不满。甚至连他的妻子约瑟芬也劝他打消这个念头,说当皇帝是要被杀死的。
可是,拿破仑主意已定,谁也不能改变他的想法。他固执地认为,法国人民是支持他的,他们希望他当皇帝,因为只有他当了皇帝,才能保证法国永远强盛。应该说,他的理由并不是自欺欺人,在老百姓看来,帝制也罢,共和也罢,只要国家政权稳定,就能过上好日子。他们希望早点结束力争夺政权而引起的动荡不安。况且,在他们心目中,拿破仑早已经是皇帝了。
终于,在1804年5月,由元老院提议,通过国民投票表决,拿破仑被推举为法国皇帝。
“皇帝万岁!”整个法国都在欢呼。
拿破仑在举国欢呼声中洋洋自得:现在,还有谁能反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