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从皇帝到囚徒

时间:2015-09-25 20:02:07编辑:中国红故事

  拿破仑称帝的消息使得欧洲其它国家大为震惊,他们知道,拿破仑此举将意味着他要称霸整个欧洲,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于是以英国为首的各君主国家开始展开对法兰西的攻势。他们派刺客潜入法国,进行了许多次暗杀,但均未成功。
  拿破仑一向是视英国为他的头号敌人的,但因隔着一条宽阔的海峡,而英国的海军又非常厉害,实在是拿它没办法。正当拿破仑煞费苦心地计划着如何才能战胜英国海军的时候,奥地利却悄悄地将8万人马调集到法国东部的边境上。奥国是法国的宿敌。
  拿破仑闻讯后,毫不犹豫地将18万大军派往多瑞河畔,并迅速地包围了奥军。奥军统帅马克元帅没料到拿破仑的军队行动如此神速,措手不及,被迫退到乌尔米草原,最终全军投降。
  接着,在1806年12月,拿破仑又对俄国和普鲁士展开激烈的战斗。普鲁士军队比奥地利军队更骁勇善战,是自腓特烈大帝后,欧洲最负盛名的精兵。但他们在拿破仑面前同样没有逃脱战败的命运。何乌兹特立一战,法军大获全胜,他们耀武扬威地经过威玛,进入首都柏林。
  拿破仑所向无敌。然而,就在他到处打胜仗,他本人也俨然以战神自居的时候,在后方的法国人民生活却越来越困难,沉重的战争负担压在他们肩上,他们实际上是在为拿破仑称帝欧洲的梦想付出巨大的代价。
  奥地利、普鲁士和俄国在战败后,先后与法国签订了和约,俯首称臣。
之后,拿破仑宣布了“大陆封锁令”,严格禁止欧洲的所有国家与英国通商,企图在经济上封锁英国,从而削弱它的军事力量。
  起初,这一举措给英国的打击的确不小。但英国经济实力远比法国强大,虽然京破仑控制了欧洲大陆的资源,英国却加强了与美洲大陆和南亚次大陆的贸易往来,得到丰富的资源给。
  “大陆封锁令”没有困死英国,却给整个欧洲国家的经济造成巨大的损失。法国既不能给他们提供廉价的工业品,也不能像英国一样成为大陆农产品的消费者。同时,欧洲经济的萧条也影响了法国本身的经济,危机频频发生。
  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有些国家开始暗中抵制“大陆封锁令”,与英国紧邻的葡萄牙和西班牙政府默许商人与英国进行交易。拿破仑很快就得知这一情况,他勃然大怒,在他看来,这是无视法纪的严重走私行为!

  1807年11月,他决定惩罚“违法乱纪”的葡萄牙和西班牙,贸然发动了伊比利亚半岛战争。拿破仑认为,这两个弹九小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轻而易举地就能将它们征服。
  征服葡萄牙的确没费吹灰之力。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西班牙却不太好对付。法国人的野蛮侵略行径,激起了西班牙人民持续不断的反抗。
  1808年7月19日,在安达卢西亚拜伦地区的一次战役中,法国名将杜邦将军在被围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率2万军队向西班牙军投降。这一事实打破了法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也大大鼓舞了西班牙人民反法斗争的信心。斗争更加活跃主动。游击队神出鬼没,一度收复了马德里,赶走拿破仑的哥哥约瑟夫国王。
  为了挽救败势,拿破仑只好亲自出马。同年11月,他率领16万法军开赴西班牙,再度攻占马德里。但游击队灵活主动的袭击却使得法军惶惶不可终日。拿破仑也感到束手无策。
  这场伊比利亚半岛战争持续多年,牵制和消耗了法军30万精锐部队,使拿破仑一直陷于困境中。最后,因奥地利又准备伺机反扑,拿破仑不得不退出西班牙,这场侵略战争终于以失败而告终。
  拿破仑初登帝位时,还不太介意帝王的出身和称号。随着他欧洲统治者的地位一步步确立,他开始背离当初的革命原则,从原来反对封建世袭制度转向正统封建主义,他希望有自己的后代,这样才能使他的王朝代代延续下去。
  约瑟芬王后虽然是拿破仑最爱的女人,但遗憾的是她不能生育。
  拿破仑想,为了帝国的利益,必须和皇后离婚。
  当他在一次午餐后,正式向她宣布他的决定时,约瑟芬皇后立即昏倒了。
拿破仑不动声色地叫侍卫把她抱回房间。事后,他对悲痛欲绝的约瑟芬皇后说:“在政治上,没有良心而只有头脑。我也是出于无奈!”

  1809年12月15 日,在帝国大臣们和所有的亲属面前,约瑟芬被迫在离婚证书上签了字。他答应给她一座宫殿,并每年给她100万法郎的生活费用,他将经常去看望她。
  离婚证书很快就得到罗马教皇的破例认可。
  之后,拿破仑召开大臣会议。这些新贵们为了保存自己的利益,都希望拿破仑后继有人,他们认为皇帝应与欧洲最大的占老王朝结亲。商量来商量去,认为俄国沙皇的妹妹比较合适。于是,拿破仑便派使臣去求婚。不料,沙皇的妹妹根本瞧不起这位平民出身的皇帝,认为与拿破仑结亲有损于俄国皇族的尊严。
  这一拒绝,对拿破仑来说是件很丢面子的事。他想:我已经是欧洲的霸主了,俄国人竟然还敢蔑视我的出身,我一定要报这个仇!他咬牙切齿地下了决心。
  而后,他转向已被他征服的奥地利王朝公主玛丽亚·路易丝求婚。奥皇不敢不答应。婚约是完全照抄法国路易十六皇帝和另一位奥国公主(玛丽亚·路易丝的亲姑妈)的婚约,此时,拿破仑已经向欧洲古老的封建制度彻底妥协了。
  婚礼是在维也纳的一座教堂举行的,盛况空前。在这之前,新郎和新娘都没有见面,甚至连举行婚礼这一天也没有见过面,拿破仑本人根本没有去维也纳,新郎的角色是由他手下的贝尔蒂埃元帅和查理大公共同担任的。奥地利人敢怒而不敢言。
  拿破仑的新婚在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反响,许多人认为,战争已经结束了,英国由于失去了大陆的主要盟友奥地利,也必定要与法国和解。以后,将面临战争危险的是俄国,因为它曾经拒绝给拿破仑一个新娘。
  为此,俄国人开始感到惊慌。
  拿破仑的确是这样做的。
  1812年2月至3月,他分别与普鲁士、奥地利两国签订了盟约。到5月,他前往设置在德累斯顿的大本营,调集了51万人马,在维斯杜拉河沿岸拉开战线,气势汹汹地准备进攻俄国了。可是,这次“战神”却大大地失算了,等待他的是失败的命运。
  俄国人调集了40万的兵力,分成3个集团军。陆军宿将巴克莱任代总司令,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亲自督战。
  拿破仑大举进攻,想速战速决,一举攻下莫斯科,所以,他急于和俄军主力决战。巴克菜改变了原先的作战方案,采取了边战边退的战略,引诱法军进入俄国纵深地带,而不肯与敌人主力进行决战。因为严冬即将来临,这对法军是非常不利的。
  巴克莱这一战略并不为国人所理解,沙皇迫于舆论压力,撤换了巴克莱;由著名老将库图佐夫顶替。库图佐夫抵达前线后,分析了形势和条件,认为巴克莱撤退的战略是对的。
  俄军一路后撤,拿破仑军穷追不舍,战线越拉越长。
  当俄军退到距莫斯科120公里的波罗季诺村时,停止了撤退,在那里摆开了战阵,迎击法军。这时,拿破仑的后续部队还没有跟上来,双方兵力相差无几。
  9月7日一场激战,双方损失都非常惨重,各自消耗了大约5万兵力。
然后,俄军继续撤退。9月15日,法军攻进无人防守的莫斯科,俄国首都已是一个空城。俄军在撤出这座城市之前,放了一把大火,火势渐渐蔓延开来,当拿破仑进入克里姆林宫时,美丽的莫斯科深秋景色正被大火淹没。
  面对熊熊的冲天大火,拿破仑脸色苍白,喃喃道:“多么可怕的景象!这是他们自己放的火……多么大的决心!怎样的人啊!这是野蛮人!”

  莫斯科的严冬来临了,俄国人的坚壁清野给法军造成极大的威胁,这里的气温低达零下30多度,粮食严重缺乏,法军又饿又冷,冻死无数,满街都是士兵的尸体。
  俄军则不然,他们有人民的支持,补给充足,战斗力越来越强,不断地从外围打击和消耗法军。拿破仑在困守莫斯科一个多月后,终于意识到,继续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他决定于10月19日退出莫斯科。此时,出征时的50余万大军已经所剩无几,俄军乘机一路追杀。到最后,法军活着回去的只有2万余人。除了少数被俘者外,大多数都战死、饿死和冻死了。
  进攻俄国的失败,对拿破仑的帝国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可是拿破仑并不接受教训,他咽不下这口气,决心要报这个仇。他用3个月的时间又重新组建了一支40万人的军队。1813年5月10 日,与俄国及普鲁士的反法联军进行了3次战役。在此期间,奥地利曾出面调解,但未成功,后来,奥地利转而加入反法联军。莱比锡一场激战,法军再次战败,退回法国本上作战。
  1814年1月,联军进攻法国,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搏斗。联军占有绝对优势。3路大军气势汹汹直扑巴黎。法军节节败退,形势险恶万分。
  拿破仑仍不承认自己的失败。1月25日,他准备在马恩河畔的夏龙与联军进行垂死的较量。这时,法军可以作战的兵力仅有4万7千人,而联军的正面兵力就有23万,后援部队还在源源不断地开来。
  在战斗中,尽管拿破仑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他的指挥才能,在被动中争取主动,取得了多次局部胜利,但终究不能扭转乾坤。联军避开拿破仑直接指挥的军队,集中优势兵力进攻巴黎。3月30日,巴黎陷落,马尔蒙元帅率部投降。
  在联军的扶植下,原法国波旁王朝的后裔普罗凡斯怕爵登上王位,称为路易十八。随后,元老院宣布废黜拿破仑。这也就是说,法国已经不再承认拿破仑是皇帝了。此时,皇后玛丽亚·路易丝早已带着他们的儿子回到奥地利,并一去不复返。
  此时,被困在巴黎郊外的拿破仑万般无奈,只好表示屈从。悲伤、愤怒之下,他服毒自杀,却又没死掉。当他镇定下来之后,意识到只有以屈求伸,等待时机。
  1814年4月11日,拿破仑在枫丹白露与奥地利、普鲁士、俄国签订了条约。条约规定拿破仑及其家族放弃对法兰西帝国、意大利王国和其它国家的一切主权和统治。拿破仑终身保留皇帝的称号,他的家族成员也保留亲王称号。拿破仑拥有厄尔巴岛的完全主权和所有权,并享有200万法郎的年金和一支400人的武装卫队。
  厄尔巴岛是个面积只有220平方公里,有3个小城和几千居民的小岛,位于科西嘉岛以东50公里的海上。以前是属于意大利的领地。随同拿破仑一起来的还有大约700名老近卫军,他们是自愿来保卫皇帝的。
  路易十八所代表的波旁王朝在法国革命后的25年中,“什么也没忘掉,什么也没学会”,他们掌权后,在短期内就免掉了1万多名军官的职务,把无能的旧贵族安排在所有的重要位置上,领取丰厚的薪金,但他们什么也不能干。教会的权力也恢复了。可是,尽管如此,波旁下朝仍无力完全恢复旧制度。
  波旁王朝的倒行逆施,使人民和军队都把拿破仑作为一个伟大的英雄来怀念,他们希望他出来重振法国。
  拿破仑当然很清楚这一点。他还知道,在维也纳会议上,欧洲的君主们正为利益分配不均而争吵不休,无暇顾及法国。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1815年2月26日傍晚,拿破仑率领他的卫队和老近卫军人共1000多人登船向法国海岸开去。在船上,拿破仑向部下说:“我将到达巴黎,而不必放一枪。”

  3月1日,拿破仑到达儒昂港,在那里发表了著名的演说,号召军队集合在他的旗帜下,向巴黎进军。同时,他命令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准开枪。
  拿破仑登陆的消息震惊全国,也震惊了欧洲。法国军队奉波旁王朝的命令去解除拿破仑的武装,拿破仑命令部队左手持枪,枪口朝下,跟在他的后面前进。当他们进入王室军队的射击距离内时,他让部队停止前进,自己一人继续向前。他边走边解开自己的上衣,露出胸膛,对工家士兵说:“士兵们,你们认出我了吗?你们当中谁想打死自己的皇帝?我准备领受你们的子弹。”

  士兵们都愣住了。突然,有人高呼“皇帝万岁!”军队在那一刹那间便完全倒向拿破仑,他们拥着他,将他高高地抬起来前进。
  就这样,拿破仑军队以滚雪球般的速度迅速扩大,向北挺进。
  3月10 日,拿破仑到达里昂城,守城的王室将领早已闻讯逃跑了。波旁王朝派内伊元帅来对付拿破仑。内伊是拿破仑的老部下,是拿破仑“铁的队伍”中“勇士中的勇士”,他怎么会反对拿破仑呢?

  拿破仑也很了解自己的老部下,他派了一名骑兵送了一张条子去给内伊:“内伊,到夏龙迎接我。我将像在莫斯科近郊那场战斗后那样接见你。
拿破仑。”

  内伊接到条子,拔出军刀高喊:“官兵们,波旁王朝已经彻底完蛋了!”他率大军投向拿破仑。现在,整个法国的军队都已经完全重归拿破仑麾下,法国已经没有任何力量阻挡他们了。
  路易十八惊慌地带着家人逃向里尔。拿破仑的军队还没到枫丹白露,巴黎的杜伊勒里宫已撤下了王室的旗帜,换上三色旗了。
  在拿破仑进军途中,巴黎的报纸调门也在不断地变化:“科西嘉的怪物在儒昂港登陆”;“吃人魔王向格腊斯前进”;“篡位者进入格勒诺布尔”;“波拿巴占领里昂”;“拿破仑接近枫丹白露”;“陛下将于今日抵达自己的忠实的巴黎”。
  3月20日晚,拿破仑在随从和骑兵的前呼后拥下进入巴黎。
  在杜伊勒里宫前,欢呼拿破仑的声音像大海的狂涛一样汹涌。当拿破仑的马车到达时,人们叫喊,哭泣着向他扑去。他们挤开宰帝的随从,打开马车的门,将他抬出来,蜂拥着将皇帝送进王宫……这一切都表现着人们对拿破仑的崇拜已到了疯狂的地步。
  波旁王朝像肥皂泡一样地消失了。整个世界都惊骇万分。
  1815年3月7日晚,在维也纳的皇宫里,奥地利皇帝正为欧洲各同君主举行舞会。突然传来拿破仑离开厄尔巴岛,直奔巴黎的消息,各同盟国领袖惊慌不己。他们马上停止争吵,发表联合声明,把拿破仑作为世界和平的敌人加以制裁,并宣布各同盟国将集中他们的全部力量同拿破仑进行作战。5天后,英、奥、普、俄一致同意各出兵15万进攻法国。尽管拿破仑郑重宣布他不再谋求对欧洲的统治权,提出种种和平建议,同盟国却根本不予理睬。
  它们认为这不过是拿破仑的缓兵之计,一旦当他站稳了脚跟,再次壮大起来,整个欧洲必然将重新置于他那巨大的阴影之下,到那时,就难对付了。
  面对强敌压境,拿破仑用他新建的军队向敌人主动进攻。战场在比利时境内。他发挥用兵神速的特长,利用自己的局部优势,击溃了联军的部分主力部队,获得相当规模的胜利。
  1815年6月18日拿破仑进攻圣让山,就是在这里,展开了著名的滑铁卢之战。
  按照他的计划,拿破仑原打算将敌军分割成两半:把不列颠的一半驱逐到阿尔地带;将普鲁士的一半驱到撞格尔,使英军的威灵顿军团和普军的布吕歇尔军团首尾不能相应。然后夺取圣约翰山,占领比京,把德国人抛到莱茵河里,把英国人投到大海中。拿破仑估计,这一切应该是能够实现的。
  这的确是一个杰出的作战计划,如果不是天公不作美,他很可能大获全胜。
  令人遗憾的是,前一天夜里下了一夜大雨,第二天上午地面泥泞松软,不便于部队行动。拿破仑直到中午11点半才发起进攻。虽然他的部队兵力比威灵顿的部队占有优势,进攻却很不顺利。他先佯攻左翼,主攻右翼。威灵顿的阵地经过精心布置,在几个重要的地方实施要塞化防守,像几个拳头,有效地挡住了拿破仑的进攻。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炮火猛轰之后,拿破仑军再次进攻左翼,仍未突破防线。
  下午3时半,拿破仑命令内伊向威灵顿的中央防线进攻。可是,密集的步兵纵队被英军猛烈的扫射打退了。而冲入英军方形阵地的骑兵也被击退。
  下午5时,法军再次发起进攻,终于占领了英军的一个关键阵地。正当双方都损失惨重,而拿破仑略胜一筹,英军危险万分之际,威灵顿翘首盼望的布吕歇尔援军及时赶到了,立即扭转了英军的不利局面。而拿破仑苦苦期待的格鲁希元帅的3万援军却直到整个战役结束也没有赶来。这就决定了拿破仑和法国的命运。
  当时,拿破仑仍认为援军会赶来增援。他派出一部分兵力挡住普鲁士方面的增援,同时,又派内伊率部多次向英军的阵地发动进攻。战斗空前惨烈。
双方都各损失了将近一半兵力。最后,在布吕歇尔的配合下,英军发起了全线反攻。
  法军虽然顽强抵抗,但终于抵挡不住,开始溃退。经过12个小时的激战,滑铁卢战役终于以拿破仑的失败告终。
  这次大战彻底地摧毁了法国的军事力量。
  1815年6月22日,拿破仑服从两院的决议,宣布结束他的“百日统治”,退位7月3日,法军总司令达武签署巴黎投降书。7月8日,路易十八重新登上了王位。
  拿破仑成了英国人的俘虏,被囚禁在一个叫做圣赫勒拿的孤岛上。6年后,他得了一种原因不明的怪病,孤寂地死去,享年52岁。
  他的遗骨在20年后才运回巴黎。之后又过了20年,1861年12月15日,拿破仑的大理石灵枢被安置在塞纳河畔一座圆顶大教堂里,供世人瞻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