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阿尔弗烈德大王

时间:2015-09-25 20:02:04编辑:中国红故事

  公元8世纪的时候,英国还是诸侯割据的局面。当时处于霸主地位的默西亚王国,被新崛起的西塞克斯王国打败了,西塞克斯王国成为新的霸主。
  西塞克斯王国的王位从撤克逊人定居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是世袭的,从未问断。公元871年,24岁的阿尔弗烈德登极为王。
  年轻的阿尔弗烈德成为国王的时候,残酷的战争正在进行着。几百年来,英国一直受到北欧海盗的侵略。丹麦人占领了伦敦,他们的军队在雷厂构筑了工事。当时的伦敦并不是英格兰的首都,只是一个小镇。阿尔弗烈德遵守父王临终的遗嘱,率领军民抗击入侵者。
  阿尔弗烈德把队伍布置在一座山头上。他站在一块石头上,向远处一看,只见北欧海盗分兵两路,形成钳形阵势,向英方阵地杀来。海盗们拿着涂得发亮的盾牌,举着旗子,穿着闪光的销甲,戴着金手镯,这种气派使撒克逊人不免相形见绌。
  阿尔弗烈德也分兵两半抵御敌人,他亲自率领左翼大军,丹麦慢慢地逼近了,弓着腰一边爬山一边用武器敲打手里的盾牌,一遍一遍地拉长声音,发出蔑视敌人的呐喊:“啊——啊——杀尽撤克逊蠢猪——”  阿尔弗烈德身边的将士肺都要气炸了!可是国王却像没看见似的,闭着眼在祈祷。敌人离阵地只有十几码了,阿尔弗烈德突然拔剑出鞘,大喝一声:“冲呀——”他像头猛狮一样冲上前去。将士们也跟在国王后面,奋勇杀敌。
敌人被击退了。
  阿尔弗烈德率英军趁胜追击,一直追到威尔顿。阿尔弗烈德哪里料到,狡猾的丹麦人是佯装战败,诱敌深入。
  就这样,英军落入丹麦军队的重重包围之中。阿尔弗烈德率军血战一天一夜,才杀出重围。这一仗,英军损失惨重,但也使侵略者明白,年轻的阿尔弗烈德国王并不是好对付的。
  阿尔弗烈德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为了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只好派使者同敌人讲和。阿尔弗烈德交给丹麦人一大笔赎金;丹麦人答应收到赎金后,撤出他的领地。
  阿尔弗烈德用重金买来了暂时的停战。但是,丹麦人军队中好战的新首领格斯洛姆,制定了征服英格兰的庞大计划。他分兵从陆海两路出发。陆上的军队由他们占领的地区出发,到达维尔哈姆,在那里的普尔港同海上的部队会师。他们在这个地区筑起了堡垒,然后从四面突袭阿尔弗烈德的王国。
  谨慎的国王阿尔弗烈德知道,目前的形势是敌强我弱,唯一能生存的办法就是主动向侵略者赔款,谋求和平。他认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知道,光靠赔款是乞求不来和平的,所以在赔款的同时,他集中兵力包围了陆上的敌军。格斯洛姆接受了赔款,并赌咒发誓要撤兵,并遵守和约。
  敌军撤走了。阿尔弗烈德刚喘过一口气来,忽有探马飞报:“格斯洛姆在撤军途中,转而夺取了埃克塞特城堡!”阿尔弗烈德见敌人如此背信弃义,气得胡子直翘。他立即备马,率军去救援。当英军赶到埃克塞特城堡时,已经迟了。城堡上,丹麦的旗帜随风飘扬,敌军壁垒森严。阿尔弗烈德下令攻城,将士们拼死冲锋,城堡上箭矢、擂木、滚石像雨点一般落下,英军冲了半天,死伤惨重,无法接近城堡。阿尔弗烈德只好下令停止攻城,将城堡团团包围。
  这时候,敌军为解埃克塞特城之围,从海上调来大批军队支援。这支有120艘战船、5000余名将十的军队,在斯沃尼奇附近遇上了一场可怕的风暴,全部葬身鱼腹。在那个时代,人们认为风雨是由上帝直接指挥的。阿尔弗烈德和英国人都认为,敌人受到了上帝的惩罚,这是报应。
  公元878年1月,阿尔弗烈德又遭到了北欧海盗们的攻击。
  为了抵抗敌人,阿尔弗烈德将司令部设在威尔特郡的奇普纳姆。那是“主显节”的夜晚,经历长期战争和艰苦生活的阿尔弗烈德和他的臣民们,通宵达旦地围在营地簧火旁,欢歌跳舞,庆祝这个宗教节日。阿尔弗烈德和一些将士们喝得酩酊大醉。他们放松了警惕,哪会料到敌人已悄悄地摸上来了!  敌军大肆放火杀戮,英军营地大乱,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哭喊声、马嘶声震天。阿尔弗烈德的酒醉顿时醒了几分,他连忙拔剑抵抗。他身边的将士们一边抗敌,一边护着国王逃跑。他们好不容易才杀开一条血路,躲进了沼泽和森林中。许多英军士兵阵亡了,还有不少士兵脱下军装,溜走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逃到海峡对岸的法国,去恳求法国国王出兵援救,可是法王却幸灾乐祸,坐山观虎斗。
  阿尔弗烈德手下只有几十个人了,这是他最困难的时期。他们缺少吃穿,也缺少药品,有几名伤员因得不到救治而死去了。阿尔弗烈德这位坚强的国王,并没有因此灰心丧气,他决心带领臣民开展游击战争,打击侵略者。
  阿尔弗烈德已失去了昔日国王威风凛凛的仪表。他身穿粗麻布衣服,满脸的胡须,看上去就像一名普通的士兵。只有随身携带的佩剑,剑柄上镌刻有玉族的徽记,才显示出他国王的身份。
  这天,国王和一个放牛的人同住。放牛人出去望风去了。放牛人妻子开始烤面包。国王坐在炉边整理他的弓箭。主妇突然发现面包烤焦了,赶紧跑过来把面包从炉于上取下来。她责备他说:“唉呀!伙汁,你看面包烤焦了,为什么不翻一下呢?尤其是你还喜欢趁热吃……”正嘟哝着,他丈夫回来了。
  放牛人朝国上跪下说:“陛下,有位大臣在树林里等您召见。”放牛人妻子得知面前的人就是阿尔弗烈德国王时,惊讶得手里的面包都掉在地下了。
  阿尔弗烈德的游击队渐渐壮大,并且修筑了一些据点。一大,丹麦人乘23艘战船驶到德文港,从那里出发去攻击阿尔弗烈德的一个据点。敌人把据点团团包围注,以为据点里的人不久就会因饥渴而投降,因为据点里没有水源,粮草也很少。面对凶残的敌人,阿尔弗烈德对将士们说:“大家都明白,据点里没有水源,吃的也快没有了,与其饿死,不如战死!”大家一齐高呼:“宁可战死,不愿困死!”

  阿尔弗烈德鼓舞起士气,在黎明前,率军向敌人营地杀去。丹麦人大轻敌了。这时正在酣睡呢,连站岗放哨的士兵也在打瞌睡。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突袭打懵了,混乱中竟自相践踏。阿尔弗烈德瞅准一名估计是敌人头领的家伙,挥剑刺去。那人慌忙招架,凡名敌兵也奋起掩护他逃跑。阿尔弗烈德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他连忙让士兵把马牵来。他纵马追击,在海滩上追上了他的目标。剑光闪处,阿尔弗烈德轻取了这个家伙的首级。这时,他的将士们已冲杀过来,又是一阵厮杀,结果,只有几个逃得快的敌人回到了船上。
  这一仗,有800多名丹麦人被杀死,还俘虏了几十人。阿尔弗烈德从俘虏的口中才知道,他手中提着的,是丹麦国王洛德布鲁克的首级。
  英国人为这次大捷而尽情欢呼。在缴获的战利品中,还有一面丹麦人的“渡鸦旗”。据说,洛德布鲁克的3个女儿一天就织完了这面旗。以前的历次战斗中,丹麦人都举着这面旗开路,如果他们胜利在望,旗中央的渡鸦就像活的一样频频振翅。可是这次渡鸦没有振翅,它无精打采地卷在丝绸的皱折中。
  阿尔弗烈德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振奋,他继续对侵略者开展游击战,同时派出使者,召集各地的民兵在5月底以前和他会合。各地纷纷响应,国王仍受人民的尊敬和爱戴。百姓们听说国王仍活着并且在积极战斗,无不欢欣鼓舞。所有的战士又聚在一起了。但是,侵略军仍然很强大,国家仍有被征服的危险。阿尔弗烈德知道,必须趁着土气高涨的时候寻找战机。
  丹麦人仍在奇普纳姆一带掠夺。阿尔弗烈德率军推进到埃丁顿,在那里的丘陵地带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双方把全部赌注都押上了,生死胜负,在此一举。在战场上,双方的武上都跳下马来,马匹都牵到了阵后。两军士兵,排成阵势,手持盾牌,一步步向前迈着,就这样,激战开始了!  刀剑和战斧飞舞着,喊杀声震撼山谷,厮杀了半天,漫山遍野,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两军将士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小溪。阿尔弗烈德身先士卒,冲杀在前,英军士气大振,越杀越勇。敌人渐渐支持不住了,纷纷逃离了残酷的战场。
  阿尔弗烈德乘胜追击。敌人逃进军营里,被团团围困住。丹麦人感到绝望了,首领格斯洛姆在城头悬挂了白旗,乞求和平。阿尔弗烈德本来可以把他们围困到粮尽投降,然后统统处死。但是他没有那样做,反而希望同格斯洛姆及其部下平分土地,使两个民族忘掉可怕的战争创伤,从而和平相处。
  阿尔弗烈德在自己的营帐里,接待了格斯洛姆和30名海盗头领,并且当了格斯洛姆的教父。他把格斯洛姆从基督圣水盘前扶起来,招待了他12天,还向他和另30名头领赠送了珍贵的礼物。
  在埃丁顿大战胜利后的14年里,丹麦人没有大举进攻。尽管局势并不安宁,动乱时起,但基本维持了和平。不少北欧海盗在英国定居下来,和当地人通婚,从事农牧业生产,还有一些人把远在丹麦等地的家属也接了来。
  公元886年,阿尔弗烈德光复了伦敦。长期以来,伦敦逐渐成为信奉基督教的英格兰的商业中心。这时,伦敦开始成为国家的首都。阿尔弗烈德任命他的女婿、默西亚王埃塞尔为伦敦总督,管理这座城市。从南边的英吉利海峡,到北边的泰晤士河谷的广大地区,阿尔弗烈德都建立了自治市。他下令各市挖壕筑城,加强防御力量。他还把军队分成两部分,轮流服役和种田。
  阿尔弗烈德亲自制订了法律,他尽力鼓励宗教和学术活动,尤其重视发展教育事业,另外,他还研究历史,主持编写厂《撒克逊编年史》。阿尔弗烈德被后人誉为伟人中的奇才,后人在诗歌中称他为“阿尔弗烈德大王”。
  公元891年,丹麦人的首领格斯洛姆去世了,他和阿尔弗烈德订立的和平条约也随之寿终正寝。就在第二年秋天,突然有一支由250艘船组成的庞大舰队,杀气腾腾地出现在林普尼港附近。这支北欧侵略军刚践踏过法兰西,现在又来侵略英格兰。
  侵略者在靠近森林的阿普尔多登陆,并且构筑了堡垒。接着,又有80艘船载着大批海盗,沿泰晤士河而上,在南岸的米尔顿安营扎寨。因此,阿尔弗烈德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地。但是,此时的英格兰在阿尔弗烈德的治理下,已经有了稳定的政府和各地的防御设施,不像14年前那样软弱可欺了。而且,阿尔弗烈德已逐渐树立了威信,成了众望所归的人物。再说他的儿子爱德华,年方22岁,文武双全,已经能代替年老多病的父王挂帅出征了。
  侵略者利用他们的制海权,从甫北两边夹击肯特半岛。敌人来势凶猛,爱德华王子正欲率军出击,被匆匆赶来的父王制止住了。阿尔弗烈德说:“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硬拼是不行的,必须使用缓兵之计。”国王一面派人携带大量金钱去和敌首领黑斯顿谈判,一面派人去调集援兵。
  黑斯顿收下了金钱,暂缓了进攻。但他不久就撕毁了誓言,再次发动进攻。这时,援兵已到了一部分,阿尔弗烈德率领军民奋力抵抗侵略军。他们在奥尔肖特一带击溃了入侵者,一直追击了20英里,直到敌人逃过泰晤士河,在对岸躲了起来。年轻的王子要率兵渡河追击敌人,父王说:“不可,我们的兵力不够强大,给养也快光了。”王子听从父王的话,下令部队进行休整,补充给养,等待时机再和敌人决战。
  黑斯顿的军队恢复了元气之后,又出来劫掠。这天,黑斯顿只留了一支小部队驻守据点,他率领大部分人马出来劫掠。阿尔弗烈德探知这一情报后,便命令王子和驸马率精兵强将,去黑斯顿的老窝。为了牵制敌人,赢得时间,阿尔弗烈德亲率一支队伍和民兵,和黑斯顿周旋。
  当黑斯顿抢劫了一些财物和粮草回去时,才知道据点已被英军连锅端掉了。黑斯顿狗急跳墙,率军猖狂反扑,因为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也成了英国人的俘虏,他怎能不暴跳如雷呢。
  黑斯顿骑着马在据点城墙下来回窜着,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歇斯底里地喊:“快把我妻子和儿子放出来,否则,我将把你们英国人斩尽杀绝!”他抬头望见妻子和儿子被士兵押着,出现在城头上。英国王于望着黑斯顿说:“贼酋,你听着!要还你的家属可以,我这就割下他们的头扔还给你!”一贯杀人如麻的黑斯顿听了,也不忍再抬头看,闭上了眼睛。
  头却没有扔下来。原来,正当王于举刀欲割首级的时候,被匆匆赶来的国王制止住了。阿尔弗烈德说:“朕知道这几个人质多么珍贵,黑斯顿的妻于年轻貌美,本来可以赏给你做妾的,可是,朕不能用侵略者对待我们的野蛮办法来对待侵略者,我们要用上帝的仁慈来感化他们,因此,朕决定释放人质,这样做是为了博爱。”

  据点的城门打开了,黑斯顿的妻子、两个儿子和其他俘虏,安然无恙地放了出来。黑斯顿的军队井没有大伤元气,他本来可以发动进攻的,也许是受到了感动,他没有攻打据点,而是带领队伍沿河而上,另建据点去了。
  这时已是秋天的收获季节了。阿尔弗烈德下令部队,开往伦敦附近扎营抢收庄稼,以免庄稼被丹麦人抢走。谷物都收上来了,国王心里也踏实多了。
这天,他沿泰晤士河骑马而行。秋高气爽,顺风飘来阵阵苹果的清香,河水静静地流向大海,时而有鱼儿跳跃……可是,国王并无心欣赏秋天的美丽景色,他是想找一个合适的地点,把河道封锁起来,以加强英军的防务。
  阿尔弗烈德选定了一处最窄的河床,派兵在两岸打下深桩,再用铁链封锁河道。国王这一着还真灵,当黑斯顿的人马带着抢掠来的财物,乘船顺流而下,果然在此地被卡住了。黑斯顿怕遇到伏击,下令丢弃了那些船只,取陆路落荒而逃。阿尔弗烈德立刻派兵收缴了这些船只。
  阿尔弗烈德于公元899年去世了。他生前用智谋和武力保卫了英格兰的基督教文化,他是英国人民伟大的民族领袖。后人称他为“阿尔弗烈德大王”,他是当之无愧的。

上一篇:约翰王

下一篇:亚瑟王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