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还债局长”胡丙申 10年替人还债39万

时间:2012-12-09 21:36:26编辑:中国红故事

12月4日上午11时30分,山西夏县乡镇企业局的退休局长胡丙申走完了自己67年的人生旅程,因病医治无效辞世。胡丙申在担任夏县乡镇企业局局长期间,为发展当地经济,多次以个人名义为企业和农民担保贷款、融资。后来因种种原因,部分企业和个人无力偿还债务,已经退休的胡丙申靠摆地摊、卖对联、开饭店、打零工,历尽十年艰辛,替借债人还清所有债务39万元。胡丙申诚信还债的事迹感动社会,被网民亲切称为“还债局长”。

胡丙申同志坚守诚信,无私奉献,10年间替人还债39万元,这位“还债局长”如今离我们远去,他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去学习。


落叶归根 乡亲们的惦念

矮矮的院墙,矮矮的老旧瓦房。近年来,村里大多人家都盖起了新房,胡丙申故乡的家就夹在乡亲们高门大院的新房中间。质朴的面貌一如胡丙申本人。

深深的巷子里摆满了吊唁的花圈,来往的人们在花圈中穿行。穿过窄窄的门洞,原先的砖砌影壁已被大大的“奠”字覆盖,影壁后面北房里是胡丙申遗体安放的灵堂,房檐下,挂着夏县县委县政府敬献的挽幛,上书“无私奉献写人生诚信高德留千古”。

院子里挤满了乡邻,有的在书写挽联,有的悬挂挽幛,大家都在忙活着,默不作声,院子里很安静。

胡丙申的二儿子胡学军说,父亲对家乡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患病时曾经表示过落叶归根的愿望,4日上午,父亲病情恶化,经抢救后没有好转,在弥留之际根据他的愿望,家人送他回到师冯村老宅,半小时后即弃世。

胡丙申的灵堂设在北屋,鲜花环绕着胡丙申的遗体,来往吊唁的人络绎不绝,胡丙申的照片就放在灵桌上,照片前面是已经快要插不下香的香炉。北边的墙上悬挂着一副对联“为人做事守诚信 一生清廉美名传”。

一位年轻的女士步入灵堂祭拜,她说自己姓黄,在运城盐湖区经营小生意,从前与胡丙申并不相识。“去年在媒体上了解到胡局长的事迹,让我很感动。他这种诚实守信、坚韧不屈的精神很值得我们生意人学习,我也是刚刚从朋友那里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感到很惋惜,虽然与他并不相识,我也想过来表达一下我的敬佩之心。”黄女士说。

记者来到胡丙申生前居住的西屋,一套硬板沙发、几个木头凳子、一张发黄的书桌,几样简单的家具构成了胡丙申的客厅兼书房。在他的书桌上整整齐齐码放着书籍。“老胡喜欢看书,就在生病前还经常看。”胡丙申的老伴王金梅说。

客厅的北边是胡丙申老两口原先的卧室。土炕上几位赶来帮忙的乡邻正在赶制孝服,其中一个嘴里还在念叨:“这么好的人就这样走了,唉……”

屋子外的房檐下坐着几个老年人,他们是胡丙申在老家的同龄伙伴,专门来送老伙计最后一程。其中一位是师冯村老支书姚平定,提起胡丙申他对记者说:“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丙申在村里也干过支书,那时我们一起共过事,他这人有想法,做事也认真,在村里威望很高。从前咱们村缺水,老胡带人修了引水渠,改变了村里干旱的历史,可是给村里办了不少好事。还有,现在村子南边那2000多亩良田先前还是一片盐碱地,在老胡的带领下,又是整治,又是改造,如今那片地里种满了庄稼。就凭这,咱们村也不能忘了他。”

其中的一位老人专门拉着记者来到西房,墙壁上挂着胡丙申原先在村里获得好多的奖状,老人指着“模范党支部书记”的那一张说,老胡是个干事的人,在村子里也落下了好名声。


10年辛苦 替人背债39万元

胡丙申担任师冯村党支部书记时是25岁,之后,政绩突出的胡丙申被组织看中走出家乡任职,之后的30多年中,他当过夏县三个乡镇和两个局的“一把手”。包括1992年起任职10年的乡镇企业局局长。

1992年,中国的乡镇企业发展迅猛。夏县也同样力图大力发展企业,尤其是利用本地资源优势发展乡镇企业。谁来主掌乡镇企业局?当时的夏县县委在确定这一人选时,讨论了4个小时,最终确定了胡丙申。时任县委书记黄喜元称赞胡丙申“有高度的责任心和踏实肯干的作风,工作成绩和人品有口皆碑”。

胡丙申到任后,骑上自行车把现有的乡镇企业摸了一遍,在和众多企业主促膝长谈后,胡丙申了解到,夏县经济不活跃,乡镇企业普遍缺乏流动资金,一些企业甚至因此陷于瘫痪和停产。

而当时对于乡镇企业,商业银行不优先放贷,乡镇企业的借贷主要是依靠农村信用社,为了给企业筹措资金,胡丙申又开始骑着自行车全县跑,到信用社做工作,为他调研过的企业跑贷款,有乡镇企业局局长出面协调,符合贷款条件的一些企业顺利拿到了急缺的资金,还有两家企业实在找不下担保,胡丙申在贷款担保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因为享受财政工资的行政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是可以做担保的。

很快,很多同样需要流动资金的乡镇企业主找上了门,他们不仅仅是要胡局长出面到信用社贷款,而且开始一次次找到胡丙申,恳求他利用自己在当地的人际关系和威望,借贷民间资金。胡丙申四处走访老干部、建筑商,个体摊贩以及早期致富的村民,恳求他们把闲置的资金借给这些企业主。因为大伙儿对胡丙申能力、人品的深信不疑,短短数天内,几十万元民间借贷就通过胡丙申流动到了那些渴望创业的人手中。“让胡局长搭句话我就借给你。”当时成了乡镇企业借贷时的一句口头禅。“当时家里人就担心,我们劝他,爸,你给人担保,还不了可是咱家的事啊。可,我爸劝不下,总是说,你们不要管我。他认为,没有哪个企业主愿意把自己的企业往火坑里推,都会努力经营。”胡学军回忆说。

2001年岁末,胡丙申到龄即将内退离任,麻烦上门了。借钱的人因为企业倒闭等各种原因无法偿还债务,有的跑路躲债了,有的甚至病故了。债主们开始找胡丙申讨要。“家里那时候都乱了,时时刻刻有人堵在家里要钱。到底多少钱?我们三兄妹们问我爸。他不说,问急了,就说,你们再逼,我跳黄河啊!”胡学军说。

老伴王金梅是清楚的,当时老两口清点之后,一共还有24万元还不上,而指望原先的债务人,也可能永远还不上了。

胡丙申真的想过死,跳黄河死,但是他一辈子看重好名声他不愿意背着骂名死,而且,他死了当初出于对他自己的信任借出钱的这些人怎么办?

胡丙申跟老伴商量,要不把县城住的小院卖了,回村里住去?

老伴说:“这院子10万元都卖不出去,再说老大、老二都在这住着,你把院子卖了,娃住哪儿啊,一家人连个安家的窝都没有啦!”

急火攻心的胡丙申回到师冯村的老家。他想躲避下债主围追堵截,也需要静下来思考。看着让他年轻时实现理想的土地,看着那些曾经和他一起流过血汗的老兄弟,想着以前艰难而又充满激情的岁月,胡丙申有了信心: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中国8年抗战就赶走了小日本,我人生剩下的时间,难道还还不清那几十万元!

在师冯村停留了4天时间,胡丙申制定出一套详细的还款计划回了县城,召集债权人说:所有欠账我还,给我15年时间。债主们商议后把还款期限缩短到10年内。

当时已经要过年,胡丙申说干就干,到街头摆起了春联摊,忍冻挨饿干到大年三十,胡丙申两口子一算账,赚了2000元。从此之后,胡丙申和老伴开过饭馆、理发店,小卖部,为了帮老伴挣钱,王金梅甚至在农忙的时候去村里帮人打零工,摘棉花、挖红薯、摘苹果、掰玉米甚至拆房、砌墙无所不干,每天20元。而胡丙申的工资则全部交给了信用社还账。

到2011年元月,胡丙申如约还完了本息总计39万元的债务。


好人多难 病后收获爱心多多

“我们也是在报纸报道后才知道,我爸爸妈妈10年受了多少罪、吃了什么苦,平常都不让过问。碰上他们就着咸菜啃馒头的时候也掉过泪,能做的就是时不时给老人们送点吃喝改善一下。”大儿子胡学功说,“当时,我就和学军商量,以后得让他们过舒服些。县城的那个小院破旧了,我们俩凑了凑,又借了些钱给爸妈买了个单元楼房。搬进去第十天,看着我爸难受,强行把他拉医院检查,肺癌晚期。”

病发后,带着省委书记袁纯清对胡丙申的亲切问候,运城市委市政府的多位负责人赴医院看望慰问,送去了慰问金,当地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人也多次来到医院看望慰问,尽力帮助胡丙申解决生活困难。

其间,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以及芮城蒲剧团把胡丙申的事迹编成戏剧前后上演。

从省城回到家乡的治病间隙,胡丙申依然带病在当地党政机关、企业、学校巡回作诚信报告。直到病情恶化。

胡学军哽咽着说,倔强的父亲似乎对病魔视而不见,每当家人让他吃药的时候,他总是说:“我就没事,吃这些药干啥,花这些钱干啥?”近期内,社会爱心人士纷纷给胡丙申捐款表达心意,而老人一概退还,表示应把这些钱捐给更需要的人。